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贺文&小小番外

  短篇,纯属试试 ,蝴蝶AIBO&见习神明王样~

  可以吐槽AIBO变成蝴蝶飞走了&神明王样的一天。哈哈哈哈哈【你快够!!!!】 

  对于一些错字和描写实在看不下去了!!(/(ㄒoㄒ)/~~)然后修改一下什么的。             

  以下正文                           

                             思念

     清晨的风轻轻抚动着薄薄的纱帘,天边泛起了金红的色彩,一缕阳光调皮地穿过纱帘的缝隙照亮正在大床上休息的俊美青年的脸庞。

    “叮铃”、“叮铃”悬挂在窗上的风铃轻轻地响起,奏响一曲晨曦的歌谣。

   黑而密集的睫毛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迷蒙的绯红色给他增加了几分魅惑的感觉。金红的光就这样透过浓密的睫毛撒布在那绯红的眼眸之中,绯红的眼眸在这一刻亮堂了几分,细细碎碎光影变化让那眸子显得给外灵动。揉了揉金黄的额发,又轻轻晃了晃脑袋之后他才缓缓下床向窗台走去。

   将薄纱的窗帘拴好,他立在窗前静静眺望着远方。清凉的风将丝丝缕缕的额发吹起又被金红的光辉点亮,红与黄的交织使他显得格外华贵。头上方是一小串用玻璃打造的风铃,和着轻风有一下没一下的响着。那清雅的脆响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深吸了一口气,绯红的眸子望向上方叮铃作响的风铃,眸子里带上了一丝温柔,修长的手指伸向风铃,轻轻拨弄了一下,“叮铃”清亮的脆响回荡在耳畔。他索性跃上窗台,靠在窗棱上看着在清晨阳光下泛着艳丽金红的风铃。

   耀眼的绯红色双眸及其柔和,就好比夕阳下尼罗河上泛起的涟漪,那样叫人沉溺的温柔表情,仿佛是在看着一个挚爱之人。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他回过神望向寝室门的方向。

   “王,朝会要开始了,请您用餐。”门外传来沉静的声音。

   “我知道了。”他回答道。简单的洗漱之后,拿起湛蓝的披风穿戴整齐,又将王冠带好,最后整理了一下仪表,便走到外殿。

 

一手拿着公文,一手拿着面包。时不时拿起朱笔批画涂写。

“王,今天西方传来消息,请您明天务必主持他们的降雨仪式。报告已经于昨天送达。”

“嗯。”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今年,神界的半年集会将在太阳神殿召开,议程和内容希望王能尽快拟定。”

“嗯,好的,届时叫上哈索尔和敏把预算一块儿做了。”他放下文书批阅了几句又拿起另一份仔细阅读。

“王,嗯。年末的神之祭典的事宜也要开始筹划了。”

淡淡的点了下头,将批改好的公文放在一旁。拿起侍女放在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和手,起身向正殿走去。

 

太阳神的正殿,是一座由金色与白色为主调的殿堂。走上长长的阶梯,他步伐匀称的走进了正殿。汉白玉铺设的地砖,整齐而严密。高达笔直的汉白玉的立柱和房梁用金粉描绘着象形文字和绘图,和着清晨的阳光字与画闪着暖暖的金黄,个这座庄严肃穆的殿堂增添了华丽的感觉。

走向神位,他展开湛蓝的披风之后缓缓坐下,抚平褶皱。抬起绯红的眸子看向前方。

神界的朝会,一月一次。

“哈哈哈!亚图姆,好久不见,我每天忙成这样你都不来看我,太不厚道了。”一个声音传来。

亚图姆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殿堂之中立着一个身穿神装带着白色王冠的男子,狭长的黑色眼眸正带着一丝恼怒看着位于首座上的亚图姆。他身边站着一位身穿玄色神官装束的男子,眯起暗红的瞳仁,双手环胸,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家的王。

浅浅的叹了口气“欧西里斯,请不要在朝会事说这些没用的事。你们冥界的财政预算去年就没有上报。”

下方的冥王一听,立刻不淡定了“亚图姆,不带这样的,去年……去年那种情况我报预算还不被神界劈死啊,我说……”

“咳咳。”立在他旁边的神官清咳了几声,冥王看了看大殿。各位神明已经陆陆续续来齐,他瘪了瘪嘴只好作罢。

每月的朝会,无非是众位在位神明聚集在一起,谈论、协调、解决一些事宜。对于还在见习的亚图姆来说,其实除了主持会议议程以外其实叫他出面去解决的事情不多,这也就成了他可以胡思乱想的时间。

