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二章

    更新了!!这个月真的是按规矩来的啊!一月两刷……很感激喜欢心镜为我点赞的大家,看着大家支持着我真的很开心啊。因为本来我的文笔就不是很好,大家还一直愿意支持来着真的很有动力啊。

    嘿嘿!大家也都快开学了,就用第二章为大家践行吧!O(∩_∩)O~~

    P·S:如果文章里出现“成挚”两个字请自动代换会城之内……因为最初我起的名字就叫这个,但是合作伙伴千邪说沿用原名较好我就改了,希望我是改完的…望天。对了,如果因为更新时间太长大家不容易找欢迎订阅  心/镜  标签【众:这作者,这个坑……兄弟们上。】

******正文*****

                               心 镜

                       第二章     开 端

  

  曲曲折折的巷道,青灰色的砖瓦,大雨初停。房檐上聚集的水滴一滴滴落下打在残破的青石板上。
  掉漆的房梁,满是蛛网的立柱,这是A市一处荒废的仿古宅院。宅子的主人早已不知去向,原因如何已经无从知晓。由于传闻中这座宅院不干净所以这里自然而然成为了A市的禁忌,从此无人问津。
  现在已是晚上8点,主干道的路灯也都陆陆续续亮起,唯独这座宅子依旧灰暗无光,叫人不想接近。
  “打开覆盖卡‘洗脑,’然后将两只怪兽作为祭品召唤‘黑魔导’,黑魔导直接攻击。”
  “什么?不要!”对方看着渐进的攻击不由的叫出了声。
  红色的光芒渐渐消失“你输了,根据规则我将获得你一片灵魂的控制权。”淡漠的声音从上方缓缓传来。半跪于地面的男子在听见对方的话时微微颤抖了起来。
  深紫的双眸深处泛起淡淡的红色,随即二人脚下出现一个淡红的魔法阵,随着魔法阵越来越清晰,卡组中的两张卡片也跟着发出光芒,和着淡淡的红光可以看见,对方的卡片缓缓变暗,而己方的卡片变得明亮。那个男子双手撑地,手指蜷起,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半晌之后法阵消失,看了看手中的卡片,淡红色的弱光交织出一朵美艳的彼岸花。弱光缓缓消失,卡片恢复原状。
  撑在地上的人微微喘着气,深紫的眸子瞟了一眼他的手背,一个正在消退残缺的彼岸花印记显得格外突兀。
  头也不回的走开“最后2片主魂了么,真是可怜人。”他心想,握紧了手,向前走去。
  “今天挺慢的,对付这种杂碎居然用了15分钟。你应该去写辞职报告了。”拐角处白色的身影悠闲地靠着一堵墙语气带着不屑。
  “15分钟么?还真有些慢了。走了,赛特。”
  “哼!自然。”
  走出宅子,转向另一条街道。没走几步,王样的脚步忽然一顿,回头,凌厉的深紫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左后方一处拐角,剑眉微微皱起显得格外认真。
   “怎么了?”社长随着王样的目光看过去。“哦?发现猎物了?”
  “算了,走吧。”墨蓝的衣角轻轻扬起,两人匆匆消失在街道上。
 “呐呐~差点被发现了呢。真是一个谨慎的‘王'呢~”一个身影从一家玩具店里缓缓走出来,微冷的清风将她的长发吹得有几分凌乱。
 “不错~有意思~”美眸轻轻弯起,嘴角勾起一抹认真的笑容。“不过今天好冷啊!早知道就穿一条厚一些的打底裤了。”她抱怨了一句,将齐膝的裙子拉了拉然后背好背包匆匆离开。
  
  距离开幕式已经很近了,游戏趴在窗户边看着灯火阑珊市区发愣。
  “到底去不去。到底参不参加啊!”游戏对着黑漆漆的天吼道。然后又像小孩子赌气般一脸不开心的继续趴在窗台上。

这真是,一件令人烦躁的事情。他轻声叹了一口气,轻轻合上眼眸,打算好好静下心来想想。可能是因为太累了,没趴好一会儿的游戏表情渐渐放松,竟然熟睡起来。

  此时,他正站在一片漆黑的空间里,脚下只有一条狭窄的道路曲曲折折的通向不知名的方向。

“又做梦了?”他低声说着。
  “这又是哪里?”游戏困惑的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没有任何的提示和方向牌。
  “算了,向前走走看出的去不。”游戏摊了摊手大步向前。
  
