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一章

    作者来更文啦!在这里我先要给大家道个歉,由于事情比较多加上网时有时无的拖了这么久才更文……真的不好意思啊~希望大家能够谅解(鞠躬~~~)

    背景算是平行空间,会涉及打牌,当然作者不会编卡组想套路只有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解释希望大家能够接受这样的设定。

     明明打算将第一章拆成两段更新的,但是由于很久没来更文加上也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有空就先一起发了。如果大家嫌等的麻烦,不好找那么可以订阅标签心/镜。谢谢大家支持初次发文的我,有什么想法吐槽可以畅所欲言哟,只要和谐就行。

 楔子1~5    前言

     正文

                               心   镜

                          第一章    错  过

无尽的黑暗中只能凭借着那个淡绿的奇怪法阵才能看清楚一二。睁开眼,不安的看了看四周,迅速移动到那个法阵前。透过法阵他看见的是荒芜的戈壁。狂风吹起层层沙土,掩住下方对立的两个人。
  他着急的拍打着法阵,想要出去,可是法阵就如同一块厚厚的玻璃他根本无法打破。就在他不知所措之时,法阵“咔”的一声碎了。他猛地向下落去,慌乱之中将另一个身影推出光幕,而他随着亮绿色的光柱缓缓上升………
   “叮铃铃”一个声音忽然响起画面迅速消失。
  他睁开眼,坐起来。轻轻甩了甩头,理了理混乱的思维,伸手关掉了床头柜上的闹钟,此时天还未亮,四下里还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揉了揉太阳穴。
  “又做梦了?”他皱了皱眉,像是在努力回想起些什么。
  “绿色的光柱……”他默念着,却没有了下文。
  “好吧,我又YY出什么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早点睡觉。”他喃喃自语着,摸索着下了床。
  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打开窗子,清新的空气令他精神了不少,清凉的微风将他混乱的思绪一扫而尽。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惬意的享受着清晨的美好。

