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抱歉抱歉~现在才来>.<,临时有事耽误了QAQ~

  游戏王同人文:by玖月X苏千邪

  主线暗表,会有海城片段。

  文废出没请注意,写在前面的话请看这里,http://jiuyueqingying.lofter.com/post/14b8f3_b92b701,由于开篇锲子较长我会分段更新>.<  见谅~鞠躬。

  欢迎大家多评论!很喜欢和大家一起探讨什么的>.<

bingo!

                                      心镜

                       楔子     彼岸·轮回<1>

 

      心如明镜     心无止境

                        心是明镜      心心相惜

 

      他站在这片灰黑色空间里,缓缓睁开眼,抬眸,看了看四周像是在辨认方向。半晌,他向前走去,环绕在这片灰黑空间里的浅灰薄雾被他轻轻浮动的衣角搅动的缓缓散开一些。浅紫的双眸淡淡的看着前方,什么也没有。前方是哪里?他不知道,路在哪里?他不知道。他只是凭着直觉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没有别人,甚至花草树木,飞鸟鱼虫都没有…整片空间只有他一个人。

     不知走了多久,浅灰的薄雾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不见。此时他站在一座古老的牌坊下面,牌坊是青黑色的,飞檐、横梁和立柱装饰着各类妖魔鬼怪,显的阴森恐怖。他微微皱着眉像是在确认什么,抬步跨进牌坊。忽的,视野一下子亮了许多,也开阔了许多,展现在他面前的是古香古色的街市,大大小小的房屋错落有致的排列着,不同于他生活的地方,喧闹繁华,这里显得格外安静,感觉不到一丝生气……

      “明明在外面看不到任何房屋的。”他纳闷的想着。

      “喂喂喂,那谁,你到底要不要骨牌啊。”一个声音打破了他的思考。侧头便看见了那个一脸不耐烦长相古怪的一个鬼怪。

      “不好意思。”他温和的笑了笑走向前,拿起那骨牌。骨牌不大,通体森白色,上方一角绘着一朵血红色的彼岸花。仔细看了看“游戏?”他念出这个名字。

      “那个,是不是弄错了,我不叫这个名字。”他说道。

      “没有没有,怎么会错,你来这鬼门关的次数多的我都记不清了,怎么会认错,我说你就不能求求判官判你个结束轮回,成神成仙去?”那个人说道。

        他一愣,看了看骨牌,又扭头看了看这片空间,原来这就是冥界……

      “骨牌收好了啊!别弄丢了,这次可是你的证明,只有进入鬼门关,获得骨牌才能成为真正的鬼,才能去轮回或者成神成仙。”那个怪人交代完毕,便又化成牌坊上的一个鬼怪。

       游戏摇了摇头,握紧骨牌向前走去。

       万物有灵,循环往复

     “我来过很多次?”

       循环有律,万物皆遵循

     “我真的来过?”

       消亡为灵,灵往鬼门关,通过此关,便能成鬼

       步入轮回,周而复始。黄泉路途,彼岸引路

       忘川之畔,三生石边。望乡亭处忆过往,孟婆身边断心念

 

        缓步走在街道上,他反复的思考着刚刚那只小鬼怪说的话,但是却没有任何记忆甚至没有丝毫的印象。轻轻叹了一口气便又向前走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走出了街市,跨出沧桑的牌坊,眼前的景象又变了。

       那是一幅艳丽到极致,华丽到极致,叫人痴迷的画面。层层叠叠红色的花海,由深到浅向远方绵延,没有尽头。娇艳的花朵就那样肆意的绽放着,用尽生命去展现它的美,夕阳的余晖静静洒在花朵上,混合了金红光辉的绯红花朵,红艳艳的就如同血一般,那是叫人感到绝望的美。

       游戏站在花海的边缘看了一会儿,越发觉得那艳红的色彩令他感到刺目,随后眼睛便微微刺痛起来,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再次迈开步伐走向前去。

       娇嫩的花朵轻轻划过他白皙的手指,凉凉的、柔柔的。他没有止步依旧步伐匀称的向前走去。可能是那艳红的色调太刺眼,也可能是他一直在路途没有休息,游戏感觉到眼睛的刺痛并没好转反而加重了,现在不单单只是眼睛疼,顺带着头也微微开始疼痛,他不得不停下来轻轻揉揉太阳穴。

      冥界的彼岸花海忽的荡漾起来,平静的冥界仿佛刮起了一阵无影的风,纷飞的花瓣擦过游戏的颊,掠过他的头发。

    “伙伴……”脑海深处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正在揉着太阳穴的游戏一怔“谁!?”