  “我想要实现一个愿望。”

    ……
  “看得见又仿佛看不见的东西”

    ……
  “我希望能够和你一起战斗。”

……
  不知走了多久,漆黑的四周渐渐变得吵闹起来。身处其中的不由地游戏皱了皱眉。
  “奇怪一个人都没有,怎么这么吵啊。”游戏停下仔细观察着黑漆漆的四周对这个奇怪的现象感到困惑。

见半天看不出名堂,游戏便打算放弃探寻继续走下去,不过这时他发现。路!好像到头了。

游戏停留在这片区域里,环顾四周。

没有路,没有人。除了渐强渐弱的略显嘈杂的声响,这里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不安渐渐漫上心头,若不是在梦里自己一定连手心都出汗了。他这么想着。

 

“叮、叮”空间里突兀地响起了金属相撞的脆响,一个身影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衣角翻飞,脆响相随。

人总是这样,当陷入困境之时总会比平时要敏感许多,只要是一线希望都会想方设法的抓住。

“诶!?”游戏惊奇的叫了一声立即回头。
  那人走的很快,当游戏转过身时已经只能看见他的背影。
   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游戏忽然觉得有些慌神。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跟着走动起来,急切、着急、迫切,从内心深处翻涌上来的情绪…

他想要追上他,他想要见见他。
  “等等!请你等等!”游戏跑起来,试图追上那道背影。
  “请你等等!我是不是…”游戏停顿了一下理了理有些混乱的思维。“请告诉我怎么才能出去。”游戏大声叫到。可那道背影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不知跑了多久,前方渐渐显出刺眼的白光,一时间竟晃的游戏睁不开眼。步子渐渐放缓,伸出一只手挡住那道越来越强的白光。
  这时他看见,那道背影顿住了,缓缓转过头。但是由于光线实在太强,游戏根本没办法看清楚他的容貌。
  “等、等!”

……
  忽的睁开眼,游戏抬起头。
   “睡着了?”游戏拍了拍后脑。“所以月考什么的超讨厌啊,趴在窗台都能睡着。”低声埋怨了一句。
 “阿嚏!”游戏揉了揉鼻子,“雨后的夜晚还是很凉的啊!我居然都能睡着。阿嚏!”又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看来是着凉了。煮点姜汤好了。”游戏关好窗户,走下卧室。
  
  宽阔的广场上一条笔直的道路直通向正前方那座别具一格的复古风建筑。建筑通体纯白高大的石柱支撑着雕刻着奇异纹路的房梁,阶梯底端两旁平台的处装饰着汉白玉雕刻的斯芬克斯像,与周围的高楼大厦相比显得尤其另类。
  镂空的铁艺院墙外是车水马龙的街道。A市的最佳地段,也是一处让游戏爱好者向往的地方—TS公司的总部。
  “总经理,这是刚刚收到的一封匿名信。”一个身穿正装的男子对一个正在悠闲修理盆景的男子说到。
  “放那里吧。”正在修剪植物的总经理头也没抬淡淡的回到。
  “好的。”那个男子将信放在桌上便离开了。
  修剪好后,总经理缓缓走到桌前,拿起信看了看。信封为纯白色四个角有着淡金色的装饰花纹,本应该署名的横线上却没有任何字迹。翻过背面,目光停了停,一个火漆印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个类似鹰的鸟儿凌驾于一朵樱花之上,樱花正中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一个单词falco。
 “唔?鸟和樱花,是她?”总经理放下另一只手里的剪刀,拆开信封。
  拿出那张小巧的卡片读了起来。
  “明日晚19:00
   樱楼309
            隼”
  清秀简单的字迹,总经理笑了笑将信封和卡片撕碎之后放进了桌上的烟灰缸里,点燃。深褐色的瞳孔倒映着跳动的火苗掩盖住了眼中的情绪,看不清楚。待到火苗熄灭之后他将灰烬到垃圾桶,起身,拿起剪刀继续修剪植物。
 
  