天边的金星微微闪着淡淡的光,薄薄的云彩渐渐染上了粉红。
  “该做早饭了。”他关好窗户,换好衣服,将整理好课本和纸笔放进背包,之后站在镜子前整理好衣物,最后从包里拿出校牌认真的佩戴在校服外套上。
   A市y高等学校高二年级三班
              游戏
  理了理头发,被称作游戏的少年拿起背包走下卧室,来到厨房做早餐。
  迅速解决早餐,他又匆匆赶到公交车站。
  “游戏班长,早上好。”一个女生带着微笑向他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玲。”游戏礼貌的回应道。
  “游戏班长昨天没睡好么,看你黑眼圈好重的样子。”玲问到。
  “嗯,是么?昨天复习睡晚了些。”游戏答到,“诶!车来了。今天车票我买就好。”
   “这怎么好意思。”玲说。
  “没关系,没关系。”游戏温柔的笑了笑,浅紫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半月型。
  玲一愣,看着游戏点了点头。
  走上车,游戏走到一个双人位上,示意玲过来,坐好之后便拿出单词本认真的记了起来。
  白皙的手指轻轻翻动着纸页,金黄的额发垂下来,半掩着浅紫的眸子,看见重点还会时不时的批注一下。清晨柔和的阳光轻轻撒在他的身上,纤长细密的睫毛在浅紫的瞳孔里投下浅浅的阴影,明与暗的交织,让他显得更加专注认真,淡金与浅紫交汇将他渲染的如同精灵一般灵动。玲竟一时间看得入神起来。
  过了半晌,游戏抬起头来试图看看站名恰好撞见愣愣看着他的玲,玲一惊,不好意思的错开目光。
  “游戏班长还真刻苦呢,坐车都不忘记单词。”
  “这不要考试了嘛,我想考的好一点。”游戏带着温和的笑容说,侧头看看站台提示牌的站名,又将目光放回了单词本上。
  “下一站是,金杏路口。”车厢里传来空灵的女声。玲轻轻拍了拍旁边的游戏。游戏收起单词本。
  四月的金杏路,不及秋季的那么耀眼,但是生机勃勃的嫩叶和徐徐的微风令人心旷神怡,游戏稍微活动一下,便和玲一起走向学校。
  说道y校,在A市里也算的上是家喻户晓的一所学校了,之所以出名,答案就是这条笔直的金杏路。道路两旁种植着高大直挺的银杏树,直直延伸300米,Y校就位于金杏路的尽头。虽然教学质量中肯,但就凭每年秋季的金杏校庆,就能让很多人流连忘返。
  进了校门,游戏二人便向教室走去。
  “游戏班长!我有点事,你先进教室吧。”玲说到。
  游戏笑着点点头,叮嘱了几句之后便转身离开。玲站在原地,看着游戏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之后,匆匆离开。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怎么样怎么样……”刚到楼梯的转角处,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游戏的步伐一顿,秀气的眉头一皱,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向教室走去。
  “这张门票我可是好不容易弄到的!”
  刚到教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脚踩着桌子,另一只脚踏着木椅,手里拿着张不知什么会场门票,正滔滔不绝高谈阔论的少年。
   “嘿!游戏你终于来了。”少年跳下桌子,一把拉过比他矮半个头的游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
   “城之内,这是学校,拜托你能不能安生点儿!我在楼梯口都能听见你的声音,到时候老师又会罚你了。还有今天必须交作业!”游戏挣脱城之内的手走到座位上,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他。
   “呃……游戏。你知道的,这几天我们教练又加大训练了,作业我今天下午之前一定交,请你给老师说说。”城之内双手合十一副祷告的模样。
   “对了游戏,你看这个,这个!你一定喜欢。”还没等游戏开口,城之内就从自己的裤包里掏出一张宣传单递给游戏。
  “A市首届无限制游戏比赛,决斗怪兽卡的重生祭典?”游戏默念着。
  “怎么样!!?你不是很擅长玩儿游戏么。特别是是这个卡片游戏,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啊?”城之内搓了搓手笑眯眯的说到。
  城之内瞅了瞅周围,凑近游戏的耳边“我有两张开幕式的门票哟。”
  “我喜欢怪兽卡没错,但是很久没玩儿了,这游戏…都过时了好不好。”游戏错开城之内的目光,浅紫的眼眸微微沉了沉。
  “再说,马上 要月考了。”游戏从背包里拿出课本,随即坐下翻看了起来。
  城之内看着游戏,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一把抢过游戏手上的课本“我知道你对怪兽卡的事耿耿于怀,但是逃避并不是最好的途径,无止境的学习,从来不参加娱乐活动,这就是你想要的?”
  游戏不语,只是低着头看着课桌上紧紧扣在一起的双手。
  “游戏,这次你……”
  “大消息,大消息,这次在咱们市举办的比赛,听说王样也会参加。”一个声音的出现打断了城之内还未说完的话语。
  游戏听见“王样”二字,紫眸里忽的泛起点点波澜,扣起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真的啊,哪里来的消息!?王样真会去?”一个女生问到。
  “啊啊啊啊啊,太好了,这么说这次能够一睹尊容了。”一个女生说到。
  “我一定要去看看,虽然每次王样的出场都是风衣加帽子,遮住了面容,不过我相信一定很帅的!”又一个女生说到。
  “那是,想想上次有一款网游的pk赛季,王样可是力挽狂澜,救了公会队友不说,还一举打败敌军。那叫一个战法犀利啊!”另一个女生说到。
  “要是能得到王样的签名,我绝对死而无憾!”传消息的女生一脸神往的说到。
  “嗨!这算什么,王样最擅长的是决斗怪兽。站在决斗场上时,那气质!君临天下,指点江山。这才是帅气。”一个男生插了进来。
   城之内将目光重新放回游戏身上,摊了摊手说“我要说的被说了。对!这次比赛王样也会参加。我知道你虽然没有参加任何娱乐活动,但私底下一直没有放弃研究过,因为你曾经说过你想成为王样那样的决斗者……反正票我已经给你了,去不去~你自己决定。”城之内将票拍在游戏的课桌上,双手插兜走回自己的座位。
  游戏愣愣的看着那张门票,浅紫的眸子里荡漾着许多复杂的情绪,耳边回荡着大家激烈讨论的声音声音。
  “真是不巧,好不容易一次机会偏偏赶上月考!!我简直无力吐槽。”
  “啊啊~只要能让我看一场王样的现场对决,我就满足了。”
  “希望这次王样能换个造型,能露个脸。”

……
  距离上课时间已经很近了,游戏依旧呆呆的看着门票。

 

  “爸爸,陪我玩儿卡牌游戏吧。”
  “嘿,打开覆盖卡,魔法筒,反击爸爸怪兽的攻击。”
  “哈哈,挺有天赋的嘛,游戏,给爸爸说说你的连锁套路是怎么来的?”年轻的男子笑着揉了揉游戏的头……

  “王样?!又一次冠军,好厉害!我也要加油,希望能有一天能和他比比。”游戏看着电视暗下决心。

  “游戏,爸爸最后说,你很有玩儿卡片的天赋,但是他希望你能好好学习,以后能将他的研究继续下去。”中年的美貌女子带着悲痛的神色看着十几岁的游戏。
  他抬头对着女子笑了笑,卡片散落了一地“好的,我会的,妈妈。”

