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三章

  halo   大家!作者来更文了,这段时间真的比较忙,等文的大伙儿不好意思了(鞠躬~~)。

  第三章有一段打牌的情节,唔~~因为能力不足所以写的不好请见谅,今天发的是第三章的一部分剩余部分我会晚几天放出。在此还是要感谢那些支持我的大家。很感谢你们愿意等来着。在此作者表示感谢来,有空写篇短文犒劳一下!?似乎不错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

欢迎大家订阅心/镜标签一边查阅~\(≧▽≦)/~

第二章

正文

 **********

                          心   镜

                   第三章   锋  芒<1>

火辣的阳光,无云的晴空,伴随着吵闹的蝉鸣,夏季,是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季节。
  黑板上,老师还在演算着各类函数方程式,炎热的下午叫人昏昏欲睡,教室里除了书本翻动的声音就只剩下老师讲课的声音了。
  游戏拿着习题本飞快的运算着上面的题目,手旁堆着一叠用过的草稿纸。
  “呼!终于写完作业了!”游戏看了看腕上的表。
  “还有五分钟下课,期中的试卷也该讲完了。”游戏抬起头,看了看黑板,最后一道大题的演算方法已经全部板书完成。
  游戏皱着眉头看了看演算过程,又将那道函数题目再次算了算。
  “所以说,用数列套函数的题太麻烦了。”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扣分项,游戏内心呐喊到。
  这时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传来了各种嘈杂的声响,老师也没做过多的停留给几个同学讲完疑难点,便匆匆赶往另一个教室上课。
  高二下期,越是接近高三越是感觉到了气氛的紧迫,当然有部分人依旧如一。
  “嘿!游戏!今天晚上比赛之后我们能出线就能进入正式比赛了。”城之内反手撑在游戏的课桌上说。
  “嗯,是啊!想想还真有些期待呢。”游戏收拾好课桌拿出下一堂课的书本。
  “要不咱们翘了这堂课去练练?反正也很无聊。”褐色眼眸亮了起来,城之内兴奋的摩拳擦掌,就等着游戏一声令下。
  秀气的眉毛不露痕迹地皱了皱,浅紫的眸子严肃地看着金发少年“哈?!城之内你再翘课就没办法进入高三了,我可不想天天做你家教啊!”
  城之内一听,尴尬地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自从上次月考以后,因为城之内成绩实在叫人看不下去了,老师不得不把他家长找来谈话。事后城之内回到家不但被克扣了零花钱,父亲大人还差点把他心爱的卡片撕了。万般无奈之际城之内只好搬出让游戏担任家教的理由并和父亲约法三章,这才化解了危机。所以游戏就成为了他的专属家教。做家教到也没什么,只是恨铁不成钢的城之内对于学习实在不上心,还是一如既往的翘课睡觉,这叫和他从小玩到大的游戏既无奈又着急。
  “立刻,马上,回去好好上课。下课后我会看你的笔记。”游戏挑了挑秀气的眉,带着几分威胁看着城之内。
  “噗哈哈哈哈!”城之内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
  “对不住,对不住。只是啊~游戏,挑衅和威胁的动作真的不适合你。”城之内强忍着笑声说到。
  “噢!是么!”金黄的额发垂下了挡住了他的神情。

“那好~今天数学半期考试试题我可以打乱顺序给你抄下来,然后请城之内同学再做一遍吧,反正老师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哦,对了。这个消息我已经发给叔叔了,他似乎很赞成我这个想法。”游戏晃了晃还在亮着的手机屏,弯起美丽的紫眸带着阳光般的笑容。
  城之内看着这样的游戏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艰难的挤出一抹笑容说到“喂!不带这样的啊,我……”上课铃声打断了城之内的话语。游戏抱歉地摊了摊手打开了书本听课,城之内落寞地飘回了座位。
  
  晚间时分,游戏与城之内如约来到了比赛场地,4进2业余组最后的通关赛。再次确认好自己的卡组,游戏看了看城之内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二人并肩走上了赛场。

