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嗯~~楔子即将结束,我挺喜欢最后这里的,用心很多的也是这里,里面AIBO展现的坚韧不屈,直面一切是我很喜欢的,也希望大家喜欢O(∩_∩)O~~

    游戏王同人文by玖月清影X苏千邪   主暗表,会有海城片段

    希望大家多多提点以便我改进,谢谢

                       心镜

          楔子     彼岸·轮回<4>

      亚图姆沉默地坐在冥界的王座上,冥王双手背背对着亚图姆站着,时不时回望一直沉默的亚图姆,神色极其复杂。

    “我相信我们的羁绊,还有我要完成我的承诺。”

    “只有有心,在这千百次的轮回之中……总有一次,会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再次相遇的!我坚信!”

      这些话语一直萦绕在他心间。他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的伙伴毫不迟疑的拒绝了冥王的判决,选择了轮回。他就站在那里,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千百次的轮回……”亚图姆目光沉了沉。

 

    “因为我不想继续了。”那个悬浮在彼岸花海上的美艳女子说道。

    “一次一次的想起,又一次一次的忘记,在无尽的轮回之中,他通过反复刻印的方式,将他这份记忆一点点的埋在灵魂深处。 ”

      绯衣的女子目光沉沉看着起伏的花海“如果再继续,他的灵魂将不会完整,将会成为这片花海的祭品,你愿意他这样么?”

     “你知道吗?这或许是他唯一一次机会了。”绯衣的女子极其认真的看着亚图姆。

 

      右手紧紧握成拳,亚图姆抬眸看向埃及的冥王。

    “欧西里斯。”亚图姆打破了原本的寂静。

     “我想要知道,关于伙伴的全部,轮回!契约!伙伴的经历的一切,我必须知道!我不想听任何说辞。”

       欧西里斯看着亚图姆极其郑重的说:“本来我也不打算隐瞒你什么,关于你的伙伴,这件事情是迟早的事,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吧。”欧西里斯一挥手那本暗金的书再一次出现,欧西里斯将书页翻到记载着游戏转世轮回的书页,亚图姆走上前看着书上的文字,忽的场景一变,此时他站在那个叫他难以忘却的艳红花海之中……

      游戏就站在不远处的前方,低着头,时不时的抚弄一下手边的艳红花朵。

      亚图姆紧走几步站在游戏身边,绯红的眸子沉了沉刚想抬手理一理游戏略显凌乱的金色额发,却生生的顿住了,垂下手后退两步看着游戏,欧西里斯站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微微摇了摇头。

 

 

       我……不要忘记你。我不能忘记你!我……不想……忘记你……
       游戏躺在血红色妖异的花海中无神的浅紫瞳孔呆呆的看着昏黄的天空。再往前走就是忘川了……忘川是让人们遗忘过去转世轮回的地方。可是要将记忆抹去,忘记自己与亚图姆的曾经,忘记亚图姆,他做不到,也不想做。那是承载了同伴祝福的记忆,那是他承诺要坚守铭记的记忆,那是他们彼此最珍视的记忆。想到这里那漂亮的紫色眸子又黯淡了几分。伸手放在额前微微挡住视线。
    “沙沙”“沙沙”耳畔传来细微的声响,有什么东西轻轻地打在脸颊上,凉凉的,柔柔的,游戏移开手起身,看着眼前的景象微微一怔。漫天飞舞的红色花瓣,还有波浪层层的红色花海,明明没有风,但眼前这一切却就如轻风吹过一般。游戏呆呆的看着这幅景象思索着什么,手轻轻抚摸着红艳到极致的娇艳花朵,那双黯淡的眸子渐渐有了神采。

        彼岸花是冥界最后一到风景线,它的存在是将亡灵指引到正确的路途上,这里是所有亡灵必须经过的地方。
     “是亡灵必须经过的地方”游戏轻声默念着这句话,反反复复揣摩了几次,忽的浅紫的眸子一亮,浅色的唇角扬起笑容“对,不会忘记他的,只要有这个花海在就不会忘记他。”