 

  “游戏班长!游戏班长!”坐在游戏座位后的玲,小声的叫着,时不时用笔戳戳他的背。
  游戏回过神,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坐回了座位,此刻正齐刷刷的看着他。
  “上课了?”游戏眨了眨眼睛。
  “游戏班长!班前汇报。”玲提醒到。
  “游戏,你怎么了。”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严厉的看着他。
  游戏急忙拿出笔记本,站起来,将课桌上的门票夹在课本里“不好意思,老师,昨晚睡晚了今早有点慌神。”
  “那要注意休息,先做汇报吧。”老师说到。
  做完汇报,游戏坐下,打开数学课本,思绪却迟迟没有回到课本上……
  
  A市机场
   走下飞机,正午的阳光直直的照射下来。身穿墨蓝风衣的年轻男子不由的用手挡了挡刺目的阳光,抬起头,深紫的眸子微微眯起,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微风轻拂,青年金色的额发飞扬散开,细碎的阳光透过发丝在深紫的眼眸里投下星星点点的光,给眸子带上了几分迷幻。
 “哦~难得的好天气。好久没见了。”身后传来脚步声一个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墨蓝风衣的青年轻轻瞥了一眼站在斜后方的另一个青年。纯白的风衣,身材高挑,深褐的短发,天蓝的双眸带着独有的冷厉与威严。
  “走,带好帽子。”青年说到。
  “哼,这是自然,墨羽已经等着了。”白衣青年拿出帽子带好迅速回了消息,便和墨蓝风衣的青年大步走向出口。
  刚到门口,就看见已经等候多时的墨羽,墨羽带着笑容迎接上去,“赛特董事长……我”话还没说完,被称作赛特的少年便冷冷的瞪了一眼墨羽。
  墨羽立即会意“社长,您交办的事情已经做好了,这是这个月公司的运行情况汇总,这是财政收支汇总,请过目。”
  将资料交给赛特,墨羽便看向另一个青年,“想必您就是王样吧,我是社长的助理,您的行程安排我已经发给你们公司总部了,刚刚接到通知,他们还有十分钟到,请您耐心等待片刻。”墨羽说到。
  “墨羽,这次比赛安排情况如何?”赛特翻了翻汇总表说到。
  “资金预算已经收录在汇总表上了,活动安排以及比赛流程,True Soul公司正在做。我们公司的计划书我发在您的邮箱里了。”墨羽说到。
  “好了,等着他们公司接机的一块儿走。事情办的很好,可以暂时歇歇。”
  墨羽微笑着点点头,退到一旁站着。
  赛特坐在王样旁边的座位上,轻瞟了一眼正在检查行李的王样说“你打算一直继续下去,这次比赛结束依然参加待在那里。”
  “看吧!承诺还没达成。”正在清点物品的手微微一顿,黯淡的深紫色瞳孔中倒影着一张黑金的卡片,卡面上金红的烫金花纹书写着——SH。
  “走了。”赛特瞥了一眼有些许晃神的王样。
  合上行李,理了理衣装,眸子里那一丝黯淡立刻消失不见。
  
  晚间时分
  游戏早早的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复习,没有看书,也正理没凌乱的书桌,而是单纯的躺着发呆! 

  “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和王样比比,我想成为王样那样的决斗者。”

……
    “爸爸也很喜欢卡片游戏的啊,以前还鼓励我好好练练,能够拿个奖什么的。”
    ……

“嗯~我不打算继续下去了,我现在要好好学习。”

……

“反正,票我都给你了,去不去,你自己决定。”

  回想着零零星星的片段,左手紧紧握起拳头,微微侧头,目光锁定在那张门票上。
  “逃避么……”游戏自嘲的笑了笑。
  走到书桌前,打开上锁的抽屉,顺手拿出一张卡片,卡面上绘着一只碧蓝的龙,左手轻轻抚摸着卡片的轮廓,浅紫的眸子带上了几分笑意。
   “提玛欧斯——传说之龙,你也想让我去参加比赛么。”游戏喃喃自语。
  轻声叹了口气,游戏将卡片放回抽屉,就在关上抽屉的一刹那,不知是不是灯光的缘故,放在抽屉角落的一个事物忽的闪了一下,游戏动作一顿,拿出了那个事物。
  那是一个暗金色的坠子,形状类似于十字架,不一的是它是一个顶部为环状的十字架,大小大约8cm左右。游戏拿着挂绳,事物在空中划出和谐的弧线,和着灯光时不时的闪着光芒。
  “这是!”游戏浅紫的眸子里倒影这这个神秘的事物。