  “晚上好,各位决斗者们!激动人心的业余组4进2决赛开始了,下面请4支队伍登场!”主持人拿着话筒站在场地上热情的说到。
  四周传来各类欢呼和起起落落的掌声。“人越来越多了啊!”看到这样的场面游戏只是淡淡的感叹了一句依旧步伐匀称的向前走着,这和旁边不断挥手向观众示意,热情洋溢的城之内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主持人还在一一介绍队伍,游戏平静的看着观众。
 “这样的舞台,这样的场面。真叫人怀念。”
……
  “嗨!寂静的魔术师,直接攻击。”对方的lp点数归零的瞬间,四面八方陆陆续续传来了掌声和欢呼声。他走向对手礼貌地伸出白皙的小手和对方握了握。
  “谢谢你。”他笑了起来,淡紫的眼睛弯出一个美好的弧度。
  接过奖杯,他冲着舞台下方的城之内眨了眨眼。
  “真漂亮!没想到居然反败为胜。干的好!”城之内将手架在游戏肩上,不停地说着决赛场上游戏的表现。褐色的眼睛里有着无限的憧憬。
  “好了!也没你说的这么神啊!”游戏不好意思的说到。
  “我说游戏!下一次比赛你能不能手下留情,放我一条生路!这次的1v1我被你打的好惨!要不然也能进4强啊……”城之内说到。
  “诶!?我……”
  “游戏!”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游戏的话语。
  “妈妈!?怎么了?”游戏看着一路急急匆匆跑来的母亲,很是疑惑。
  “你爸爸……你爸爸他出事了……”女子垂下头,强忍着自己的情绪。
  “诶?!今天不是爸爸的颁奖仪式么?昨天都还是好好的……这!”游戏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母亲。
   女子不在做过多的解释只是微微垂下头,游戏将奖杯奖状交给城之内飞快的跑走了。
  那天之后,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而自己也渐渐变得沉默起来,最终父亲离开,自己也渐渐淡出了各类游戏的圈子。
……
  “真是,干嘛突然想到这个了。”游戏甩了甩头,试图要将这些翻涌的情绪给甩掉。
  感觉到身旁的城之内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他立刻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和城之内走向台前。
  
  “让让。让让。”身穿正装的女子奋力的穿过一排排的座位。
  “第88号!诶!这里!”女子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站在一个座位前坐下。坐在旁边玩着手机穿着学生装的女生挪了挪,让旁边的女子更好的就坐。
  “谢谢!”女子冲着旁边的女生笑了笑。刚想把视线放回赛场又再次看了看身边的女生!
  “诶?!你是……”
  女生收好手机,抬起头“诶!墨羽?你这是……”女孩说到美丽的琥珀色眼眸里满是惊讶。
   “还真是小玲啊!怎么还没毕业么?”墨羽笑着说。
  “啊!?噢,那个啊!因为有点事耽误了两学期。现在补来着。”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噢~是这样。那要加油呢!对了怎么没见着瑛?他没来么?”墨羽看了看四周。
  “瑛他……不会来了”玲垂下眼睑,“瑛他,出了车祸……,三年前的时候。”玲低下头。
  “诶!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没关系,比赛开始了。”玲笑着说。
  墨羽将目光投向了赛场。两队四组人员已经对战起来。


  “唔~业余队伍水平挺棒的啊!”墨羽感叹道,看着大屏幕上各方对战的卡名。
  “哈哈哈,这下董事长会兴奋了,也不知道那一组能够闯进决赛。墨羽弯起好看墨色眼眸低声说到。
  视线转向赛场,四支队伍比赛逐渐到了高潮。计谋、策略、战术经过了最初的试探期之后也都进入了发挥期,来回看了看,右边的一组队伍让她逐渐重视起来。翻看了一下场刊资料墨羽了解了到这支队伍名曰“必胜队”好吧,名字实在叫她无力扶额。人员是“游戏”和“橙汁”,按照比赛特点,可以用化名参加,所以从这名字也不能得出什么结论。皱着眉向后翻了几页,看了看毫无价值的人员基本信息表,姑且算是初步了解队伍吧。于是便索性放弃继续研究场刊,从而选择认真看看比赛。
  那支队伍,无论是作战方法还是技法运用,显得沉稳、大胆、刚柔并济。这和其他三支队伍的强势、犀利、华丽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一场比赛不单单考验的是参赛人员如何获得胜利,还要考验参赛人员如何拥有胜利。
  那支队伍初次看上去显得很保守,但随着比赛的进行他们会分析比赛情况变换对战的步调和方式。有时候就像变换莫测的云朵,叫人琢磨不透。因此进过一场比赛之后,他们所学到的会比其他队伍多的多。这就是他们所拥有的胜利的筹码。
  墨羽轻笑起来“胜负快分出来了啊。”
  “嗯!”玲点点头,攥着场刊的手浸出了些许汗水。眸子看着赛场上游戏的身影一动不动。
  此刻,对方场上最后的怪兽被击杀,而那支队伍还有一次攻击机会,显而易见的胜利。墨羽的笑意更浓,同时墨色的眸子也渐渐变得认真起来。赛场上那个略显单薄的背影引起了她的关注。
  身体微微向前倾,右手轻轻抚着下巴。
  “怎么了?”坐在旁边的玲问到。
  
