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暗表】海棠

  说过放福利今天就来“福利”笑。弥补心镜的缺陷吧。对不住了。

   唔~~又是一组姊妹篇花妖AIBO&君王王样!!!

   聊斋志异既视感23333333333&大雨·海棠(>﹏<)
   BGM:玄觞·海棠

   友情提醒:前方高能反应(笑)

   ******正文******

                 海 棠

    

犀利的闪电划过墨蓝的夜空,豆大雨点铺天盖地的倾泻下来,天与地之间被大雨淋的支离破碎。黑暗之中一个人影飞快的移动着,每往前一段距离便会停顿片刻。明灭的闪电照亮他苍白的面庞,犀利的紫红色眸子盯着后方的树丛,他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握紧了还在滴血的长剑。

来不及休息他就悄悄伏在低矮的树丛里,警惕的盯着前方,伺机而动。

“跑哪儿去了。”几个人气急败坏的人影拿着刀一边砍着身边的树丛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

他借着明明灭灭的电光警惕地看着那几个身影,身体紧绷如一只矫健的猎豹。然后他在一个闪电亮起的一瞬他猛地穿出树丛,紫红的眸子锁定了其中一个搜索人员,脚尖一点,凌厉的长峰切开雨幕一剑插入对方的胸膛,温热的血溅刚在他的脸上便立刻被雨水冲的干干净净。收剑,俯身,他一步一步的移动到另一个人的身边。

大雨声和着阵阵雷声淹没了他因为步伐不稳蹭着树枝发出的响声,他顺利的来到另一个人的身边。长剑一扬,一个健步向前窜出,一个急刺向着对方刺去。

那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偏头的同时一个急转,一刀挡住了对方的剑势。金属相撞的声音在雨夜散开,离他不远的同伴立即反应过来,握紧武器迅速围了上来。

一击不成,紫红的眸子更加冰冷了几分,化刺为削,长剑在空中划出一个刁钻的弧度,那人冷冷一笑,运力一砍。只听“锵”的一声,他稍退半步,紫红的眸子低沉了几分,却在下一刻握紧了长峰。紧接着长剑再一次扬起没有丝毫退让的向着对方刺去。

“别费劲了,这大大小小几十次对战你早已精疲力竭,硬拼你没有优势。何况你还中了毒。”

那人说道语气中带着戏谑,单手架住对方的长剑。

他不答,冰冷的眼睛被闪电照的鲜亮,他侧眸看了看围在他后方的人,又看了看前方的人,闭了闭眼,长舒了一口气。

“我劝你还是交出物品,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

这时他猛地真开眼,长峰一抖,脚尖一点,高高一跃,运力十足的剑刃自上而下向着那人劈去。

那人扬了扬眉毛,似乎不足为惧,眼底阴冷了几分,抬臂迎上那柄长峰。

劈砍的动作虽然力量十足却会导致收力缓慢给背后的敌人可乘之机。在他看来对方完全是黔驴技穷以致于孤注一掷,只要他压制住长峰,另一个同伴一定会在一瞬间给对方一击,这样就是不死也一定是重伤。

当白刃咬上长峰时,金属的撞击很响亮,但他却微微一愣。看似雷霆的一剑似乎没什么力道,未等他想通,同伴已经一剑刺向了他们的敌人,一切似乎和料想中的一模一样。

一个闪电撕破夜空,它一闪而没,就在这一个电光火石之间他看见了面前男子微微上扬的嘴角。

长剑迅速一转向后稳稳地刺去,对方扬起的剑刃便定格在离他的后背不到一的地方,衣服已经被划开,后背渗出零星的鲜血。

收剑的同时猛地向前一削,紧接着便是暴风雨一般的急刺,几个回合之后,对方终于被他斩于剑下。

握着长峰的手颤抖着,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明亮的紫红色双眸死死的盯着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见对方没有了呼气他手一抖抽出长剑,猛地伏在地下咳嗽起来。血从口中溢出透过他的手指一滴滴打在泥泞的地上。

本来就苍白的面色在这一刻更加苍白了几分,他仰起头任由雨水打在脸上,虽然被打的生疼,他却毫不在意。

摇了摇头利用长剑艰难地撑起身体跌跌撞撞的先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他来到一座荒废的宅院,虚弱地抬起眸子想要看清楚方向却在下一刻因为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咬牙再一次用长剑撑起身子,他步履蹒跚地走到一棵大树下,终于力竭地倒在树下。