  “爸爸你看,今天我无意中找到的。”年幼的游戏带着满身尘土的跑到爸爸身边,手里小心的捧着这个事物。
  “你去哪儿玩儿了,一天都没见你担心死我们了,你脸上这是怎么了。”爸爸看着一身灰扑扑,脸上手上还有血痕的游戏说到。
  “没有,只是和城之内去郊区山上时不小心滑下山坡,然后就这样了。”游戏低着头吐了吐舌头。
  “滑下山坡?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下次不能让你跟着城之内瞎混。父亲严厉的说到。
 “真的没事,那个坡并不陡,中途还有个石台挡了一下,然后我就发现这个了。”游戏拿着那个事物使劲晃着。
   父亲不在多言,目光放回那个事物上,拿着手里细细端详片刻,暗金的事物和着西斜的阳光闪着金色的光辉,父亲一下认真了起来“你捡到的?”
  游戏点点头,一脸憧憬的看着父亲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这是古埃及的一个符号,名叫安卡,在古埃及代表着神秘的魔力,强大的权利,还有生命的护符。”父亲简单的解释了几句,看着这个安卡符坠子紫黛色的眼眸里有很多困惑。
   “‘生命的护符',好棒!城之内也说这是个带来幸运的东西。”游戏开心的说。
   父亲看见游戏天真的表情也没多说什么揉了揉他的头说“应该吧,这可是个好东西,你要收好它。”
   游戏小心收好安卡符坠子,又拿出一张卡片“这是今天开到的卡片,好奇怪,只有名字没有卡片说明诶。我问了店长他都不清楚,爸爸经常玩儿卡有没有听说过?”
  “传说之龙—提玛欧斯?!”父亲看见那张碧蓝的卡片时一瞬间有些许震惊,皱了皱眉头,平静了一下心神。
   “这张卡很少见的,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传说之龙是勇气和恒心的象征,你抽到它应该是在暗示你,不管遇见什么都要坚持自己的心,拿出勇气面对一切吧。”父亲笑了笑说道。

   

“安卡符坠子……提玛欧斯……”游戏轻声念着,眸子里尽是纠结。
  在以前这两样东西是他必备的,说来也奇怪,这两件东西仿佛冥冥之中就属于他似的,两件东西无论他弄丢了,或者遗忘在哪里时,他总会受到指引一般将它们找回来。安卡符坠子更是,几次大问题都是因为他带着坠子才化险为夷,他甚至觉得小时候滑下山坡他和城之内能得以脱险也是因为找到这个坠子的原因。
  “若不是父亲的离去以及学校的规定。我想我会一直带着你们吧!”游戏笑了笑,将安卡符坠子握在手里轻轻摩挲着。
  现在已是晚上11点,游戏走到窗户边,眺望着灯火辉煌的市区,目光又回到了床上的票上。“好吧!我还是去看一看吧,不能对不起我自己的真心啊。”游戏默念着。
  
 “哈哈!终于下课了!”城之内将背包一提,几步走到了游戏的桌前。
 “游戏,明天周末了,今天要不要去逛逛。”
  游戏整理好课本将背包背好说到“嗯!好啊,今天我也打算逛逛,听说纪念卡今天发售我想去一趟市中心的卡店。”
   城之内一听,瞬间一愣,嘴角扬起阳光的笑容。
  “你终于,想通了啊!游戏!”城之内一脸感动地看着游戏,甚至连褐色的眼睛里都有着点点星光。
  “打住,我只是去看看,关于比赛我还没定呢。”游戏抱歉的笑了笑。
  城之内收敛起感动地表情,换上了认真,“至少,不像昨天那么反对了啊,看来还是有希望的嘛。”城之内大大咧咧的笑起来,拍了拍游戏的肩膀便向门口走去。
  游戏看着城之内的背影,回想起那灿烂的笑容,最终只是垂眸看了看握在手中的安卡符坠子,将反对的话语咽了回去。
 