       他俯下身,笑着,双手轻轻拂过一朵朵娇美的艳红花朵。
     “与其在忘川河畔抹去记忆,还不如将我的记忆散在这片花海之间。就算经过千百次的轮回,只要来到这里,就一定能够回忆起亚图姆。直到将这份记忆刻在灵魂深处无法抹去,直到遇见他。”白皙的手紧紧握住那娇艳的花,血红的色彩透过指缝。
      传说彼岸花有着魔幻的香味,听说来到这里的亡灵们都会随着这魔幻的香味回想起自己的一生,游戏轻轻摘下一朵妖异的花朵细细端详着。
       彼岸花带着毒性,这种毒性会叫人饱受折磨,痛不欲生。这是会让人疯狂的感觉,如果能承受住这种折磨,便能够获得新生。
     “现实的人会获得新生,那么亡灵呢,如果亡灵吃下这冥界的彼岸花又会怎么样呢。飞灰湮灭?落入魔道?永留冥界?还是有奇迹?”游戏喃喃自语,浅紫的瞳孔里倒映着血红妖异的花朵,调和了艳红的色调的浅紫眼眸显得有几分邪气。
       将一朵彼岸花放进嘴里轻轻咀嚼之后咽下去,游戏缓缓闭上双眼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不多时闭上的眼睛忽的睁开,浅紫的瞳孔抖动着,原本垂在身侧的手也猛的紧握成拳,跟着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咬着牙奋力对的抗拒着这种痛苦,额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虚汗。突然觉得无数星光在眼前飞旋,身体也跟着摇晃起来。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我答应过他的!不会忘记他的!”游戏心里念叨着。将全部的精神力集中在一起去抵抗这种痛苦,握成拳指尖已经微微泛白,嘴唇也被咬出了深深的痕迹。

     “游戏,你要坚持住,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失败了?不!不能失败!你是不败的决斗王。”游戏仰起头看着昏黄的天空,恍惚之间仿佛能看见俊美少年站在赛场上临危不乱不服输的身影。
       时间缓缓流逝,游戏闭着眼站在彼岸花海之间,金色的发丝已被汗水湿透凌乱的贴在带着几分苍白的脸颊上,身体微微摇晃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忽然游戏的脚下出现了一个绯红色的法阵,游戏猛的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从慌张渐渐转化成了欣喜。看来奇迹是会发生的,胜利的女神并没有抛弃他,嘴角带上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绯红的彼岸花法阵,这是冥界最神秘的协议--彼岸契约。
       花海之中渐渐浮现出一个美艳华丽的女子,她浮在半空中看着站在法阵之中的游戏,美目轻轻眯起,挑起一抹笑容说到“噢~是你唤醒我的!这都过了几千年了,居然还会有人唤醒我,真是奇了怪了。说吧,你要用这彼岸契约做什么。”
    “ 我想要散去记忆,留存在彼岸花丛之间,这样我每次经过这里都会想起。我要求你能保护好我的记忆,不叫他散去就好了。”
      女子微微一怔,疑惑地打量了一遍游戏,这样简单的条件值得他去定这份契约!?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绯衣美艳的女子说到:“有趣,那么,你可知道,达成这个契约的代价!?”
       游戏轻轻一笑,显得格外轻松:“不,不知道,但是我还是想要试试,如果因为有代价我便放弃了试一试的勇气那也太愧对我这‘决斗王’的称号了。” 那双浅紫的眼眸里带着坚定与自信,就像站在高处的王者。
    “试试?什么意思。”
      游戏只是微笑着摇摇头,并没回答美艳女子的问话。
    “那么说说吧,这个契约的代价。”
       女子瘪瘪嘴,看着这个“奇怪的”顾客说道。