茂盛的枝条挡住了大雨,纷纷扬扬的花瓣落在地上,虚弱地眯着眼看着茂盛的大树,捻起一片湿漉漉的花瓣。

“海棠么……”他低语着视线逐渐模糊。

“真是一树美丽的花啊……有机会……我还真想……仔细……看看……”

紫红的眸子缓缓闭上,嘴角微微上扬。

 

******

“诶诶!!快看快看,他醒了。”

他缓缓睁开眼,耀眼的光芒让他下意识的抬手挡了挡。而那些刚刚在耳边的声音在他睁眼的时候便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适应光线的他撑起还有些虚弱地身体缓慢的回望了四周。曲曲折折的回廊,整整齐齐的庭院,绘着彩漆的房梁,朱红的立柱,俨然一副大户人家的样子。

他错愕地睁大了眼。他隐约记得他所到之处似乎是一座破败的院子,可是……

风划过树梢传来了“沙沙”的响声,粉白的花瓣划过他的脸颊。猛地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棵繁花似锦的海棠树。

浅浅的光华在紫红的眼眸里一闪而没,猛地一低头便看见自己那柄凌厉的长峰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手边。目光回到衣服上,干净整洁的衣服没有丝毫破损的痕迹,很显然不是他之前的那件衣服。

“海棠树没错,长剑也在,这应该不是梦。”他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却被一个声音打破。

“哎哟。”海棠树的另一边发出一个响声。

紫红的眸子在一瞬间就变得犀利起来,立刻握紧手边的长剑缓缓站起,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个声音的发出点。

“嗖”一个健步串出,长剑一挺,带着无比凌厉的势头。下一刻他却手一顿垂下长峰,困惑地抿了抿苍白的唇。

“莫非,我幻听了?”他看着空空荡荡的树下那些粉白的花瓣皱了皱眉。

悬着的心渐渐放平,当他再一次打量这个地方的时候他便注意到了奇怪的地方,偌大的宅院似乎……没有人。

随意走进一间房屋,他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乌木的桌子上摆放着笔墨纸砚,书籍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书架上,屋里的熏香炉缓缓的冒着烟儿。幽兰的清香扩散在屋内叫人心旷神怡。他走到书架前,抬手取下一本摆放位置比较偏僻的书看了看,书本上干干净净没有积灰,显然是有人经常打扫。疑惑的皱了皱眉,放下书向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推门踏进屋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桌香喷喷的饭菜,摆在正中央的汤还冒着热气。看到这一幕他没有过多的思考,立即踏出门向四周回望了几圈试图抓住点儿什么线索,却依旧未尝所愿。

本想继续查看的他却被一阵饥饿感生生打断,他皱着眉看了看桌上的食物,紫红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沉重,思考片刻之后最终还是选择妥协。

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啊。更何况他饿了好几顿。

拖着还带着虚晃的步伐缓缓坐下,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菜色比不上他平时吃的那么繁多精致,却道道恰到好处。糯米桂花糕香甜可口,简简单单的炒青菜味道也很好,还有新鲜的竹笋鲜香爽嫩竟比那些所谓的精品好吃太多。吃完了饭,他便信步在宅子里逛了起来。

雨后的空气本来就很清新,他走在景色雅致的园子里,独自欣赏着院内的景致。明艳的花朵点到而止,崎岖的假山连绵起伏,葱葱郁郁的竹林小道搭配茉莉栀子,石凳石桌旁搭配几株大树以及几株红枫,鸟语花香,欣欣向荣,设计园子的人一定是一个非常有品位的人,他不尽这样赞叹道。满意的点了点头,拐过几道弯,他再一次站在了那棵海棠前。

这是他第一次仔细的观察这棵海棠,层层叠叠的花朵开满一树,粉白的花朵宛如烟霞一般非常美丽。

据他所知海棠树不属于大型乔木,而这棵树却……

眼角一扫,思考停顿了一下。目光落在了树下的石桌上那把古琴上,他清楚的记得这是他醒来时是没有的。走过去轻轻抚上琴身,难得的嘴角有一丝上扬。

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琴弦,古朴厚重的回音令人精神一振。

“好琴。”他坐下理了理宽大的衣袖弹奏了起来。

琴声沉稳大气,扬,有气吞山河之势;抑,是沧桑粗犷。

藏在回廊柱子后面的他悄悄地探着头张望着,蓝紫色的眼睛越发明亮。

一曲终了,他回过神便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却被一个声音给叫住。

“终于,看到你了。”