A市商城
    “终于……挤进来了。”游戏靠着电梯箱大口喘着气。
  “我就说、你要是早点做决定,我们翘了下午这节……自习课,也就、就不会赶成这样。”城之内扶着电梯箱说到。
  稍微缓了缓气游戏接着说:“以前新卡发布也不见得有这么多人,今天只是纪念卡发售而已,怎么这么多人。”
  城之内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这次可是在咱们市区举行比赛的,又赶上纪念卡发售,别忘了王样还有那个什么公司的老板也会来参加比赛,没准儿有些人是冲着他俩来卡店碰运气。人多是必然的。”
  “是么……”游戏念到着,移开视线,将目光放在了下方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插在衣袋里的手不由得握紧放在衣袋里的卡片。
  伴随着一声“叮咚”的脆响,电梯门应声而开,未等还在发愣的游戏反应过来,城之内便一把拉起他跑向店门口。
  穿过一条不长不短的走廊,他们停在了店门口,“嘿!你们也在。”城之内放开游戏热情的和几个游戏并不熟识的打了招呼便聊起天来。游戏看着虽然大大咧咧,却依旧不变初衷的城之内,忽的微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了,城之内你依然未曾改变过。真好。或许……我也该面对了。”游戏心里想着。
   “他就是我的朋友,还记得6年前那个玩卡片的‘天才'么?”城之内得意的向大家介绍起来。
  游戏回过神,友好的笑了笑。走进了卡片商店。
  走进商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几排整整齐齐的货架,货架按照卡片的珍贵程度和所属类型又划分成了不少区域。游戏停留了片刻,带上几分欣慰几分激动轻轻笑了笑“嘿!好久不见。”
  宽敞而又明亮的商店,长长的通道,以及整齐而又琳琅满目的货架。游戏缓步走着,时不时停下看看区域标识,又或者停留在一些珍贵的卡片面前细细打量着“原来真正改变的是我啊!”轻轻抚摸着那些卡片,浅紫的眸子带着宠溺般的温柔,就如同多年不见的朋友。
  微闭着眼,缓缓走着,轻轻念着卡片摆放的区域。
  “下一个是,暗属性,魔法族。”游戏回忆到。
  脚步停下向左转弯。
   “游戏班长?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声音打断了游戏的回忆。
  睁开眼睛,游戏也是一惊“玲?你也在?”
  玲友好的笑了笑“哈哈,好巧!没想到还能遇见游戏班长。”
  “是啊,没想到玲也玩儿着个。”
  “也不是,我给弟弟买卡片来着。”玲说到。

   “噢~是么……”游戏低下头,错开玲的目光,一丝极浅的失落在浅紫的眼眸中转瞬即逝。

   “那么……买的什么卡?”
  玲将一张卡递到游戏面前。
  “鹰身女郎啊。”游戏笑了笑,“原来你弟弟现在喜欢鹰身女郎卡组啊。”
  “啊!嗯!是的,不过我不懂都不知道买些什么好,只记住这一张了。”玲收好卡片不好意思地看着游戏。
   “这样啊,嗯~我也不知道你弟弟的卡组配置,不如我陪你看看,给你解释一下,你自己决定买些什么卡。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嗯,好的。”玲点点头。