    “彼岸契约,是冥界最奇特的契约,因为知道的人很少,而且还会受到彼岸花的反噬,所以签订的人很少。它是以自己灵魂为代价,获得冥界彼岸花的魔力,这个魔力可是助你达成一个最想要的愿望或是其他什么,当然任何力量都是有限的,只能说这个力量能够在关键时候给你一个助力罢了。达成愿望后当你生命走到尽头之时,你的灵魂将会献祭于这片冥界的花海。契约一旦签订,你将不能成为神明,堕入黑暗的灵魂是没有光明的。”
        游戏听后并没有显得慌张或欣喜,反而异常平静。细长密集的睫毛微微盖住浅紫的双眸“果然……是这样,这样足够了。”
        美艳的女子更加疑惑的看着他,很快游戏便给予了解答。
    “通过了反噬之后,我发现彼岸花是有力量的,我只是想从你那里证实一下,这个力量可以怎么用,看来我猜对了。有了这个力量,我便能为散落在花丛里的记忆做上标记,每次经过这里就能看到这些记忆了。”游戏抬头看着浮于空中的女子,那干净纯真的笑容就如同一个孩子。

       美艳的女子再次打量了一遍游戏,看向游戏的神色复杂了几分,轻叹了一口气“也罢,你是第一个没有向我提出愿望,而是直接请求我人。没有提愿望契约就不完整,赔本的买卖我可不做。这样吧,我们打个赌如何。”
     “没问题,说吧。”
      “这么爽快,不担心我害你?”

      “天下没有免费的事物,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各执所需而已。”游戏淡淡的笑着。

       “真是无聊的人……不解风情”绯衣女子小声抱怨了几句。

     “保存记忆是有期限的如果在你标记的印记消失之前你取回这些记忆,那我就解除契约。如果没有取回,那么我将收回你的灵魂作为这片花海的祭品。”女子挑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游戏看了看这片花海回答道“好。” 
         绯红的法阵一闪,随即游戏抬起手,一个小小的绯红色法阵浮现在他掌心。靠着彼岸花的力量,那些淡忘的记忆变得越发鲜明,闭眼深吸一口气,回忆起一份记忆的同时,法阵渐渐散出绯红的光亮,光亮之中可以见到一朵虚幻的彼岸花缓缓开放。抬手画下一笔。
        落笔的一瞬间,原本稳稳当当画印记的手便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疼痛,从灵魂深处迅速蔓延。如果说前面食用彼岸花获得力量的过程是折磨,那么封存散落记忆则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此时游戏跪坐在彼岸花海之间,眉头紧锁,奋力睁开眼睛,一手捂着头,另一只手画着印记。虽然没有呼喊,但是从那颤抖的手指可以看出这种疼痛究竟有多么厉害!本来就凌乱的发丝此时此刻则更加凌乱不堪,汗水一滴滴落下打在满地的艳红花瓣上。

        视线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烙印在灵魂深处的疼痛让这场仪式进行的格外缓慢,每画完一笔,游戏都不得不停下来休息片刻。平日里很注重仪表的他此时此刻已经无暇顾及。凌乱的发丝相互缠绕在一起,又被汗水打湿腻在他惨白的脸颊上,一身衣服被他抓的更是凌乱。

        他喘着气,抵抗着剧烈疼痛带来的心烦意乱。

      “不能放弃,我都走到这一步了”游戏皱着眉,压下内心的烦躁。

      “为了一份记忆,这么痛苦,何必呢。”游戏插入发丝的手紧紧握成拳。  

      “不不不!言必行,行必果。既然承诺了,我就要做到!更何况这份承诺是对另一个我的承诺!”游戏自语。

      “值么。”又一个念头冒出。

      “值么?没有值不值,只有愿意和不愿意。”游戏艰难的扯出一抹笑容。

      “快了,快了!”游戏抵抗着这个令他疯掉的疼痛,一咬牙,加快了进度。
        这一切都让站在一旁看着游戏的美艳女子震惊和不忍,甚至为刚才的赌约有一丝后悔。看见游戏不顾自己安危坚持封存自己的记忆,她三番五次想要制止游戏继续下去,但是都忍住了,现在游戏可以说是极其脆弱的,只要受到一点侵害或干扰都会让他的灵魂瞬间崩溃,她只能在一旁看着沉默不语。

