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三章

        心镜第三章的剩余部分,希望没有迟到太久。明明打算昨天放文庆祝一下中秋,不过回来太晚了就算了,抱歉QAQ。

第三章<1>

***********

正文

                        心  镜

              第三章    锋  芒<2>

“请、游戏班长,收下、这、这份礼物。”一个女生站在游戏面前,低着头,眼睛极其专注地盯着大理石地面,仿佛哪里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事物。拿着礼物的手微微颤抖着,看得出来那个女生很紧张。
  夕阳投下金红的光,将周末放学后校的园渲染的格外温暖,天边有着金粉色的流云,轻柔的铺在淡蓝的天空上。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欢快的叫着穿出身旁的白蜡树丛。
  游戏有些尴尬地用手抚了抚被夕阳渲染的异常艳丽的额发,琢磨了半晌才缓缓开口“呃……那个,为什么送礼物给我啊?”
  女生微微一愣,看着对方那认真的表情,淡淡的红色逐蔓上白嫩的脸颊,像极了天边那抹云霞“这、这个,我是说、说游戏班长比赛的,我很喜欢……不不不、我是说我很喜欢赛场上游戏班长。诶!也不是、我是看了游戏班长的比赛真的很喜欢。”女生绝望的看着天上的云彩,心里万马奔腾。什么都考虑到了,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结果对方却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为什么送礼物这种事,她完全没有考虑到。
  “诶!比赛么?原来蓝悦同学去看了啊!哈哈,太客气了。谢谢你的支持。”游戏说到。
  “那、那礼物……”已经自暴自弃的蓝悦看着游戏无比平静。
  “噢,那个……谢谢蓝悦了。”游戏将礼物放进背包。
  看着拿走礼物的蓝悦愣了愣神“不、不用谢。”蓝悦紧紧的握着刚刚放在地上的提袋“打扰了。游戏班长。”然后转身匆匆离开。
  “噗哈哈哈哈哈哈!”身后传来了笑声,随即一个有着金黄色头发的少年从教室转角的过道处走了出来,走到游戏身边拍了拍他的背,一手捂着嘴以免笑出声。
  “城之内!你不要取笑我了!换做你不见得比我好。”游戏懊恼地看着城之内。
  “哈哈,那可不一定,至少我不会这么认真的寻问对方‘为什么送礼物’这样的问题。”
  游戏无语凝噎,手指悬在半空中,突然很希望刚才发生的是一场梦。
  “噗哈哈!”城之内看着无限冒鬼火的游戏,一把环住游戏,“走吧!去看场次安排。”

 

待到游戏和城之内匆匆忙忙赶到会场,赛事安排会早已结束,偌大的会场只剩下零零星星的爱好者还在晃悠。
  游戏二人缓缓走进会场大厅,走到公示栏前停下,寻找着有关下场比赛的公告。
  “也不知道,没有进行比赛对接的我们还能不能参加比赛。”游戏说到,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手里的资格卡。
  “嗨!不管了先找场次。”城之内仔细地看着公示栏。
  “哟!你们就是业余组‘必胜组'吧!”一个略带不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游戏和城之内转过身,之间一男一女两个人站在他们后方,男的貌似比他们年长几岁,此时正双手环胸一脸不屑的看着游戏二人。女的大概和他们年纪不相上下,目光在她同伴和游戏二人之间不停晃动,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这目光!这表情!这姿势!!这语言!!!城之内看到一瞬间就直接把对方划归在路人区。
  “哼,你知道我等了你们多久么!?作为参赛者居然迟到这么久,真不知道是哪个狗眼瞎的相中了你们。或者你们背后有人?嗯?”男子毫不客气地说到。
  “你!”城之内立刻炸毛,刚刚就已经很不爽他了结果他变本加厉的否定游戏和自己的努力!不可原谅。
  “哟!要打架?果然是平凡人啊,这样就生气了!”男子挑起一抹玩儿味的笑容。
  游戏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拍了拍城之内的背。“是我们来晚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想,你也不想失去参赛资格,不如我我们先交换资格卡如何?行与不行,比赛不就见分晓了么?”游戏温柔的笑了笑,将自己的资格卡双手递给对方。
  虽然很想继续数落对方,不过事实终究是事实,没有交换资格卡他们双方都会被淘汰。“切!也对,犯不着跟两位庸人浪费时间。”男子从包里拿出资格卡递给游戏。然后头也不回大摇大摆走出会场。
  “哼!不就尘影组么!有什么了不起。厉影么,看我不打的他满地找牙。”城之内看着对方的背影抡起胳膊,在虚空中比划了几下。
  游戏将卡递给城之内“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要发闹骚,我们应该考虑怎么取胜。他的话,我是不会原谅的。”看着会场的门口,浅紫的眸子里闪过淡淡的狠色。
  “诶!诶!诶!游戏。”城之内拍了拍游戏,指着公告栏一个区域的一个通知说“我们……貌似是第一场比赛。”
  游戏回过头睁大眼睛仔细的看了看“不会吧!明天有英语阶段考试,后天就比赛!?”
  游戏和城之内对望一眼,第一次希望自己的运气不要这么好。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晚上20:00分,A市会场热闹非凡,2V2正式比赛第一场即将拉开帷幕。
  看着新换的赛场以及欢呼的人群城之内忽然感觉到有些紧张“好多人!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而且还不能输!好紧张。”城之内来回踱步,细细碎碎地念叨着。
 “按原计划走,一定要小心应对毕竟对方是专业的。”游戏坐在椅子上,反反复复确认卡组,神情专注认真,一副临危不乱的样子。不过只有当仔细观察时,微微颤抖的手指可以看出平静只是表面的。
  “现在紧张也没有用,必须相信自己,相信队友。”回想到前天狭路相逢的情景,浅紫的眸子变得犀利了几分。
  “这一场比赛,绝不能输!”
  广播里传来上场通知,游戏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握住衣服里的安卡符坠子喃喃地说了一句“好运。”
  “城之内!加油!”游戏伸出拳头。
  “好!必须赢!”城之内扬起活力的笑容也伸出拳和游戏抵了抵,以表鼓励。