  修长匀称的手指轻轻地划过一张张卡片,时不时地取下一张自己中意的卡,深紫的眸子极其认真的看着卡片,仔细的阅读着说明。
  “哈哈,今天纪念卡发售,好像是以抽奖的形式赠送诶,希望我能抽到。”一个大刺刺的声音传来。
  “你们先逛吧,我先找找游戏给他说说情况。”说完告别了朋友风一般的跑开了。
  正在仔细阅读的卡片说明的人皱了皱凌厉的剑眉,抬起头,金色的额发被刚刚那个飞奔人带动的气流吹的摆动几下。压了压帽子,放下卡片,走向另一条通道。
  “嗯,如果是用这张魔法卡的话。可以进行特殊召唤。”游戏拿着一张魔法卡说到。
  “比如在你想要提升场上怪兽整体实力,而又不想多回合召唤,配上这张万华镜是可以的。”游戏继续对玲解说到。
   玲点了点头,看着一排排绿色的卡片,随意拿下一张“死者苏生吗?”
  游戏将万华镜放回原处看了看玲拿下的那张卡“死苏啊!这张卡很实用啊,不过罕贵度也是……这张卡是用来复活敌我双方怪兽为己用的卡。有时候能救场的。”
  游戏看着这些卡片温柔的笑着,眉眼间带着说不出的幸福。
  看着这样的游戏,玲噗嗤一声笑了“哈哈,第一次看见游戏班长露出这样的表情。既然游戏班长这么喜欢这款卡片游戏。怎么都不见你提及呢?”
  游戏一愣,有些尴尬的抬起手理了理额发,带上了几分歉意的笑笑说“嗯~那个……有很多原因吧。其实我一直都想真正淡忘不再继续,可是看见这些卡片我总是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和幸福感。看来是出不去了哈哈哈哈。”
  玲看着游戏,温柔的笑了起来“既然真正喜欢,那就去追寻吧。”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游戏看着卡片说。然后和玲继续向前走去。
  王样此时站在另一排货架前继续挑选着卡片。深紫的眸子认真的看着每一张卡,时不时的停下思考一下,判断着卡片的实用价值。
  断断续续的说话声由远及近,回想起刚刚那一幕的王样不由的又皱了皱眉,刚想放下卡片离开,但却脚步一顿。
  沉静温柔的嗓音,耐心细致的讲着一些卡片的用处,时不时的还会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王样停顿下来听了片刻不由地笑了笑“没想到,还能遇上一个合格的‘决斗者',细致耐心不失个性。”王样心道。
  从声音的方向来看,刚好是在货架另一边靠前的位置。好奇的想看看是谁,奈何货架较高不能清楚的看见站在货架另一边的人。王样索性放下手中的卡片,大步地向前走去,打算绕过货架一探究竟。
  可能因为走的太急促,衣服的下摆竟然一不小心将些许卡片碰落了,这不得不让他停下将卡片归位。
  城之内着急的跑过一排排货架,四处找着游戏。终于在一个区域看见了正在挑卡的游戏和玲。大步走了过去。
  “好哇!我怎么说一下就不见你人影儿了,原来是跑来和别人约会。”城之内大大咧咧的说到,挑起眉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俩。
   玲和游戏对望了一眼,不由得低下头错开视线。“什、什么?我才、不是……我在和玲挑卡。”游戏忽的涨红了脸,慌乱的解释着。
  “哈哈!开个玩笑。先不说这个,这回纪念卡是以抽奖的方式赠送,马上开始了,你们进来拿的号码单收好没?赶快走了。”城之内激动的说。
  “干嘛这么急,玲还没有选好送给她弟弟的卡片呢。还有你说话声音最好轻一点,也不要横冲直撞的跑,你可以打电话的。”游戏摇了摇头无奈地说。
  “那个?卡片下次买也行,今天也都挑了一些了,先去看看纪念卡抽奖吧,不要因为我耽误你们的事情。”玲说。
  于是三人转身大步向后方走去。
  王样整理好散落的卡片,起身继续向前。绕过货架,仔细的看了看两旁的人,但是却没有看见刚刚那个讲解的人。
 “走了?”王样有些惋惜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走在两人后面的玲忽的脚步一顿,退后两步,琥珀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刚刚那排货架。前方尽头,一个飞扬的衣角转瞬即逝。
  “玲!?怎么了?”游戏看着又退回去的玲说。
  玲回过神,看着游戏说“没事没事。走吧!”琥珀色的眸子带着笑意快步跟了上去。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各位朋友欢迎来到A市心梦卡店,受True Soul公司委托,这回发行的决斗怪兽纪念卡将以抽奖的形式赠送,共十张。”游戏和三人站在人群的末端努力的平息自己的气息。
  “十张卡里,有两张特别纪念卡,是True Soul公司特别发售的。内容连我也不知道。我想应该是两张很有纪念意义的卡片,不知会花落谁家。now,言归正传,ready go!!!!”
  “还好赶上了。”城之内踮起脚看着台上的抽奖机激动的说。
  “下面开始第一张卡片的抽奖。go!”主持人说到。
  抽奖机的编号球迅速旋转飞舞,看台下一片寂静,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根本看不清,游戏我们挤前面去。”没等游戏回应便一把拉起他的手奋力往前挤。
  “等等……玲还在……”游戏叫到,回头看看刚刚还站在身边的玲却没发现已经没有了玲的身影。
  “玲?!城之内别挤了玲不见了。”游戏焦急的说挣脱了城之内的手。
  “什么?刚刚不是还在的么?是不是有事先走了。”城之内退出人群看了看四周。
  “不知道,她也没发消息给我,要不我去找找她,你先看着抽奖吧。”游戏拿出手机翻看了一番说到。
 “ 嗯!行。有消息我发你。”

