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抱歉抱歉QAQ,外出了几天,现在来更新了。

  游戏王同人文,by:玖月清影X苏千邪   cp:主暗表,有海城片段

  http://jiuyueqingying.lofter.com/post/14b8f3_b92b701  写在前面的话看这里

                    心 镜

             楔子  彼岸·轮回<3>

    游戏依然站在那片红色的花海里,那些在脑海中一幕幕展开的画面让他越来越觉得真实,如果说刚开始是从第三人的角度介入,现在他更多的感觉却是自己就是其中的当事人。那些场景让他越发真切的感觉到仿佛就是自己本身走过的路。
     他看见一个少年站在一片密不透风的黑幕里,时不时望向在他侧身的伙伴,虽然看不清楚那个少年神色,但游戏能够体会到,那个少年的痛心和犹豫。

   “不能让伙伴消失!付出什么都可以。”

游戏仿佛能够听见那位少年内心的呼喊。但他看见那位少年抬眸看着对面的那个和伙伴处于同一局面的朋友理智压住了私心。

   “一定有办法救出马利克的!”那个被唤做伙伴的少年说到。

    “是啊!伙伴。”正在进行决斗的少年答到,握紧手中的卡片,眉头皱得更深了。游戏知道,如果真的要则其一的话,那位少年定会选择他的伙伴……
      他看见一只箭穿过那个少年的身体,而少年却忍着痛坚决的看向他的伙伴。恰巧撞上伙伴关切的眼神,然后一致的说出“没事吧!” 
      他能够感受到那个少年酝酿到极致的怒意“我!绝不会让伙伴消失!”

 


      他看见一个少年站在一个奇怪的法阵之中近乎疯狂的进行对决……

      他能体会到那个少年心里那种迫切的渴求胜利的心理,“赢了就能打破一切,无论是用怎样的手段,只要赢了就能站在绝对的立场上。”

      所以一只只的怪兽被他毫不留情的送往墓地,游戏看着,心里莫名觉得很慌张。

    “不行,不能这么做!”游戏和着另一个少年的声音喊出声来。可是那位少年没有丝毫响应,另一个少年不断的在空旷的虚幻空间里呐喊,声线从急切到颤抖。

    “应该哭了吧”游戏心想,浅紫的眼睛里却不经控制地泛起点点水汽。

 


      他看见一个少年站在书桌前,夕阳的余辉将他渲染的明亮耀眼,他俯身在书桌上书写着什么,游戏看不清。

    “应该是一个名字吧。”游戏默念着。

     书写完毕后他拿起这封信件放进旁边一个装着很多相同信件盒子里,然后又拿出同那个盒子放在一起的黄金盒,打开拿出一张卡片,放在唇边,轻轻说着“新年快乐……”忽的一阵风吹来,白色的信纸“哗啦啦”地在风中散开,淹没了最后一句话……
 


     画面一幕幕一祯祯不紧不慢的诉说着这两个少年的故事,相互支持,相互信任。
   ‘我相信你……’

    “是不是少了些什么”游戏回忆着那些零散的画面!
    ‘不管什么时候,就算分开两地,我也依旧在你身边……’

     “不对,不对,一定少了什么”游戏皱起眉头低声默念道。
     ‘刚刚决斗结束已经很累了吧。换我来就好了,好好休息!change’

     “这里应该有称呼的,对!称呼!拜托我想知道那个称呼是什么!”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急切,一向淡定的游戏忽然慌乱起来。心里那种迫切的希望就这么一波接着一波扰乱了他的心神。
    ‘对不起。是我打碎了你的心,拜托请给我一次机会,我要对你说,对不起……’

     “这个称呼一定是他们之间的羁绊,是独一无二称呼,他想要叫你什么!我想要知道。”

       游戏集中全部心神去回忆这个关键词,他发现每到名字的地方总会有省略,朋友之间,同伴之间,除了知道伙伴这个词以外,其他有名字的地方不是声音太小听不清楚,就是莫名出现状况直接跳过。这些省略的地方仿佛是不断的暗示他需要有人将它补全。
     ‘你愿意和我一起吗?伙伴’
     “‘嗯嗯!’”游戏跟着点点头。              
     “‘或许他能看穿你的心思但不一定看的穿我的心思’”
     “‘拜托了,让我和你一起战斗吧!’”
     “‘你终于能听到了,太好了!’”
     “‘哈哈……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另一个我……’”
        游戏跟着画面中的少年一起念出了那个称呼,忽然所有的画面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朦胧月光下少年温柔若水,耀眼的光幕中少年渐行渐远的背影……调笑的、慌乱的、坚定的、自信的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全都那么清晰。站在那个少年身边的,支持那个少年的,和那个少年并肩作战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游戏!不要轻易放弃!’热情的少年冲着他喊道……