  走上比赛的舞台,主持人还在简单的介绍着队伍信息,台上早已硝烟弥漫。
  “哟!杂鱼们今天没迟到?”厉影说到。
  “运气好。”游戏笑了笑说。
  “请双方互换卡组,洗牌。”主持人说到。
  双方匀步走到舞台中间,将卡组递给对方,开始洗牌。
  “这场比赛,我们赢定了。”厉影说到。
  “请多多指教。”游戏依旧笑着说。
  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
  “请双方抽签决定先后攻。”主持人说到。礼仪小姐缓步上台,将铺着红布的托盘递给队长。城之内和厉影各抽一张竹签。
  厉影看着拿起竹签看了看,心情大好。照比赛规定,抽签是1-10的数字,谁抽到的数字大谁就先攻。看着竹签上大大的“九”厉影可谓是高兴至极。

“请双方亮出抽签数字。”  

厉影勾起嘴角笑了笑,看着对面的二人组缓缓将竹签翻过来。眉毛一挑唇语到“天意。”
  看着对方嚣张的表现,游戏也毫不闪躲地回应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扭头看了看队友,此时城之内双手环胸,右手指间把玩着一枚竹签,微微仰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少顷,城之内咧开嘴,笑了笑。翻转。
  十!!厉影一愣,不敢相信的再次看了看。
  震惊,太震惊了,这是什么运气!厉影不爽地诅咒了一句。将卡组放进决斗盘。
  “比赛开始。”一声令下。
  “我的回合。”扬了扬手中的卡片,褐色的眸子带上了认真,抽出一张卡片仔细看了看。然后将手里的卡片打出一张。
  “我召唤,漆黑之豹战士,攻击表示,同时盖放一张卡。回合结束。”
  厉影微微挑了挑眉“我的回合。”抽出一张卡片细细端详一番。“两个不知好歹的‘杂鱼',大爷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专业的决斗。”

“我召唤,破面龙,攻击表示。”

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观众的呼喊声也渐渐安静了下,宽阔的赛场鸦雀无声。
  


  “不得不说这场比赛真的很精彩呢。”墨羽微微笑着墨色的眸显得极为认真。
  “嗯!是的啊!不过‘尘影组’照这个步调走,应该会输的吧。”玲目不转睛的看着赛场。
  “嗯?!玲也这么觉得么?”墨羽看着玲浅浅的笑着。
  “嗯!是啊。现在虽然游戏……他们局势并不乐观,可‘尘影’他们太操之过急了。这样下去难免会出错。”玲微微眯起琥珀色的眼眸,皱了皱眉头。
  “厉影很明显想以最快的速度将对方抹杀,所以将卡片的强劲发挥到极致,反而忽略了卡片之间的配合以及队友之间的配合。虽然菲尘注意到了,并且极力给他弥补漏洞,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越往下弊端就越容易凸显。”