位于A市繁华路段的“樱楼”可算的上是A市一处很有特色的综合性餐厅了。其精致的装饰,独特的区域划分,周到的服务可以说是近乎完美。
   整理了一下衣装,总经理大步走进樱楼。
   刚到门口一个礼仪小姐便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请问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礼仪小姐优雅的说到。
 “309包间。”总裁说到。
 “好的,请跟我来。”礼仪小姐微笑着将总裁带到了指定的地点。
  三楼,是有着哥特式装修风格的咖啡厅。
  坐在柔软舒适的座椅上,透过哥特式风格的落地窗淡然地楼下的街道。房间里点着玫瑰花熏香,味道很淡叫人很快就放松下来。灯光不似很亮但是恰到好处,协调而又柔和。音响里放着高雅的轻音乐。
  总裁看了看时间,已经19:10,但是隼还是迟迟未出现。
  喝了一口咖啡,醇香而浓厚的口感让总裁不由得赞叹了一番。
  脚步声渐渐靠近,白皙的手附上门把手轻轻打开。来人带上一抹优雅的笑容说“抱歉,久等了总经理大人。”
  漆黑配上暗红,一身略带哥特风礼服将隼衬的极为高雅富有魅力,褐色长发的发尾烫成了大波浪随意披散在脑后,踏着高跟鞋缓缓走道总经理对面坐下,带动着气流将桌子上有这精美烛台的蜡烛扇的跳动了几下。
  “没点餐啊!?”隼看着烛台旁空空如也的点菜单说到。随即拿起放在支架上的羽毛笔沾了沾墨水写好了菜单。拉动提示铃之后将菜单交给侍者。
   “‘夜魅'定制的新款礼服?”总经理说到。
 隼轻轻搅了搅面前侍者刚刚送来的咖啡优雅的喝了一口。 

  “我听说他回来了。”
  “哦!?消息挺灵通的嘛,这可是机密啊。隼的情报工作可是越来越顺手了。”总经理意味深长的看着隼,深褐色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阴暗。
  “化名为‘王样',娱乐比赛圈儿的佼佼者,这个身份可是完全压倒了‘猎魂之王'啊。没想到总经理大人肯这么破费,居然抹掉了他‘本职'的一切,重新包装了这样靓丽的身份,我是不是该提辞职申请了。”隼平静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总经理。
  “怎么,你这是……”总经理无趣的笑了笑。
  “说起来也有缘,如果不是亲自见到,我还不知道他就是‘王样'。3年了啊,能再次见到不得不说这是命!中!注!定!呢。”隼依旧笑着只是在强调最后一个词时,美丽的眼眸里闪过淡淡的狠色。
 总经理缓缓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眉头皱的很深。“如果不是当年操之过急,也不至于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总经理握着咖啡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菜品已经上齐,隼看了一眼半天沉默不语的总经理,长长的睫毛微微盖住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似笑非笑的搅了搅新上的咖啡。
  “放心吧,既然我们约法三章目前我不会去找他的,我也希望经理您能告知他不要干涉我的一切,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我的地盘有我就够了。隼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不需要所谓的同伴。我相信一直关心我的您是将这件事挂在心上的。”
  隼优雅的切下一块牛排轻轻放进嘴里“果然好吃,看来网上转发的是对的。”
  深褐色的眼眸沉了沉,眼眸里荡漾着犀利的光,气氛静的可怕,隼却恍若未觉的吃着东西,烛台上蜡烛的火焰跳动起来,晃动的火光将着小小的包间渲染的极其诡异。
 “听说楼下和风之韵的日式料理很好吃。总经理若不嫌弃我可以下次请您呢。”隼带着灿烂的笑容说到,眸子深沉的看不清任何东西。
  总经理皱了皱眉,刚刚还握紧的手缓缓松开。跳动的蜡烛也恢复了安静。“是自己太沉不住气了。果然是隼,单方面的提要求,竟然逼得我有退无进。”
  他认真的对上隼的目光,嘴角扬起一个弧度。