       游戏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除了漫天的花瓣只有他一个人,纳闷了一会儿再次闭上眼。

       停留了片刻,原本打算继续向前的他又生生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此时他看见艳红的花海里缓缓升起几个淡红的光点,就像夏日里芦苇荡的萤火虫一般,光点缓缓飞向他身边,他刚想触碰,脑海里却突兀的蹦出一幅画面。

 

      小而整洁的房间里,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暖黄的台灯下摆弄一件物品,他站在门口好奇的想要走近,但是却仿佛被一堵透明的墙隔着,他不能向前。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小的身影停下了,将一个金黄的事物举起来。

     “太好了,应该可以完工了。”那个少年兴奋的说道。

     “如果拼好了,积木啊积木,能实现我一个愿望么?我想要朋友,不离不弃的那种,嘿嘿~”少年天真的说道。

       游戏忽的笑了起来“还真是单纯啊。”

       笑着笑着画面却忽然变换了,宽阔的楼顶平台,肆虐的风将两人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虽然有淡淡的月亮但却被薄薄的云层挡住,叫游戏无法看清人物的容貌。

      “哼哼~恃强凌弱,这是你该有的下场。Game over,接受惩罚吧。”

       游戏循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依稀辨认的出是刚才那个少年,可是语气和气质却大不一样了。

     “双重性格?”游戏嘀咕着,眉头皱了皱。

       刚想一探究竟忽的画面再次切换,此时他站在一座大桥上,夕阳下的海面鳞浪层层,橙色、金红加上深蓝,亮丽的色调将大海装点的异常美丽,让游戏不由得发出阵阵赞叹。

       不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谈话声,顺着声音望去大桥的一边有两人在说些什么。

     “还是老样子,你呀,这辈子不会变了。”

     “你也一样啊,这么多年了你也没有变呢。”

       游戏走向两人所在的方向,在能接近两人的最大距离止步。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两个模糊的身影,从语气上看,有一个人是他熟知的那个少年,从身形上看他比以前长高了不少,整体的气质更加沉稳温润,他不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了。

       这时另一个男子已经换了一个姿势,侧身半依着大桥的栏杆,像是在打量那个看着夕阳的男子,视线停留在那个男子的脖子上半晌,他开口了“你……还带着这条项链?”

     “嗯!是啊……”那个男子语气有点停滞,仿佛在想着什么,手指轻抚着那个闪着光芒的坠子。

       双方都沉默了,只有肆掠的风将他俩的衣摆吹得猎猎作响。

     “大家,都还好吧。”那个男子说道。

     “必须好啊,只是大家很担心你,因为很久都没能联系上你了。”另一个男子说道,将一颗石子扔向了海里。

     “我很好的,一切顺利。”那个男子回答道。

     “你这样默不作声的叫我很担心啊。”

     “是么?我感觉我经常上电视啊。”那个男子也抓起一块石子扔了出去,石子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落进海里。

     “行啊!这么远。你这第一‘决斗王’要成全能了啊。”另一个男子大大咧咧的笑起来。

     “一般一般啦,只是,还是没有他厉害呢!”那个男子仰起头看着天上朵朵金红的云彩。

     “该说正事了,下个月杏……就要结婚了,这是请柬。我们打算事先聚一聚。你一定要来。”另一个男子掏出请柬递给那个男子。

       海上的风很大,二人的声音缥缈模糊,听得并不真切。

     “真好……嗯!我会去的。谢谢你!城……”

       接着画面再又一次切换……

     “诶诶诶,我都还不知道别人叫什么呢,不要吊人胃口啊。”游戏无力的吐槽了一句。默默的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画面的清晰程度也好了很多,那些有趣的、搞笑的、温馨的画面。就像一场精彩十足的电影,时不时还会留下一些悬念引人入胜。

    “奇怪,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看见这些画面。”一个疑问在他心里炸开。可是那些画面并没有停止的意思。

    

   “我不知道,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这么问,我也不打算欺瞒你。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我从哪里来。我都不知道,我没有记忆这样东西。”

       又一个画面突然展开,画面很通透,但是却依旧无法看清楚主角的模样。游戏默默的看着又一个场景,无比平静。

       画面不紧不慢的持续着,柔和的月光,璀璨的繁星,那个虚幻的身影,温柔的叙述这他的事迹……

       忽的游戏感觉内心莫名的紧张起来,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期待着什么。突如其来的反应,竟让游戏一时间不能掌控自己的情绪。