  “业余组晋级赛第二组获胜的队伍是‘必胜组'”裁判宣布的同时,游戏和城之内相互一击掌。
  “耶耶耶!!游戏我们出线了!!!”城之内高兴的大喊到。
  “嗯,是啊!”游戏回答道,浅紫的眸子神采奕奕。
   并肩走向对手,礼貌的和对手握了握手。然后向四周的观众鞠躬。
  “果然!那个游戏和王样好像!”墨羽看着正向他们这个方向鞠躬的游戏说到。
  “是么……”玲回答道。“其实,我没见过王样呢。”玲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
  “也对~王样好像真的没有公开亮相过。”墨羽说到。
  “其实王样……”
  “回去了。”玲站了起来自顾自的说着话。“比赛已经完了,墨羽再不走一会儿出场人就多了。”
  墨羽看着玲礼貌的对着玲笑了笑“嗯!也对呢。”
  玲也没做过多的停留,缓步走向出口。墨羽静静地看着玲的背影,墨色的眼眸沉重了几分。再一次看了看赛场上那个略显单薄的身影,随即起身向出口走去。 

 

 

回到家,玲就把自己关在了放间里。靠在房门上望着天花板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然后走到桌前顺手打开台灯拿起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两个可爱的孩子,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趴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开心的笑着,男孩嘴边粘着一些蛋糕沫儿和奶油,女孩将一勺蛋糕伸到男孩嘴边。
  玲看着这张照片一下子笑了起来!“瑛啊~你还在的话应该也会参加这样的比赛吧!告诉你喔~你游戏哥晋级了喔!”
  玲调皮的敲了一下男孩的头,然后将照片放回原处。打开窗户趴在窗棂上侧头看了看街道斜对面的别墅区“游戏班长,祝贺你呢。”玲柔柔地笑着。
Ts公司
  宽阔的房间里播放着轻柔的音乐,淡淡的茶香环绕在房间里。端起一碗茶细细品味,深褐色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惬意。
  “曜总,你的信。”助理将信递给坐在座位上的人。
  简单的示意对方离开之后,随手将蜡封拆除,拿出一张卡片。
  “已获比赛资格
   暂未出现‘王牌'
           隼”
  眉头一皱,将卡片点燃烧毁,曜总懒懒的靠在椅子上。
  “莫非,我的判断是错的?他根本没有留下任何信息?”曜总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目光扫了扫桌上那个已经模糊的照片“以他的性子不做好两手准备是不可能的。可是隼观察了游戏这么久竟然一无所获……这真是……”拿起相框将上面的灰尘拭了拭。
  两个青年男子相互搭着肩笑着,背后是一间造型别致的房子,房梁上用黑笔写着true soul的英文单词。
  “你还真会给我出难题啊!哼!”
  曜总眯起眼眸不满的哼了一声,将照片甩进下方装废纸的抽屉。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只是深褐色的眸子很淡漠…
  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特别的卡片,指腹轻轻抚摸着卡片的棱角。卡上绘着一只霸气的黑龙,传说之龙—克里底亚。深褐色的眸子黯淡了几分。
 ……
  “曜!有法子了。”一个青年男子冲着正在埋头研究医书的另一名青年到。
  “别打扰我,我明天还得参加考试。”被称作曜的青年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我可不像你,家里底蕴十足,刚毕业就能进入自己喜欢的行业。”
  “不好意思!但是我真的找到方法了。”那名青年将一张照片和一个笔记本递给曜。
  曜无奈的放下书目光集中在照片上,那是一个奇异的像石板一样的东西,上面刻着两个正反相叠的三角形,围绕着三角形的角有几个刻着图案的小长方形,小长方形的下方有三个等大的长方形。图案的下方刻着几排文字,应该是对图案含义的注解,只是他并不认识。
  曜皱着眉看了半天没有半点头绪,抬眸看向那名青年。
  “哈哈!我给你讲讲。”那名青年坐下来。
  “古老的石板连接着神界之门。三神汇集,明暗交汇。以‘真魂'为祭便能开启。”青年缓缓说出里面的含义。