“伙伴的话,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什么呢。”亚图姆一手搭在扶手上一手托着腮静静的想着。

 

来到神界太久了……太久了。

 

还记得那天冥界的大门缓缓关上,他独自立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也没有。他抬头看了看四周。

“这就是,冥界?”深紫的眼眸黯了黯。

“大家……”

“伙伴……”

他握紧双手,垂下眼眸。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突兀的脑海中闪过了这句话。他苦涩的笑了笑。

到头来这句承诺成了最美丽、最可笑的谎言。

他缓步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四面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是来自立柱上幽蓝的火把。

还有机会么?我……

手上拿着冥界的审判书,暗金的文字在莎草纸上闪着淡淡的光。一步一步向前,步伐匀称,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

不管怎么,我要获得机会!

前进的脚步一顿,深紫的眸子带上几分狠色,转身向反方向走去。

四周的景象在瞬息间变发生了转变,此时此刻他站在一片空空荡荡的空间之中。

“哼,不肯好好的接受审判么?。”一个缥缈的声音响起。

他眯起深紫的瞳孔,剑眉一凌。

“不愿接受审判的话,那就请闯过所有的关卡吧。”

肆虐的风环绕着他,将他金黄的额发吹的凌乱不堪。握紧双拳,他抬起双眸看着前方那只怪兽,扬起一抹笑……

 

坐在王座上的冥王呆呆的看着衣着残缺凌乱、身上满是深深浅浅血痕的他不由得惊呆了。而他神情自若的擦了擦嘴边渗出的鲜血,又把暗淡的金黄额发捋了捋,最后将一只怪物的爪子往地上一扔,抬起深紫的眼眸看着冥王。一连串的动作带着他的伤口裂开了几分,他只是淡淡的皱了皱眉,毫不动摇。

“我,不选择作为逝去的亡灵留在冥界。我要获得神祇。”他说道,虚弱的声音里透着坚决。

“也就是说,你对我的审判存在异议。”冥王说道。

“是的。”

“你一个人闯过的关卡。”

“嗯。”

冥王微微怔了怔,冥界的关卡他是知道的,这个青年居然能够全部通过还有气力这里理论,实力不浅。

“神,可不是这么好当得。”冥界的王漫不经心的说,看向他的目光却重视了几分。

“我会证明给你看。”他这么说道,一转身走出殿堂。

“你叫什么名字。”冥王站起双手背后。

他脚步微微一顿“亚图姆。”

残破的湛蓝披风轻轻一扬,消失在冥界的大门之后。

……

坐在神位上的亚图姆轻轻笑了笑,清凉的风穿过大殿带来丝丝凉意。众位神明还在讨论着问题。指尖轻轻扣了扣扶手,继续回想。

……

“喂,亚图姆,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你选择的这条路,又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你进步这么快。”冥界的王端着一只黄金的酒杯看着身边眺望远方的亚图姆说道。

清冷的月洒下淡雅的清辉照在亚图姆的身上,金黄的额发被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银色,使得他柔和了几分。

那天的月色,和今天一样美啊。亚图姆扬了扬嘴角。

“我欠一个人一份承诺,他是我很重要的人。”亚图姆晃动着黄金杯里琥珀色的酒液,搅碎了银色的月光。

“就是你,常常提到的那个‘伙伴’?”

“是的。”亚图姆抬头看着明月,“无论如何我都想再见他一面。”深紫的眼眸明亮了几分。

“我决定了,我要去天界。”亚图姆看着冥王。“这段时间,承蒙你照顾了,欧西里斯。”亚图姆咧开嘴笑了笑。

“这个,就当饯别酒吧。”亚图姆轻轻碰了碰冥王的酒杯,一饮而尽。

冥界的王垂下漆黑的眸子,勾了勾嘴角“随你了。”

……

亚图姆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王座,绯红的眸子带上了暖暖的色调。

还差一点点,最后一点点。待到能够掌控整个天界之时,我就能去找你了

伙伴!

