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这是楔子的最后一节,到此为止19000多字的锲子就全部放完了。虽然楔子并没有涉及太多和文章相关的东西,但是也算是个陈述和总领,当时写的时候也考虑修改了很多遍,所以有了这样的一个效果,不知道到这里大家是否喜欢呢?欢迎大家给出建议,我会认真思考的,谢谢~

     虽文笔拙劣,但希望这篇文章能给看到的你带来一些快乐。

     游戏王同人文by:玖月X苏千邪     主线暗表,会涉及海城片段

     前锲子4段和写在前面的话   1      2      3      4      前言

     GO!

                              心镜

              锲子    彼岸·轮回<5>

       

 “好了,不用继续了。”亚图姆说到,声音淡漠低沉,没有丝毫的感情,仿佛刚才的画面并没对他造成影响,只是垂在身侧握成拳头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显示了他此时压抑的内心。
  暗金的书合上,画面也渐渐淡去消散,欧西里斯看着亚图姆,什么也没说,只是摇了摇头。
  气氛再一次的沉寂了下来,欧西里斯看着亚图姆的神色越来越复杂。
  “该结束了,欧西里斯。”亚图姆忽的抬头看向冥界之王,绯红的瞳孔就如同明艳的火焰般,那么刺目。欧西里斯沉默不语透着严厉的漆黑瞳孔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亚图姆,大殿两旁的火炬“啪啪”的响着,跳动的火焰让原本沉寂的气氛多了几分危险。
  “该结束了!这一切必须由我来结束。”亚图姆上前一步,湛蓝的披风翻飞着。“不要逼我。”凌厉的双眸微微眯起,绯红的瞳孔深处泛起金红的色彩。
  “哦~这是在做什么?”一个声音响起。亚图姆和欧西里斯侧头看向前方,湛蓝的披风垂下,跳动的火焰也平静下来。此时此刻阶梯下方站着一个人,灰白的头发,暗红的瞳仁,漆黑的服装,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
  “巴库拉。”亚图姆看着站在阶梯下方的那个冥界神官说到。
  “呵~还真是好久不见啊,王~”巴库拉笑了笑说到。
  “有什么事么,巴库拉。”欧西里斯说到。
  “没有,只是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过来看看。哦,对了。这是今天的轮回审判评定结果,还有轮回名单。”一挥手一个暗金的纸卷飞向欧西里斯。欧西里斯打开纸卷看了看内容,目光停留在最后一行字上泛着淡金的字迹正正的写着“亚图姆。”
  “什么意思,阿努比斯。”欧西里斯严厉的说到。
  “字面的意思,你们俩谈吧,我就不打扰了。”说着“啪”的打了个响指,消失在殿堂之中。
  “欧西里斯,我不希望继续耗下去了。”亚图姆说到。
  “你确定要这么做?”欧西里斯严肃的说。
  “是的。只有你能帮我。”
  “亚图姆!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身份意味着什么。你已经不是那个孤身一人单闯冥界要求我放你出去的亡灵了。”欧西里斯看着亚图姆漆黑的瞳仁里荡漾着很多情绪。
  “造福人民,庇佑群众,守护神界。可是如果作为一方神明,我连伙伴都不能拯救!那么根本谈不上庇佑和造福。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承诺过的事不会食言,别忘了,这里!也有我的朋友。”亚图姆说到,绯红的眸子极其认真严肃的看着欧西里斯。
  欧西里斯看了亚图姆半晌“我就不明白了,他傻,为什么你也跟着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欧西里斯几乎疯狂的吼道“放弃神位,转世轮回,你将会成为一个普通人。没有法力,甚至不会留下现世的记忆。你要怎么结束这一切,你又拿什么兑现承诺。”
  “伙伴相信羁绊,我同样相信。只有有心,就没有做不到的事。”亚图姆回答道。
  “哼!羁绊!太天真了。舍弃身份,去赌这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就凭一个所谓的羁绊就能做到的话,我又何必费心和你理论。”欧西里斯大步绕开亚图姆一脸阴沉的坐回座位。
  亚图姆一笑说“如果不敢赌一把,我就不是我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解救伙伴,因为只有我能解救他。”
  看着亚图姆坚定不移的神色欧西里斯生生压住了阻止他的话语“你可要想好了,你只有一次机会,失败了的话……”
  “不会的,我绝不允许失败。”亚图姆打断欧西里斯的话说。
  欧西里斯皱着眉终于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都这么久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涉及他的事,就是那么冲动。”
  “只有伙伴的事我不会退让。”亚图姆走到冥王的高大石椅边说到。
  想要再次训斥亚图姆的冥王最终什么也没说,沉默片刻一挥手立即出现了一套黄金的酒具,“来,喝一杯。”
   亚图姆也毫不客气的拿起一个酒杯倒上酒,清亮的撞击声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之中。