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畔,他生生止住了步子,没有转身。

他跳过回廊的围栏,站在他背后。

“你……”他开口说道。

那个背影却一瞬间紧绷起来,身子前倾似乎要跑掉。而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身子被拽的趔趄了几步,他不满的回过身,蓝紫色的眸子带着几分愠怒看着对方。

紫红的眸子带上了几分调侃,他扬了扬眉毛“原来救命恩人长得这般可爱,幸好不是什么吃人的妖怪。”

蓝紫色的眸子在听到“妖怪”二字的时候,慌乱了几分,他猛地挣扎起来试图挣脱那只手。

少年剧烈的挣扎带动还未好完全的伤势让他不由地拧起了眉头,少年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停下了挣扎。

微风吹动着少年金色的额发,他低着头任由他抓着他的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到。

“游戏。”低不可闻的声音迅速被风吹散,仿佛幻觉一般。

他笑了笑“初次见面,我叫亚图姆。”

虽然没有抬头,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他的笑意,那是融在话语里的笑意。

他放开了他的手,转身离开。

被称作游戏的少年揉了揉微红的手腕抬起头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明媚的阳光洒在他身上,金子般的发丝在清风中扬起,他停在那棵海棠树前,转身,微笑,纷扬的花瓣擦过他微笑的嘴角……

蓝紫的眸子微微动了动明亮了几分。半晌,他垂下了头转身离开了。

 

******

悠扬的琴声回荡在空旷的庭院之中,弹琴的人双眸微闭,手指在琴弦上起起落落,正到高潮时他却忽然停了下来。

“你似乎,很喜欢琴。”他平静地看着前方说道,四周却没有半个人影。

安静的院子只听得见风吹动花树的声响,他用手指轻轻打着琴身,半晌之后接着说道“出来吧。”

又过了半晌一个身影才缓缓的从树背后挪了出来。

微微侧眸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既然不想见我,当初为何要救我。”

“不能见死不救。”少年说道。

他扬了扬眉毛紫红的眸子带上了几分认真“那为什么躲着我。”

少年眨了眨眼“百花姐姐说,不能接触人。”

“为什么。”

“人很坏。”

他哑然失笑“既然如此你不救我不就对了。”

少年忽的盯住了他,眼神好比看一个白痴“我都说了,不能见死不救。”

见继续下去没什么意思他便放弃了继续调侃的想法“这是哪里?”

“我的家。”少年无比诚恳的回答道。

顿时语塞。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无语过,和一个不喑世事的少年对话……

“那么,我能出去否?”他说道放在石桌上的手微微收紧。

如果再不回去……那么国家……

“不行,你的伤没好。”少年斩钉截铁的说到。

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他在看见那坚定的蓝紫双眸时便收回了话语。

即使现在回去,身体也不可能撑得住。他想着,眸子深处泛起微不可见的失落。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当他把目光投向那个少年时,只见他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石桌上的古琴。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既然你喜欢琴,应该会弹琴吧。”

少年点点头说“没有你弹得好,不,应该说你比我好太多了。”

他扬了扬眉毛站起身来“试试?”

少年没说什么走过去坐下,扬了扬衣袖抚起琴来。

乐曲不似他的恢弘气派但却婉约雅致,除了一些手法比较生涩以外整体效果也很能动人心弦。

聆听完之后,他微笑着给他指点了几句,对于一些不足的地方也全部演示给他观摩。这使得少年很开心。甚至抛开防备和他讨论起来。

微风吹动着树梢,斑驳的光影投在他们身上,香炉的熏香渐渐燃尽,太阳渐渐西斜,他们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站在回廊处的美貌女子看到这一幕浅浅地叹了一口气悄悄离开。

 

******

又是一个明媚的天气,他坐在树下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飞扬的剑眉微皱目光投向远处某个地方,紫红的眼眸里带着一丝忧虑。

“亚图姆?在想什么?”少年立在在身边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他有些勉强地笑了笑。

少年却摇了摇头“不对,你说谎了。”

他扬了扬嘴角,修长的手指指了一个方向“那边,有我的子民。但是我却回不去。”

少年抬起头仔细看了看又想了想“是你的家么?你想回家?”