嘴角扬了扬,绯红色的眼眸在这一刻明亮了不少,神采奕奕的双眸透着坚决。

 

 

太阳渐渐升高,临近正午。

大殿之中的讨论声渐渐沉寂了下来,亚图姆最后处理了几项文书之后便宣布散会。

待到大家离开之后,他才缓缓起身,揉了揉微微发疼的肩膀和腰,步伐缓慢地走向偏殿。

所以说,如果能够选择,他绝对是选择和大家一起讨论而非旁观的,坐的久不说还有一大篇报告要写。

坐在水池边,拨弄着池子里的睡莲,粉的、白的、蓝紫的,一朵朵,一支支铺满了整个水池。他很喜欢这片莲花,如果有空他时常会在这里安静的待上一段时间。或是小憩,或是空想,莲花淡淡的清香以及徐徐的微风总能叫人流连于此。耀眼的阳光下,莲花深深浅浅的光影变化,越发凸显了莲花的娇艳。浅褐色的手指轻轻拨弄着那一朵开的正好的蓝紫色莲花,绯红的眸子柔柔的,带着几分难以琢磨的眷恋。

片刻之后,他缓缓走到树荫下,靠着树干看着瓦蓝色的晴空。

斑斑驳驳的树影,绿油油的草地,清凉的水池以及淡雅的莲香,他闭着眼小憩了起来。

 

清风带来的舒爽,很惬意。有什么扑上了自己的脸颊,痒痒的。不管了,下午还有一堆事要做,他轻轻晃了晃头耀眼的金黄额发摆动了几下。

 

远处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朝着这边跑来,看见在树荫下小憩的亚图姆,忽的顿住了脚步,碧绿的眸子带上了坏坏的笑意,蹑手蹑脚走到他跟前,伸手,试图抓住什么。

亚图姆忽然张开了眼“玛娜!你这是?”

身旁的女孩气鼓鼓的看着靠在树木上的亚图姆“就差一点点了。”

“什么?”亚图姆疑惑的看着玛娜。

“蝴蝶啊!刚刚就停在王子头上。这只蝴蝶,好别致哦。没见过呢!”玛娜撅着嘴皱着眉说道。

“是么?长什么样。”亚图姆坐正,较有兴趣的看着玛娜。

“很漂亮的!蓝白色的,还会闪光。”小女孩一下子兴奋起来,“我觉得应该就在附近,我去找找。”小女孩给自己鼓了鼓劲跑开了。

“哦!?蓝白色,闪光?”亚图姆思考了片刻。

蓝色的蝴蝶悄悄的钻出树丛,挥动着美丽的翅膀从亚图姆浅褐的脸颊旁轻轻滑过,又在他身边绕了一圈,飞向天际。

亚图姆愣住了,那只蝴蝶,并不是他们神界会有的甚至不是埃及能够拥有的。

阳光下,闪耀着湛蓝鳞光的蝴蝶,是一种很稀少的闪蝶,如果没有记错它叫做光明女神闪蝶。 

 

……

“光明女神闪蝶么。”少年阅读了一下玻璃展框旁边的文字,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录下了一些关键词。

“这种蝴蝶,和伙伴很像呢!”一个声音传来。

那个少年微微侧头浅紫的双眸盯着一个虚影状态的少年说“什、什么?另一个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虚影状态的少年微微想了想“嗯~它的含义啊,光明,耀眼的光明。”微微顿了顿“伙伴的话,就是能够带来光明的人啊。”

“所以说?”少年挑了挑秀气的眉。

“对我来说,伙伴就是最耀眼的光明。”深紫的双眸注视着少年,一动不动,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

少年被说的哑口无言,错开目光,慌乱地说“下、下一个。”

他看着伙伴那可爱的表现,不由一笑,深紫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狡黠。

……

 

亚图姆看着蝴蝶消失的地方略微停留了一下,随后便再次理好仪表回到了书房开始下午的工作。

 

 

批改文书,审核报告,拟定方案等等,待到亚图姆回过神,偌大的神殿里已经陆陆续续亮起了灯,亚图姆揉了揉微疼的额角,活动了一下筋骨,绯红的眸子看向窗外,天边的最后一抹艳红消失不见。深紫色渐渐被深蓝色晕染,一闪一闪的星辰也渐渐布满夜空。

“都这么晚了?!”浅褐色的手指敲了敲书桌。在祭典的初步方案上,最后写下一句话。

“明天要去参加降雨仪式,今晚还是早些休息比较好。”亚图姆捏了捏鼻梁,理好文书。走出书房。

夜里的风凉爽的叫人迷恋,在走到水池边时他略微停顿了一瞬,忽然想到中午那只蝴蝶,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有点希望那只蝴蝶能够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抬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微痒的感觉,有些温和,那只蝴蝶……他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走向自己的寝殿。

 