       画完最后一笔,游戏终于松了一口气,轻轻一笑便倒向花海之中!女子扶住他的身子,拭了拭他额上的汗珠。“何必呢,记忆是你灵魂的一部分,强行分离记忆不亚于是在分裂你的灵魂,其间的所要承受的痛苦你应该明白的,到底是怎样的记忆需要你做出这样的牺牲?”
      “因为这是我的承诺……我说过……会永远铭记的,所以只要有方法我就不会放弃,不到最后一秒我不会认输,这是我的准则。”游戏微微睁开眼眸,回答了女子的问题。轻轻喘息着,游戏微微闭眼又再次睁开。

      “所以,即使灵魂不完整,即使审判轮回受阻碍,这些都不重要!既然选择去铭记这份记忆,我!就不会食言。”

        毫无血色的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侧头看了看身边妖异的血红色花朵。夕阳下的彼岸花带着些许夕阳黯淡金红的色彩,像极了亚图姆那双绯红的眼眸。虽然只是匆匆看过一次。夕阳西下,站在王都看台上的亚图姆注视着那轮渐渐西沉的红日,夕阳的余晖撒在亚图姆的身上。忽然他一转身,深蓝的披风轻轻扬起。极快地侧头,瞥了一眼那轮红日,恰到好处的一瞬,夕阳最后一缕光就那样在照进绯红的眼眸里一闪而过,只是一瞬间,眼眸深处渲染的那一抹金红,叫人无法忘记……
     “那么,约定好了”游戏起身弯起那双浅紫的双眸,最后冲着美艳的女子一笑,整理好仪表向前走去。
     “我会保护这些记忆。不过你要记住,这些记忆有你的灵魂碎片,如果停留时间太长,灵魂的印记会渐渐变淡,如果彻底消失,缺少灵魂的你不能再步入轮回。”女子说到。不似以前的魅惑和调笑,而是严肃。
       游戏脚步一顿,随后轻轻摇了摇头,着招牌的微笑向前走去。

       美艳的女子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睛深处闪过一丝猜不透的情绪,消失在空中。

        彼岸花海的尽头便是忘川了,喝下孟婆汤,走向奈何桥,便能开始轮回。
        走上那座虚幻又深幽的审判殿堂,推门走进去,递交了骨牌,他站立空旷的大殿中央,环视四周,空旷的殿堂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光亮,游戏索性站着平视前方。
    “行善为善,积德积福,这可是能判你成为神仙的条例,怎么!不满意?”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中,随即头顶上方忽然亮起了幽蓝的光。
    “我想要步入轮回。”游戏说到。
      “为什么?居然签订了冥界彼岸契约?唉?真是个任性的孩子。”那个声音继续说到,立于黑暗虚空的一个身影低头看着下方神情自若的游戏,不由的皱了皱眉。
          游戏轻轻一笑回到“算是我的私心吧,还请冥王能考虑一下。”
       “可惜了啊……既然签了契约,就失去了成为神仙的准则。不过我可以考虑帮你斩断契约。”冥王继续说到,声音里带着无限的诱惑。
       “我不打算这样。”游戏摇摇头。
       “哈哈,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坚定的拒绝这样的判决。”冥王坐在暗处的椅子上,手一挥一个骨牌拈在手中,轻轻把玩“游戏,我记住你了。我可是很欣赏你呢,要是强行让你成为我的部下也不是不可能。”
     “只要我不愿意,神之契约是不可能缔结的。”游戏眯起眼睛立即回到。
       轻瞥了游戏一眼,手一扬,森白的骨牌“嗖”的一声飞向游戏,游戏一把接住骨牌抬眸看着黑暗的身影。
     “这是你的选择,不要后悔。”威严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堂里回荡。
       走出殿堂,游戏松了一口气,无比轻松的看了看艳红的花海,握紧骨牌。

     “我们会再次相遇的!对吧!”

      然后转身目光坚定地走向忘川,奈何桥边已经放好了抹去记忆的孟婆汤……
       “另一个……我” 

 

评论
热度(11)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