 


  “巴库拉可真为你着想,名字都给你拟好了,哼,这样嚣张,真当我不会扣他工钱。”冥王把玩着酒杯说到。
   亚图姆轻轻晃动着着琥珀色的液体说“这么说,你只是想看看我是否坚定去找伙伴的信念?毕竟神的文书是不能轻易修改的。”
   “哈哈,不全是,因为,我也不想继续了。他不该遭受这些折磨。也当我还你人情吧。”欧西里斯停顿片刻。
   “转世轮回谁也说不准,如果不能保持自己的信念,说不定就会万劫不复,何况你作为神明,我不可能得知你面临的未来。”

    “神界那边我会去解释,虽然轮回会抹去你的神力和记忆,但是我会保住你现在的神位。有这个在,你回到神界很快获得法力。”
  片刻的沉默之后,亚图姆一口喝完杯里的酒,又倒上一杯“谢谢。”
  欧西里斯一呆,“叮”黄金的酒杯再次撞击了一下,亚图姆一口喝完酒将酒杯放在托盘上,转身走下台阶。
   “第一次听你说谢谢,挺别扭的。亚图姆,你要记住,你的机会只有一次,不论成败你都必须回归神界,神界的兴衰是你的责任,约定好了。”欧西里斯说到。
  “嗯,好!”
  “喂喂喂!!你等等!!我的出入卡,你还我啊,你带着没用啊,我都要财政赤字了。”欧西里斯看着马上走出大门的亚图姆叫喊到。
  “嗯……你的酒不错,卖了可以换钱。”亚图姆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大殿之中。


   大殿再一次陷入了沉寂,冥界之王目光深沉慢慢饮着剩下的酒。

   一切真的就如预言的那样么?留了这么久,拖了这么久,最终还是……欧西里斯握紧了黄金杯。
  “你最终还是放他了啊。”带着调笑的声音再次传来。巴库拉站在阶梯下方双手交叠在胸口靠着柱子说到。
  “哼,我还没找你问话呢,你到先说起我来了。”欧西里斯放下黄金酒杯说到。
  “不好意思,那么我冥界的王啊,你叫我来有事么?”漫不经心的语气显得很随意。
  “我要求你去看着亚图姆,让他不要做出傻事来……”言语微微一顿随即继续说到“有必要的时候,可以帮助一下他。”
  “噢~我没有听错吧,你叫我去暗中相助。”巴库拉眯起双瞳看向坐在上位的王说到。
  “以他的心性,不斩断他伙伴的命运线,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噢~这么说我是非去不可了,我的王,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去呢。现在准太阳神的位置已经空缺,我实力也不差,如果一争高下没准还能上,这个比起去帮助别人的苦差事,孰好孰坏,一目了然。”
  欧西里斯猛的看向巴库拉,巨大石柱上的火焰再次摇曳起来,无形的压力骤然袭向巴库拉。巴库拉后退一步忽的半跪下去,嘴角依旧带着调笑,桀骜不驯的目光没有移开冥界之王。
  “这是你的真心话!?”漆黑的眼眸注视着巴库拉,语气冷淡无情。
  “呵,我只是分析一下有利因素罢了。我的王,由我护住太阳神殿,总比去加快亚图姆那边的进度要更符合实际一点,不是么。”
  “哼,要是谁都能去就好了,那可是承载着太阳真火的地方,像你这样本身属于黑暗的人,会立刻灰飞烟灭。”欧西里斯说到。
  巴库拉沉默片刻,随即似笑非笑的看着欧西里斯说到“噢~?是么,那么报酬呢?叫我去办事没报酬可不行。”
  “报酬!?巴库拉或者说阿努比斯神,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空气微微震荡起来,渐强的威压让巴库拉视线微微模糊起来。
   压抑的气氛持续了半晌,大殿寂静无声,两旁石柱上的火炬明明灭灭,巴库拉依旧桀骜不驯的和欧西里斯对视着,和着明灭的火光,那一抹笑容越发显得意味深长。
  “你的报酬。说!”欧西里斯认真的看着巴库拉说到。
  威压消失巴库拉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来“冥界之匙。”
  “哼,真是打的好算盘。你想用它做什么?”
   “看来你对我还是不那么信任啊。”巴库拉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不过,准太阳神之位,冥界之匙我必取其一。”
    “你在威胁我?”
    “有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所以我是否获得‘冥界之匙’是能否破去预言的关键。没有太阳神的庇佑,‘冥界之匙’就不能再放在那里,除非我代替亚图姆。”巴库拉轻松的答道。
   欧西里斯默不作声,只是看着巴库拉,漆黑的瞳仁里隐隐约约有许多复杂的情绪。
  “太阳神之位你无法获得,你一来就是为‘冥界之匙’。”
  “不全是,我更想要亚图姆的神权。不过嘛!要得以生存我就必须和你们一起守护好冥界。”巴库拉不假思索的答到,带着调笑的暗红色眼眸深处却暗含着严肃和认真。
   欧西里斯深深的看了巴库拉一眼,手一挥一把暗金的钥匙出现“你说的对,没有太阳神的庇护,‘冥界之匙’不能留在那里,它必须由太阳神来守护。”
  “这是自然。” 
  握紧手里的暗金钥匙,巴库拉转身离开了大殿 。
  “哼,亚图姆。你可要好好回报本大爷,我可是帮你把你剩下的工作做完了。”
   