  平时人来人往的商店此刻变得冷冷清清,大多数人都去参加抽奖活动了,游戏快步走过一排排货架四处寻找着玲的身影,但是却并未看见。
  游戏停下了挠了挠后脑勺,皱着眉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了看时间离玲离开都已经40多分钟了,其间在寻找的同时打的电话发的消息也没有任何回应。游戏焦急的皱了皱眉再次准备再找找。忽然消息闪了闪游戏打开消息读了起来。
  “游戏班长,我先回去了,谢谢你陪我选卡,祝你能抽到大奖。by玲”
  游戏看完消息松了一口气,笑了笑转身赶回抽奖现场。
  刚回到抽奖现场游戏明显感觉到现场气氛的紧张感愈演愈烈。
  “好,第八张卡的获得者是89号,请这位幸运的朋友上台。掌声在哪里!?”主持人激动的大叫到。
  “都发到第八张了么,也不知到城之内在哪儿。”游戏踮起脚四处张望着试图能够看到城之内,奈何却并不能如愿。
  看了看看台正面拥挤的人群游戏不由得瘪了瘪嘴,游戏绕到了偏远的地方打算挤到前面看看城之内在哪里。
  “对不起,请让让。”游戏奋力的从人群中间向前缓慢移动,耳边传来细细碎碎谈论的声音,都是关于今天纪念卡的。
  “看来……重头戏还没还没上演呢。”
  “now,下面即将揭晓的是特别纪念卡的获得者。仅有的两张特别纪念卡究竟谁是它真正的主人呢?let is go!!!”
  抽奖机再次启动起来,全场鸦雀无声。
  “请让让,请让让。不好意思了。”游戏还在努力的和人群做“斗争”,对主持人的话没有丝毫在意。
  飞旋的编号球越来越慢,主持人紧张的看着抽奖机编号球的出口。
  “终于、出来了。”游戏理了理衣物,用手擦了擦汗水。四处寻找着城之内。
  一个编号球通过通道滑了出来。
  “诞生了!诞生了!第一位特别纪念卡的获得者是。267号!!!请这位……”
  “耶!!!!哈哈哈哈!!特别纪念卡!我来啦。”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主持人的话。游戏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果不其然。那个阳光的金发少年正举着编号奋力的往前挤出来。
  浅紫的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形,嘴角带上招牌式的温柔笑容“真的很好呢!城之内,祝贺你。”
  城之内一个箭步越上看台,主持人将一张完全封好的卡盒递给城之内,笑着说到“真是一位意气飞扬的孩子呀,今天作为特别纪念卡的得主,有什么想说的话么?”
  城之内也不客气接过话筒就说到“哈哈哈哈哈,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我希望本次比赛能够和我的好友一起站在这样的舞台上,勇往直前一举夺冠。”
  “哈哈,真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这场比赛王样会参加,你们也能取得……”
  “哈,要相信决斗者的可能性。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的好运会伴随着我的,哈哈哈哈哈”城之内一把夺过话筒说到。
 “哈!也是,那么就开始揭晓下一张特别纪念卡的获得者吧。”主持人说到。
  聚光灯下的城之内,那样自信、阳光、充满活力。思绪回到了6年前那一天,那是自己获得全市决斗怪兽卡第一名的日子,同样也是父亲获得True Soul最高决斗者称号的日子。但是这一天,同样也是他和卡片游戏乃至一切游戏告别的开始。耳边回响起父亲最后的话语……

 

    “如果可以,我希望游戏你能够愉快、开心、无忧无虑的成长,远离比赛、竞赛,做一个普普通通为自己而活的人就好了。”

 游戏忽的低下了头,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突然好想逃离这一切,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头。
  城之内走下台,看着那个密封的卡盒,轻轻一笑“游戏,你还会来么……”神色暗了暗将卡盒放进了包里。
  “城之内!祝贺你!”一个声音传来,一回头就看见游戏站在看台边朝他挥了挥手,逆光的方向看不楚游戏的神色。
  城之内一愣,跳下台阶,快步走过去,朝着游戏的胸口就是一拳“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这都过了这么久。也不见你的回声。”