“而且厉影刚刚发动‘手札抹杀’之后,游戏他们并没有因为手牌缺少而慌乱我估计他们应该有后手。”玲看着场上的局势,没有思考就说了出来。

墨羽挑了挑眉拍了拍玲说“很有一套嘛!”
  玲一愣,意识到自己自顾自地说了太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墨羽又取笑我,明明知道我是半吊子,这些知识都是瑛教的加上现在的临时学习。”

  厉影眯起狭长的眼睛轻轻笑了笑,现在场上lp己方500对方200,只需要一击便能取得胜利。从来没有这么让人感到愉快。
  厉影抬眸随意扫了两人一眼,“哼,黔驴技穷了么。”带着几分挑衅的笑容。厉影缓缓说到“现在,还有时间。如果不想输得很难堪的话,你们可以认输。我会考虑‘温柔'一点的。”
  “嘿!认输?那是不可能的,不到最后我们不会放弃。”城之内说到。
  “诶呀,那就可惜了啊。”厉影摆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摊了摊手。
  城之内看着自己的卡眉头微微皱了皱,这场比赛,主力交给了他自己,游戏只是配合辅助,自己场上的怪兽不可能打倒对方。这一回合的抽卡很关键。
  “拜托一定要抽到。”成默默念着。眼眸轻轻合上。 
  “我的回合,抽卡。”城之内大声说到。
  略带颤抖的手指抚上卡组最上面的一张卡,缓缓抽出,然后微微真开眼。
  “哈!天不亡我。仪式魔法‘真红眼的仪式',将墓地的‘真红眼黑龙’除外,仪式召唤真红王!”城之内大刺刺的笑着,褐色的眼眸里带着发自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攻击!”坚决有力的声音回响在赛场上。
  厉影睁大眼睛看着渐渐接近的攻击,反应过来之后lp已经削减至零。
  “怎、怎么会?”厉影不敢相信地看着。
  “这、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厉影再次确认了一下计分器,红色的“0”倒映在深绿的眼睛里。

“真红眼黑龙什么时候?”厉影反反复复思考了前后场上召唤的怪兽,不甘心地看着对方。

“嘿嘿!没想到吧!你啊,不行。”城之内咧开笑了笑嘴小声说道。
  拉了拉城之内的衣服,游戏二人走到了厉影和菲尘面前。浅紫的双眸弯了弯,伸出白皙的手。
  “谢谢指教。菲尘的辅助打的很好啊,思路和节奏比我好太多。”游戏握了握菲尘的手说。
  “游戏也很厉害,作为业余组能够有这样的程度已经很棒了。”菲尘说。
  松开手,又转向厉影。一样暖暖的笑容,一样温和表情。而厉影则是淡漠的看了游戏一眼转身走下赛场,徒留游戏伸着手尴尬地站着。
  “喂!你懂不懂礼貌啊。真是的没教养。没看见别人和你握手来着!”城之内不爽地看着厉影远去的背影。
  
  看台墨羽笑着注视着赛场“哈!还真赢了。回去给社长说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玲。
  “好饿,一起去吃夜宵么?玲。”墨羽询问道。
   玲目不转睛地看着赛场没有回答墨羽的话。
  “玲?!玲!”
  “诶!夜宵么,我不去了,我得回家。”玲回过神看着墨羽。