    ‘游戏!加油’女孩微笑着鼓励他……

 


        游戏跪坐在艳红的花海中间双手撑地,就那么让泪水肆意流出一滴滴的落下打在地上。
     “难怪我会觉得这些场景这样熟悉。”
     “难怪我能体会到这些复杂的情绪!”
     “难怪我会因为这些场景或喜或悲!!”
     “难怪我能完全知道画面中人物的神情……”
       再次抿紧双唇游戏无声的呜咽着。
      “另一个我……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还有,好久不见”游戏抬起头目光柔和地看着前方那个并不存在的身影轻轻笑了笑。
   
       半晌之后游戏擦干眼泪,起身整理好衣物,看着艳红的花海双手合十诚挚的说到“希望下一世能够遇见你,希望下一世能够不再将你遗忘。”游戏看着艳红的花海,吐了一口气,明亮的浅紫眼眸弯成好看的月牙状,再一次对着花海微笑起来。然后一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昏黄的空中慢慢显出一个女子的身影,那个女子神色复杂的看着游戏渐渐消失的背影……一挥手本已静止的艳红花朵再次摇晃起来,跟着花海上出现了点点的红色光点,光点中间依稀辨认得出是一朵小巧残缺的彼岸花,那个女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渐渐淡出在虚空中,那些光点也随即缓缓落下消失在花丛里,不知是不是因为昏黄夕阳产生了幻影,就在一个光点即将落入花丛的一瞬间,光点之中的那朵彼岸花的一片花瓣忽的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花瓣孤零零的留在那虚幻的枝干上。


       此时此刻游戏再一次站在了那座空旷的大殿里,透过幽蓝的火光游戏看见坐于前方暗处的冥王细细把玩着一块森白的骨牌,右手时不时地写写画画像是在批着什么文件。无论是装饰还是环境游戏都觉得似曾相识,可是气氛……游戏细细的环顾四周。
     “怎么觉得总是有人看着我?”游戏细细的思考着。自从一进殿堂游戏就感觉有一个视线一直盯着他,奇怪的事这样并没有让他不自在。可是他已经看了四周好几遍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这让他百思不解。
    “或许,是我太累了。”游戏心想。
    “你来了!”威严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
    “嗯!”游戏立即收敛住心神,严肃的看着前方的冥王。
    “怎么,你还打算继续这样持续下去?”
    “嗯,在没有遇见另一个我之前我会一直选择轮回,我不会放弃彼岸契约的。”游戏没有丝毫迟疑的回应到。
    “看来~你想起来了。”坐在神位上的冥王目光停留在骨牌上一顿,目光沉沉的看着站在下方的游戏,他能看见彼岸契约正缓缓侵蚀着游戏“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这么确定能够再见?”
    “我相信我们的羁绊,还有我要完成我的承诺。”
       话音刚落幽蓝色的火光忽的闪烁了一下,冥王微微瞥向右方的暗处。低头再次看了看森白的骨牌,然后令一个小鬼怪将骨牌递给了游戏。游戏接过骨牌之后礼貌的谢过小鬼怪,没有迟疑的走向大门。
    “你就这么确定选择轮回就能遇见他么。”
       游戏脚步一顿侧头看着看向冥王“只有有心,在这千百次的轮回之中……总有一次,会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再次相遇!我坚信!”

    “你再这么下去,不会担心彼岸契约的力量吞噬掉你的心神,最终堕入魔道。”

       游戏停下脚步再一次侧过头,向着冥王温柔的笑起来“不会的!我绝对不会这样的,因为……我还等着另一个我啊。”带着笑意浅紫色瞳孔明亮透彻,就如纯净的紫水晶一般,没有一丝杂质。

       这一幕令冥王一愣,“好强大的灵魂力,明明能够探知到那抹负面的气息却能在一瞬间将它化解。唉……真是可惜啊。”冥王有些惋惜的看着游戏,复杂的心情化成一声浅浅的叹息。
     “如果连赌一把的勇气都没有,我也不配是曾经那个君临天下的‘决斗王’。”最后的话语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之中。

      奈何桥上轮回的仪式即将展开……


评论
热度(10)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