   “当然。”简单明了的两个字结束了这场对话。

  “阿嚏,唉……”游戏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鼻子。
  “游戏,你不要紧吧,要不今天就不参加考试了,我可以帮你请假的。”城之内站在游戏的课桌前担心地看着游戏。
  “没事没事,快好了。”
  “可是都2天了,没见你好啊?”城之内皱了皱眉头。
   “快回去,马上考试了。”游戏催促道。城之内看着游戏像是还要说些什么,无奈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门。城之内只得走回座位。
  试卷分发下来,游戏快速阅览了一下大致的题目。综合性测评,题量很大,阅览题目找出一条最佳的答题方式是很重要的。
  第57题,古代埃及的建筑特点是什么?请列举典型的建筑。
  “这、超纲了吧。虽然我大致知道…”游戏看着一到解答题这样想着。
   正打算阅览下一道题的时候,脑海里突然蹦出了梦见的那副画面。光幕之中那个少年缓缓转身,唇角有着淡淡的微笑。
  “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
  浅紫的眸子里满是不解。心里有些慌乱,急切、渴望、难过,这些情绪堆积在心里压的他很难受。
 “为什么有这样的情绪。”游戏握着笔低着头,浅紫的眼睛满是困惑。连握笔的手都有一些颤抖。
   答题铃声已经响了好一会儿,可是游戏却盯着卷子久久没有下笔……
 “啊哈!今天总算结束!!”走在游戏旁边的城之内伸了个懒腰说到。
 “今天的题好几道见都没见过,看来这回又得考砸了。游戏你考的怎么样?”城之内说到。
  游戏没有回答,依旧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那个画面…意味着什么呢?为什么总是莫名梦见这些画面?。”游戏一路思考着。

“好像,自从小时候捡到坠子和拥有提玛殴斯开始就这样了?”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
  “游戏?游戏!”城之内急切的喊了两次。这时游戏才回过神,疑惑的看着后方的城之内。
 浅紫的眸子对上城之内复杂的目光意识到是自己失神了有些尴尬的说道“啊?哦、嗯——那个、城之内你刚刚说什么啊?”
 “我问你考的怎么样?先不说了,你今天好奇怪,怎么了?是不是生病的缘故,快回去休息休息。”城之内几步向前看着游戏。
 “没、没什么,今天的综合测评?我没答完题。”游戏笑了笑。
 “没答完题?不会吧?你也会答不完?”城之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我又不是神,答不完也很正常嘛,哈哈哈……嗯、那个、没关系啦我!对了城之内,今晚的开幕式~我会去的。”游戏立即转移了话题。
 “你会去!?太好了太好了!”城之内一把揽过游戏“就让我们这最强组合杀进决赛吧!”城之内高兴地大吼到。
 “好了好了,你淡定一点放开我,咳咳!”游戏也笑着,只是笑容里带着些许落寞。
    晚间时分
  抬头看了看灯火辉煌的场馆,游戏深吸了一口气“好久没来了啊!这个地方。”游戏淡淡的笑着,看了看腕表,19:20。游戏看了看标示牌上场馆的示意图,寻找着和城之内的约定地点。
  “既然来了,我就坦然面对吧!”白皙的手轻轻抚了抚腰间的卡盒“伙计们,我们一起加油吧。”
   浅紫的眸子带上了几分坚定,游戏便快步跑向约定的地点,和着灿烂的灯光他脖子上那个金色的坠子闪着耀眼的光芒。
  到了约定地点,游戏停下游戏立即停下来呼吸,将坠子重新放回衣服里“跑步果然不适合我啊啊啊!”内心无助的呐喊着。
  “嘿!游戏你终于来了啊!再不来我都要哭了。”城之内快步走过来,城之内憋着嘴,做出一副受伤害的神情,活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游戏看着城之内不由地笑出声来,“安心啦,我只是回去拿了一下我的卡。既然答应了我肯定会来的。”
   两人交谈着走进了会场。

“人还真不少呢!”游戏看着或是相互探讨,或是整理卡组的人们说到。
   不得不说这是游戏第一次看见什么是大型比赛的气派。宽阔会场被划分成了三大区域,即开幕式的舞台,参赛队伍的集合区以及参观区。而集合区又根据各个地方的参赛队伍划分了用于休息的隔间。每个隔间上有该支队伍的标志。会场服务人员会在第一时间引领成员到指定地点。就连他们这种业余爱好者也有专门的休息区域。参观区主要展示的是关于卡片游戏的一些发展历史和新闻消息,以及一些基础教学。就算不是决斗者也能不枉此行。会场还设有医疗区,用于处理突发事件。
  抬头看了看顶空,五色斑斓的小旗子用烫金的手法印着本次比赛的标志挂在顶空。即精致又简单。
    “走走走!赶快去填写报名表,名额可是有限的啊。”城之内急切的说。推着游戏就往业余爱好者的区域走去。
   游戏无奈的笑笑,加快了步伐。
  “仅仅这一次就好。仅仅一次!”
  