“唔~是么,难得的机会,还想聚一聚呢!”墨羽摊了摊手。
   “不好意思,下次我请你吧。”玲带着歉意地说目光又转向赛场。
  墨羽顺着玲注视的方向看了看忽的笑了起来。
  “哈哈!”
  突如其来的笑声让玲的目光再次看向墨羽。
  “怎么了?”玲问到。
  “没、没怎么。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好奇。”墨羽说到,墨色的眸子半眯起,嘴角微微上扬,用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玲。
  玲看着这样的墨羽,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奇什么?”经过一番纠结之后玲问到。
  “没想到,你居然会打破誓言。”墨色的眸子看向赛场,长长的眼睫半掩着双眸,将其中一抹淡淡的情绪尽数遮挡了。
  “什么?”玲更加疑惑了,娟秀的眉毛皱起。
   “嗯?忘了?”看着那双明亮的琥珀色双瞳,里面纯净的找不出一丝欺骗的意味。
  “哈哈哈,我来提醒你,樱花树下?”
   玲拖着腮想了想,却没有半点印象。
  “唔,真忘了。”墨羽颇有意味的看着玲。
  “樱花树下,你说过,无论如何你都也不会喜欢比自己小男孩子!而你现在对那位游戏很上心诶!”
  玲一愣,忽然红了脸“瞎说啥啊!我怎么可能……”
  看着脸颊微红,动作局促的玲墨羽笑的越发意味深长“这么说来,小玲好像只看那个游戏的比赛诶!”墨羽装出认真思考的样子,连细长的秀眉都拧在一起。
 “哪儿有!!”玲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脸颊已经红的很厉害了。
  “唔!?不是么?场刊上凡事‘必胜组'的名字你都仔细地圈了起来,还有只要是游戏的比赛你都会尽量买正面的座位票,不是么?嗯?”墨羽笑嘻嘻的看着玲。

“噢~对了,小玲你在提到‘必胜组’的时候,总会说游戏这个名字。”
  “所以说!墨羽你不去做侦探太可惜了啊!!!!”玲完全败下阵来,炸毛的看着墨羽说到。
  “淡定~淡定,能叫我的小玲抛开誓言的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说说呗。”墨羽凑近玲的耳边说到。
  “什么你的小玲!”玲慌忙推开墨羽“不要这么八卦啦!游戏只是游戏!我只是我!我们、没!有!任!何!问!题!”玲一字一顿的说到。
  “好好好,没问题行了吧。那么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小学。”玲气鼓鼓的说。
  “怎么认识的呢?”墨羽继续问到。
  “瑛,和他关系不错。”玲说到。
  “噢噢~明白了。”墨羽恍然大悟地看着玲。
  玲看了看墨羽刚刚褪色的脸颊再一次红了“墨羽!你这什么表情!我那时六年级行了吧,比游戏大两岁行了吧,因为瑛喜欢玩卡片所以向游戏讨教来过我们家行!了!吧!”没好气的说到,将头扭向一边。
  墨羽看着赌气的玲,柔柔的笑了起来。
  “玲啊,还是一个样呢,遇见这些事情立马就不淡定了。不过~炸毛的小玲简直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最后看了一眼赛场墨羽温柔地说到“能看见活力四射的小玲,很好呢!好了你有空的话就打这个电话给我吧,一起出来吃个饭,你也不用请我了,这一顿就当我赔礼吧。”墨羽将一张名片递给玲。
  接过名片玲微微抿了抿唇,回想起自己刚才的确有些孩子气了。于是便带上几分歉意“那个,墨羽。刚刚有些激动了,抱歉。”
  “哈哈,知道道歉啊,是个好孩子,走吧。”

  独自走在宽敞的大街上,微风习习,很舒服。少了会场的喧闹,一下子竟有些恍惚。
  琥珀色眸子深处带着几分迷惘,她抬头看了看天。城市辉煌的灯火遮盖了繁星的光亮,只有淡淡的几颗繁星孤寂地闪着光芒。
  “喜欢么?不喜欢么?”她默念着。脑海中回想着一些画面,赛场上耀眼的他,巴士上沉静的他,学校里认真的他。脚步微顿,深吸一口气。
  “自己,真的有资格喜欢游戏班长么。”琥珀色的眸子黯淡了下来。她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前。
  沿街的店铺橱窗展示着各类物品,琳琅满目,叫人目不暇接。

“这位同学,要不要来我们店里看看?今天有活动。”热情的大姐姐冲着玲说到。
  玲回过神看了看已经递到自己跟前的宣传单,抬头看了看那家店铺“暗香”
  “香料店?!”
  “嗯,是的。今天我们店铺推出了一种复古风的香囊,价格不贵,精致美观,作为礼物送人也是很好的。”拿着宣传单的大姐姐笑着解释说。
  “礼物……”玲咬了咬嘴唇,思考了片刻。
  “这段时间,游戏的确挺累的。嗯!我是该送他一个礼物来着。”
  脚步一转,大步走近商店。
  斟酌了半天,挑选了半天,玲终于选到了需要的物品。打包装好,裹上包装纸。玲看了看那份只有巴掌大小的礼盒,确认无误之后离开了店铺。
  “希望,你能喜欢。”

玲深吸一口气,扬起欢快的笑容。

 

评论
热度(8)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