“轻点儿,怎么可能不来,我是去找玲去了好么!”游戏揉着微疼的胸口说到。
  “哼,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事先谋划好的,就像上次那样。明明说好一起看新卡发售会的,结果你还不溜了。”城之内轻瞟了一眼游戏,用带着几分不相信的目光看着他。
  游戏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错开城之内的目光“那次啊、那个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祝贺你。最后一张卡了。反正也不可能是我,我们,走吧?
  游戏说着朝着看台后方走去,趁现在城之内没发现狼狈的自己赶快逃离好了。
  “喂,还没到最后呢,你就不看看?你不是说决斗者有一切的可能性么?这么多人都没走诶。”城之内说到。
  “可是,好晚了。”游戏背对着城之内淡淡的说到。
  城之内看着他沉默了半晌“晚?你究竟在想什么?!反反复复压制着自己的内心,到底是为了什么?看!这么多的人,都等着结果,你却要走了,为什么?我承认你父亲的离去给你造成了不少影响,但这不是你放弃的理由!什么时候开始你竟然变得这样软弱了?”
  “没错,我就是个软弱的人!一点点事情就能压倒我,我本就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我只想做我自己。”游戏转过身看着城之内说到,浅紫的眸子黯淡无光。
  “做你自己?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谁才是真的你自己。”
  “我告诉……”
  “哇哦哇哦哇哦!!last one 最后一位幸运儿诞生了!!!咳咳咳~有点激动了164号。鼓掌!!!!”
  “164号,嘿,挺幸运的不知道谁。”城之内侧头看了看看台说到。
  “164么……”游戏喃喃地念叨着编号,下意识的低下头神色复杂的看着手中的编码单,白纸黑字正正的写着“164”,“真是……讽刺啊。”游戏自嘲的笑了笑,叹了一口气。迈步继续向前。
  “没人么?”城之内看了看看台没有人上去。主持人还在继续呼喊。
   “游戏?游戏!”城之内几步向前一把拉住往前走的游戏说到“玲是不是164号啊?”
   城之内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才从神游状态回复过来的游戏有些慌神。混乱的思维让他根本来不及思考,想都没想便慌乱的将拿着编号的手插进包里,试图将编号藏起来。殊不知一连串的动作却引起了城之内的注意。
  “我说你这是,莫非、你的编号是164?”二话没说城之内直接将编号抢了过来一看,连拖带拽的将他送上了看台。
  “还是没有人?那么我们就重新抽一个号吧!有些遗憾呢~”主持人说到。
  “等等,等等164号在这里。”城之内努力挥着手中的编号说到。
  “噢!你不是267号么。”主持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是我朋友的。”走到一旁,显出后面那个低着头的瘦小的身影。
  “噢噢~那就有请这位同学走到前面来吧。”主持人兴高采烈的说到。
   主持人见游戏迟迟未向前挪动步伐便又加了一句“好像这位同学有点害羞啊,大家给个掌上鼓励鼓励。”  

台下是此起彼伏的掌声,算不上热烈,但是却叫人心潮澎湃,游戏手指微微动了动缓缓握成拳。轻吐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内心,浅紫的眸子也带上了坚毅和自信,嘴角轻轻上扬,步伐匀称的走到了看台中央。
  聚光灯将他纯金的额发照的耀眼夺目,带上了自信的浅紫的眸子也显得更加绚丽。城之内看着这样的游戏也笑了起来用手揉了一下鼻子“果然,你还是适合舞台啊。”
 “游戏和城之内啊,挺幸运的嘛。不过,真好。特别纪念卡什么的,游戏应该会很开心的”看台背后闪出一个身影,看着台上游戏的背影轻轻一笑。

  走在回去的路上,游戏反反复复的看着那个不大的密封盒子一句话不说“我说……咱们把盒子才开看看?”城之内说到。
 “诶?嗯!好啊!”看了看旁边的城之内说。
  “啊啊啊啊啊啊,真红眼诶!!”城之内激动的说,将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没想到是这张卡!我叫我爸给我买他都不愿意,亏我还去他公司打了半年的工。你的呢?”
  游戏小心的打开盒子,小心的将卡拿了出来“寂静的魔术师!?”游戏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手中的卡片。
  “你不是很喜欢这个么?!哈哈这回TS公司还真是出对卡了,不是我想要的就是你喜欢的,挺好的嘛!”城之内说到。
  “嗯!是啊!”游戏看着卡片微微一笑。的确这个卡的确是他很喜欢的卡,每次纪念卡出品他都会去看。
 “真的,很幸运。”游戏默念到。
 “回去好好休息吧。别忘了开幕式!”城之内咧开嘴冲着游戏笑着说。
 “我会好好考虑的。”

    回到家游戏便径直地走到房间躺在床上。
  “先是提玛欧斯,然后是寂静的魔术师,我真的要继续么。”游戏从包里拿出盒子打开然后拿出卡片,经过特别处理的卡片在灯下闪着炫目的光。半晌之后,游戏起身走到书桌前打开抽屉,将那一副卡组拿出来,剔除一些现下不用的卡片,又重新整合了一下。然后将那个生命之符的坠子戴好。
  拿起卡组“嘿!老伙计!要上了哦!我的回合,抽卡。”
  飞扬的金色额发,坚定的紫色双眸,带着自信微笑的唇角,倒映在透明的窗户上。那是与平常判若两人的游戏,或者说是更加真实的游戏。

作者废话:这章可是有12000多字啊!!!!!大家可以吐个槽啥的。LOFTER无字数限制真的太好了。

评论
热度(13)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