  穿过漆黑的走廊,走进大厅,此时巴库拉站在一个巨大的石门之前,巨门两旁的火炬在巴库拉到来的时候忽的燃起,幽蓝色的火光映照着石门之上的象形文字,使得石门更为神秘。拿出暗金的钥匙插入石锁之中,巨门缓缓打开巴库拉毫无迟疑的走了进去。
  大殿很宽阔,甚至比冥王的议事厅还要大上几分。四面除了立柱没有任何的装饰物,体现了它的朴素和庄严。巴库拉细细观察了片刻,便又继续向前,没走多远,身后的石门却缓缓关上,同时眼前一亮,大殿之中的火炬亮起。
  火炬排布方式很特别,从连线来看是两个三角形一正一反围绕着大殿正中心祭台,祭台分三层,最高处有一个刻着埃及神明神像的圆形石台。
  走上祭坛,用暗金的钥匙解开封印,一个类似于坠子大小的黄金物件呈现在他面前。
  “这就是‘冥界之匙’?”
   “冥界之匙”造型是一个安卡符,同体纯粹的金黄色,闪着淡金色的微光,和着火光微微能辨识出物件上有着暗金色的细纹,让它看上去既普通又绚丽。

手指缓缓伸向“冥界之匙”,再快要接近时却猛地将巴库拉的手弹开。

眯起暗红的眸子,甩了甩微微发红的手,勾起一抹微笑“哼!拒绝我?挺有灵性的嘛。”

巴库拉也不在迟疑,凝聚了一点神力再次伸向那把小巧的“钥匙”,在接近到“钥匙”本身的时候,手微微一顿僵持片刻之后顺利拿起“钥匙”。

“钥匙”依然闪着淡淡的微光。仿佛被“钥匙”吸引着,暗红的眸子竟一眨不眨的盯着“钥匙”,暗金的花纹像是在浮动,叫人不由自主地渐渐陷入失神的状态,巴库拉试着用神力阻隔这种迷惑却没有效果。暗红的瞳孔渐渐失去神彩,巴库拉僵直的拿着闪着微光的“钥匙”。

似迷幻的场景,似凌乱的记忆。待到回过神之后,自己额上都渗出了星星点点的汗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把小巧的“钥匙”暗红的眸子里带着些许复杂的情绪。
  静下心,细细端详了“钥匙”片刻,巴库拉邪气一笑,“既然如此。亚图姆,本大爷就再帮你一次。就用这‘冥界之匙’彻底结束这一切无尽的循环。”
  紧紧握住黄金的物件,嘴里念念有词,忽然黄金的物件散出夺目的光,巴库拉眉头一皱,加大力度,咒语念得飞快。半晌,夺目的光渐渐平息,巴库拉扶着石台喘着气,嘴角勾起一抹兴奋的笑容。

大殿中火炬的火焰跳动着,巴库拉缓缓走下祭台,凌乱的灰白色发丝,甚至步伐都有些虚晃,虚握的右手里攥着“冥界之匙”,不同的是,透过指缝隐约可以看见,原本只有一个的“冥界是匙”现在分离成了三份。


 
  “你准备好了么?”欧西里斯看着卸下神明装束的亚图姆说。
  亚图姆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开始吧。”欧西里斯退出法阵,示意了坐在法阵边缘诸位神官,整齐神圣的咒语回荡在大殿之中。

亚图姆抬头看着高高的黑漆漆的穹顶。

“如果只有一次机会。拉啊,就让抹去记忆和神力的我能再次和伙伴相遇。”

缓缓闭上绯红的双眸,亚图姆嘴角荡起一抹温柔的笑。
  “我希望和你永远在一起……”思绪回到那个让他永远不会忘却的场景。
  “不,伙伴。这次!不再是希望。而是……”亚图姆再次笑了笑。
    

    “伙伴,我会和你永远在一起。”

 

评论
热度(8)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