目光再次回到照片上,反反复复看了几遍。
  “这就是你说的方法?瞎扯淡吧!什么神界之门,我说你不会是考古疯了吧。你倒说说怎么解除诅咒?”曜不屑的瘪了瘪嘴,怀疑地看了那个青年一会儿,打算继续看书。
  “我怎么会骗你呢!这是真的!神界的纯光之力能够驱除一切暗物质,诅咒应该也算。”青年侧眸思考着说。

“啥?纯光之力驱除暗物质,干脆还极乐世界算了,咱们可以写一部什么‘神界之旅’发售一下呢。”

“这是真的!这上面有着关于‘三神’的记载。”青年将一张铭文照片放在曜的面前。

“这啥?”曜看着天书一般的象形文字。

“光明与黑暗,永恒与死亡。执掌着天地规律的神祇,祭奠神明的石碑。”青年解释道。

被弄的云里雾里的曜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青年“我看我还是先考试吧。”说着打开书本看了起来。
  正在翻动书的手微微一顿,侧头看着那名仔细端详着照片的青年“你说如果能打开神界之门,是不是可以去神界啊。”
  “谁知道呢!反正能帮你消除诅咒就行了,进不进去无所谓。”那名青年随口答到。
  曜一目光再一次回到照片上陷入沉思。那个奇异的石板,奇特的文字,或许真的想向他们传达些什么。
   ……
  风很大,天边堆积着黑压压的乌云,一道道犀利的闪电时不时地划过天空。两道身影对立站在一个天台上,狂风将二人的头发吹的凌乱不堪。一个身影将风衣的领子拉了拉上前几步“曜……好久不见。”
  另一个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曜,说好的!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没必要牺牲这么多的人,黑暗的‘游戏'是没有尽头的。”男子说到。
  “晖~不要搞错了,不单单是我的,大家的愿望也是愿望,我不能自私自利,你觉得呢?”曜说到,嘴角挑起微笑,注视着晖的深褐色眼眸越发意味深长。
  晖看着曜紫黛色的眼眸一沉“不对,不对!曜,你错了。你这样只会伤害更多的人,而不是让大家实现愿望。”
  “你就这么肯定?晖啊,你我都知道,我们并不是唯一一个知道‘彼岸契约'的人,这是很早以前就被一些人发现并开始发展的了。我做的只是规整这些所谓的‘猎魂者'让他们变得正统化。难道这不是对的事么?”曜继续说道。
  晖错开目光“呵!是么……”晖笑了笑,带着苦涩“克里底亚我已经给你了,遵照约定。你已经有了解除诅咒的权限。但我知道你是不会停止的。”晖停顿了片刻。
  “是野心,是真心。你自己清楚……我已经做到我该做的事,也该离开了。”
  “你不继续了?”曜盯着晖放在背后的手紧紧握成拳。
  “这里已经不是我的舞台。”晖一转身向楼下走去。
 ……
  “什么!?你说那两张卡和石板缺少了触发条件?”坐在办公椅上的曜忽的站了起来。深褐的瞳孔难以置信的动了动,撑在桌边的右手缓缓握成拳“晖……”喃喃念出这个许久不提的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转身径直走出办公室。
……
  曜收回目光,回到办公桌前坐下,从抽屉的深处取出一个日记本然后拿出一张照片。
  “哼!晖你留下的问题还真不小。”曜勾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
  “游戏么……自从晖逝去之后便沉默下来的孩子么。真的很令人在意啊。”曜眯起眸子手指抚摸着照片的一个棱角。

“那么就试试吧。晖!那些秘密,无论多深,隐藏的多好。我都会,一一发掘出来。”

 

评论(8)
热度(8)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