   游戏坐在凳子上喝着清茶。时不时看一眼为报名表奋力“拼搏”的城之内。
  “这么多人真的有机会出线?”游戏微微皱了皱眉,一时愣神之后,又笑了笑“真是的我又不是必须得奖。尽力就行了啊,干嘛这么较真。”
   茶已喝完,城之内才拿着报名表过来“呼……还好拿到了。”城之内来不及平息气息就直接将一张表递给了游戏,而自己奋笔疾书起来。
  细细打量了一下表,大多都是老套路。游戏毫不犹豫地写起来。
  姓名:游戏    年龄:17      性别:男

  ……
  化名:
  “诶!化名?”游戏思考了一会儿依旧填上了“游戏”。
  是否愿意参加卡片决斗比赛:是
  请选择决斗类型: 2v2   1v1
   “还有单人比赛啊?挺好的!不过我陪城之内参加2V2就行了。”游戏拿起笔准备画勾。
 “搞定,游戏填好没?得快点交过期作废。”城之内说。
 “等、等下,最后一……!”游戏说到。
   未等游戏说完,城之内二话不说拿起游戏的单子就跑了。“我帮你填。”
   游戏看着城之内远去的背影,突然感觉很无力。
  交完了表城之内回到座位上“咕头咕头”地喝完了一杯茶。“总算放心了。”
 “那个、城之内最后一项你帮我选的啥?”游戏小心翼翼的问到。
 “噢!两项一起啊!怎么了?”城之内挠了挠头看着游戏。

  “不!没什么!”游戏一头黑线的摇晃着面前的玻璃杯。

    
  “哦~人还真不少。鱼龙混杂的凡人,也不知道能有出挑的人没。哼~真不知道你们公司怎么想的既然是专业比赛,竟还专门策划了一个业余选拔。浪费时间。”社长靠着隔间看着挤挤攘攘人群说到,天蓝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不悦。 
  隔间内,王样沉默不语,深紫的眸子看着面前的红茶。
  心梦卡店,那个未曾谋面的少年,深紫的眸子难得地泛起了兴奋的色彩。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既然这次比赛要面向大众,那么大家也都能参加。即使是业余也会有‘专家'。”王样说到。
  “希望如此。”赛特淡淡的开口说到。

  晚上八点,伴随着一部分灯熄灭,舞台灯亮起,开幕式即将拉开帷幕。
   舞台下方已经摆好了临时座椅,各个地方的参赛队伍也陆续就坐。游戏和城之内坐在靠后方的座位上。浅紫的眸子看着那个耀眼的舞台,微微抿了抿唇。而坐在旁边的城之内则是止不住的兴奋。不停地看着四周。
  “嘿!游戏!看那边!”城之内指了指左前方的一个休憩区“TS公司的标志!看来这次王样真的会来,怎么?多年来的心愿即将达成!你,不高兴?”城之内看着表情淡漠的游戏,小心的问到,褐色的眼睛里有着浓浓的担忧。
   游戏轻笑着摇了摇头,顺着城之内指的方向看去,隔间悬挂的旗帜上,正反双三角加荷鲁斯之眼的标志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怎么会。不过想要和王样比赛的话那也必须我们能出线才行。”游戏说到。
  “哈!一定会的。相信我!”
  