窗棱上的风铃欢快的响着,亚图姆褪下披风和首饰,再一次跃上窗户看着那串风铃。

屋里有着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 “薰衣草么~速度还真快啊,居然真的进贡了薰衣草么?”绯红的眸子看着床头桌面上那一束紫色的花束。

 

……

“薰衣草又叫香灵草,是一种很常用的花草类香料,能够缓解疲劳。原产于地中海沿岸、欧洲各地及大洋洲列岛。”深紫的眸子看着书本上的小知识。

“伙伴今天的作业也做完了。”深紫的眸子看了看床上已经熟睡的少年,眉目间带上了温和的神情。目光再次放到书本上那幅彩色的薰衣草花海的图片上。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少年那浅浅的明亮紫眸,那美丽的色调和荡漾在其中的光影叫人不由自主的原意去追寻。勾起唇角笑了笑。“缓解疲劳的功效,下次买一点给伙伴用用好了。”

……

 

“伙伴啊~今天,我好像格外在乎你诶。很少见的,这里居然出现了一只光明女神闪蝶,有这么一瞬我还以为你回来了。哈哈,很好笑吧!我也这么觉得呢。”亚图姆喃喃自语到。

风铃摇摇晃晃“叮铃,叮铃”的响声仿佛在回应着什么。

 

……

“伙伴,你在做什么?”虚幻的身影看着趴伏在桌上的少年说到。

“做风铃。”

“风铃?第一次看见!有什么作用呢?”

“风铃代表思念呢,如果说你有什么思念的人,然后想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那就把风铃挂在窗棱上,如果你在诉说的时候风铃会响的话,那么就代表你的心意传达到了。”

少年解释道。

    “这样么……”虚影垂下眼睑微微思考着什么。

    “不过,现在很多人都不相信吧。毕竟是骗小孩子的。”少年缓缓说到。

    “不过我还是相信只要是心意就能传达的,不管相隔多远。”少年弯起浅紫的双眸笑着。

……

 

    “那么,我的心意传达到了么。”亚图姆闭上眼眸,凉凉柔柔的风儿扑上面颊。

    “伙伴,我真的很想见到你。伙伴,你会等我么。”

    风铃发出清越的响声,在夜空里随着风散布在更远更远的地方。

    悄悄的,轻轻的,那只湛蓝的蝴蝶飞了过来,扇动着无声的翅膀,轻轻的环绕着闭目养神的亚图姆。美丽的蓝色翅膀被烛火点亮,一闪一闪,绚丽的色彩美丽非凡。风铃的声响悄悄静止了片刻。湛蓝的蝴蝶飞到亚图姆的额上停留了一瞬。

    “我收到了哟!”

    “另一个我。”

    美丽的蝴蝶悄悄的飞开,在夜幕中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

    靠在窗台上亚图姆依然闭着眼,只是原本平缓的嘴角此时却扬起了最美好的弧度。

 

   

 

   后记

  哈哈哈,能在今天赶出来这篇文章我挺开心的,也祝贺AIBO以及王样生日快乐!!

  其实这篇文章并不算我一时兴起想写的文,而是纯粹的想试试这样的故事,思路来源于去年画的一张至今依旧没填完的草稿,蝴蝶与太阳鸟。大概的主题就是想表述“你是我心中耀眼的光”吧。所以才有了这篇文章的思路。

 

当然这篇文章很大程度上也受到了一首年久的歌《思念》的启发,记得小时候妈妈常常唱给我听。这首歌的意境我挺喜欢。

  你从哪里来

  我的朋友

  好像一只蝴蝶

  飞进我的窗口

  不知能做几日停留

  我们已经分别的太久太久……

   唔~~感觉是很美的画面!

   写到最后蝴蝶轻轻停在王样的额上,王样带起温柔的笑容这里其实我构想了一幅画,夜幕下靠在窗台的上的王样,美丽的蝴蝶环绕着他,蝴蝶幻化成淡淡的AIBO的虚影抱着王样。嗯~~有机会我去试着画一画。

   至于YY的天界啊,神明职责啊~全是脑洞,不用细究,因为和正文《心镜》有些联系我或许以后会好好策划将它完善之后解释一下。

   希望大家喜欢这篇文章吧!毕竟我是文废,文笔渣到“动天地,泣鬼神。”,我也就只能根据我的心境描绘这些画面了。

   再次!!!祝贺AIBO&王样生日快乐!!!!。

                                                                 END

评论(2)
热度(13)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