     “够了,不要再继续了。”

      那虚幻的身影一怔,随即便微微闭眼温柔地说道。

    “我希望永远和你在一起,即使记忆不能恢复也没关系。”

       月光正好,照亮了他上扬的嘴角……

       少年跳下床,带着几分不忍心和难过站在他面前,手里紧紧的抱着那个金黄的积木。

     “我愿意……我愿意把我的记忆都给你……”

        虚幻的身影一下子睁大双眼,带着暖暖的笑意抚上抱着黄金积木的那双手。

        游戏怔怔的看着这个场景,压制住自己内心本不属于自己的紧张和酸楚。浅紫的眸子里满是疑惑。

 

        画面切换……

        那是一个明朗的清晨,碧蓝的天空还带着朝阳的金红。窗外的树木格外鲜亮,还挂着点点水滴。

        那个配带着黄金积木的少年正眉头紧锁的看着床上的一堆衣物和饰品。时不时拿起一两件衣服走到镜子面前比划比划,又退回床边继续重复。随着次数的增加少年的眉头皱的越发厉害了,这时那个虚影突然开口了。

     “哟~伙伴,是要去约会么?”那个身影双手环在胸前,意味深长的望着那个少年。

       少年一愣微微侧头看着那个身影。

     “加油!伙伴”虚幻的身影带着明快的笑意,给予鼓励。

       他看见,那个少年到了约定地点,对着积木轻轻说了一句话,然后随着积木闪过一阵光之后,一个更显成熟的声音不知所措的呼喊起来,他知道这是那个虚影的声音,看着那个人尴尬的站着,游戏笑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明明不怎么看的清楚这画面的啊,为什么我会很自然的发笑。先前的紧张也是……”游戏思索到。

       夜幕降临,少年静静坐在书桌前,盯着桌上的题目写画思考,那个虚影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站在他身后。

      “伙伴,题目抄错了。”

       伏案奋力写画的少年再一次核对一下题目,不由瘪了瘪嘴。

      “呃……不好意思,谢……”

      “伙伴不认真,有心事。”打断那个少年的话,那个虚影没有迟疑的说出来本该是询问的话。

     “那个、我就想问问,今天玩儿的开心么,心情有没有好了一点……”少年垂着眸子,显得有点不安。“其实、我更在意……你、好像有什么事不愿意说的感觉。”他小声的嘟哝着。

       虚幻的身影一愣,思索片刻时候缓缓说道“伙伴,明明你应该更在乎自己的心情更多一点才对。”虚影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少年的头发。

     “伙伴其实很强的,加以时日的锻炼伙伴一定会超越我。伙伴一定会比我更加受人瞩目。伙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伙伴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

     “不是的……”抬起头少年却压下刚要蹦出嘴边的话语。因为那个他看见那个虚影正微微俯下身目光极其温柔地注视着他,台灯的暖光打在那个虚影身上……恰到好处的微笑,深紫的眼眸带着叫人沉溺的温柔,竟让少年有一瞬间的失神,他就这样定定的看着那虚影,无法移目。

       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是他遗忘了什么……

       可能是画面太过美好,也可能是气氛太过温暖,游戏忽然觉得有些恍惚,内心在此刻却狠狠的一抽,眼眶泛起点点的水汽。

      “我这是怎么了!这样的场面应该不会想要哭的。”

        游戏擦了擦眼泪,反复思考了这些莫名出现的让他不知所措的反应,一个想法漫上心头。

      “莫非…我曾经看到过这些画面!?”

       这个想法刚刚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很荒谬,他清楚的记得,他没有经历过这些事,虽然英年早逝但是他一直都很幸福。有美满的家庭,可爱的子女,妻子对他无微不至。可是,如果否定这些画面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是不可能的。虽然看不清画面中的主角,但是他却能清晰的知道他们的神情,能够明白他们的感受,是难过、是欢笑、是欣喜、是悲伤……一切的一切他能够深切的体会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艳红的花海荡漾的更加厉害了,宁静的空间里回荡着无比清晰的“沙沙”声,绯红的花瓣落了他一身。

 

未完待续……

P.S   回忆情节有些是我为了营造气氛加的,如果与原来的场景有些出入希望大家理解>.

评论
热度(13)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