   “晚上好,决斗者们。欢迎来到A市会场。今天我们齐聚这里是我们斩不断的‘宿命'。这次,大家一定要尽情挥洒自己的热情,谱写出一曲决斗的‘神话'。有请主办方TS公司的总经理耀总讲话。”主持人退到一方。
  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缓缓走向前台,礼貌的向大家鞠了一躬“我就不多说了,这里是决斗者的舞台。我们全权支持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取得自己想要的成绩。职业决斗者们,赛出自己风采。而业余爱好者们,你们要加油拼搏。优秀的你们!我们公司需要你。”
  “还是老套的开幕方式!”城之内说到。翘起腿靠着椅子看着台上的演讲。
   “下面请各支参赛队伍,上台发言。”
  
   戴好帽子,王样和社长一前一后登上了舞台。
   深紫的眸子淡淡的看着下方或是欢呼,或是敌对的众人,沉默不语。旁边的赛特更是如冰块儿一般,使得整个舞台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看着舞台上王样的身影游戏浅紫的眼眸里荡漾着诸多复杂的情绪,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
  “我想要成为像王样那样的决斗者。”
  所以,一直一直努力着。
  “要是有一天能够和王样同堂比赛,我一定会好好发挥自己。”
  机会就在眼前,但是意义却不同了。
   拿出自己的卡组抽出提玛欧斯,碧蓝色的龙依然那么威风。
  深吸一口气,理了理自己纷乱的思绪,抛开复杂的情绪“勇气和信念么……虽然意义不同了,但是心意却一直没有变过,我会竭尽全力。至于结果,我不会在意。这是我对城之内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承诺。”游戏握紧卡片。坚定地点了点头。“反正报名表都交了,也没办法收回了!”浅紫的眸子弯起,轻声笑了笑。
  
  各支参赛队伍走台之后,便是比赛规则以及决斗场地的讲解,最后介绍了一下决斗系统开幕式算是告一段落。
   开幕式结束之后已经很晚了。走出会场游戏呼了一口气,城之内也伸了伸懒腰。
  “坐的真久,浑身都不自在。”城之内活动了一下筋骨“现在就等着名单出来决定比赛场次了。过了初选应该就能和专业队赛几场了。然后再赛下去打败王样组,完美!”边说着还边握拳给自己打气。
  看着斗志昂扬的城之内,游戏也轻松的大笑起来。
  “很好笑么?”城之内看着游戏说。
  “哈哈!也不是~城之内!”游戏停止了大笑,微微停顿了一下。
  “加油!我们一起。”浅紫的眸子带着几分坚定和认真。唇边带着浅浅的笑,将手掌伸到城之内面前。
   城之内看着游戏,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褐色的眼眸里带着惊讶,随即低下头错开视线喃喃低语到“真是的!干嘛这么正式。”喜悦感却一点一点的驱散辛酸。然后抬起头带着阳光般的微笑,伸出右手和游戏击了三次掌。
  “噢哟~城之内你轻点好不好,好痛。”游戏甩了甩手,浅紫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愠怒。

城之内只是轻轻笑了笑,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微风将他金黄的头发吹起。

“说起来,今天风真的好清爽。”城之内低声说道。

 


  提着一大包小包的玲艰难的走上公交,看了看时间22:30再次检查了一下东西确定没有遗漏,便继续拧着东西走向车子后方。

车子开动起来步伐不稳的玲猛地向前一扑,“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玲连声道歉。

“玲?好巧,你这是?”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玲抬头一看“游戏班长?。那个、刚刚撞着你了,没事吧。”玲带着歉意的对着游戏笑了笑。

“没事没事。你买这么多东西?等下下车我帮你提吧。”游戏看着玲说道。

“啊!哦、那、谢谢游戏班长了,今天刚好有时间,我没想到这里这么多人。”玲低下头,错开游戏的视线。

“嗨!肯定的啊,今天是卡片比赛的开幕式啊,王样都来了的,我们都看见他了。”城之内大气的说道。

玲微微握紧了手上的提袋带上温暖的微笑“哦~这样啊,王样也来了啊。真好。你们去看了?”

“是的啊,我和游戏报名参加比赛了!哈哈哈!等场次出来了我给你说说,你有空也来给我们加加油吧。”城之内说道。看了看一直提东西的玲,“东西我先帮你提吧,玲。”城之内继续说道,伸出手。

“啊!?不用了,不重的。比赛啊,我不懂。不过有时间我会去的。”玲冲着城之内笑了笑,微微侧头,看着早已经过的场馆,琥珀色的美丽眼眸里荡漾着叫人看不懂的情绪。

作者碎碎念……自我感觉这章字数也不少啊。希望当做践行礼的文章对得起父老乡亲。嗯……我不喜欢拟太多的章节,所以尽量吧每一章的内容加多,希望大家能接受这种方式。

评论
热度(9)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