他点点头,没有回答,内心却沉了沉。

要不是有“显生玉”他恐怕已经被列入死亡名单了吧,暗自自嘲地笑了笑,眸子黯淡了下去。

那帮家伙即使有“显生玉”也没有丝毫的作用吧,他们要想做文章,何患无题。

“你想看看你的家?”少年说道。

黯淡的紫眸忽然一亮“你有办法?”

“嗯~可以试试。”少年笑起来蓝紫的双眸弯成了两弯月牙。

说着他闭眼立在原地,双手简单的捏了个诀。身后的海棠花仿佛被大风吹过,花瓣“扑簌簌”地落下来。落下的花瓣环绕在少年周身,亚图姆站起看着这一幕微微发怔。

少年轻轻拉起他的手说道“你想想你家的样子。”

他闭上眼回忆起来,环绕在少年周围的花瓣忽然撒开,一副画面出现在虚空。

繁华热闹的街市上各类行人络绎不绝,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令游戏眼花缭乱,那是游戏未曾见过的景象。

“你的家好棒啊。”少年激动地说道,目不转睛地看着画面。

他松了一口气,紫红的眸子平静了几分。

“看来,还没事,但是不保证宫里……”他皱着眉思考着没有注意少年的话语。

白皙的手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蓝紫的眼眸带着满满的期待看着他。

“我好想去你家玩玩儿。”少年说道。

他回过神,看着少年满含期待闪着星光的蓝紫眼眸笑了起来“好啊,到时候带你好好玩儿。”

“真的可以吗?去哪儿都可以么?不会有人管你么?百花姐姐从来都管我。”少年连珠炮似的问着他。

“当然,我是王啊。”他无奈地笑着说。

“王?”少年有些困惑。

“就是相当于,你的百花姐姐,我管别人。”他解释道。

“好棒!!!”少年激动地说到。

“我要好好修炼,然后去找你。”少年说到。

展示完画面的花瓣纷纷落下,就像一场纷飞的大雪。

他看着纷扬的花瓣低语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解除法术的少年回过头笑着说“快了,只需要……”

话语被生生地打断,少年跑了过去一把扶住快要倒下的他。

“亚图姆!”他急切的叫到,慌乱的拿出一枚药丸放进亚图姆的嘴里,缓缓扶住亚图姆坐在地上。

“还是不行么……”他咬着唇担心地看着他。

处于半昏迷的他渐渐清醒,看着一脸担心地少年不由地扬了扬略显苍白嘴角“小花妖,担心我啊?”

蓝紫色的眸子怔了怔,眼底有一丝慌乱。

“你怎么……知道的?”

听见这话他便“噗嗤”地笑了出来“太明显了,你一般都在这里出现,使用法术也在这里,第一次我在说‘妖’的时候你很惊慌,所以就猜猜了。”说完,他抬手摸了摸少年的头。

蓝紫的眸子对上紫红的双眸。

“所以说人好狡猾。”少年不满地说道。

 

******

他在长长的走廊上穿梭,挽起了衣袖的白皙手臂上挂着很多个或者装着药材或是装着花卉的篮子。来到一间房间里,将东西一股脑放在宽大的桌子上,然后甩了甩手,来到门口左右张望了好几遍之后才放心的关上门。

站在屋子里,捏着诀,花朵和药材相互融合,蓝紫的双眸紧紧地盯着那些药材和花朵一动不动。许久之后他用小刀轻轻在手指上划出一道小口,将几滴血液弹进在药材与花朵中央,粉红的光包裹着药材和花朵。渐渐地,花朵和药材渐渐收缩成干瘪的小团儿掉落在地上,悬浮在空中的小圆球飞向少年。收好药丸他开心的笑了笑,准备退出门。

转身的一瞬间,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百花……姐姐。”

美貌的女子有些恼怒的瞪了她一眼“你似乎忘记了什么,这几天你和亚图姆走的太密切了。”

少年低下头看着青石地板。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何必用自己的精血炼药。”

“我不能见死不救,虽然……他的毒很特别但只要加以时日我会治好他的。只是,他想回家。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想家,百花姐姐知道,如果不能心静神定那种毒就不会祛除。如果不这么做,那么……他会死的。”少年仰起头说道。

美貌女子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仅此一次。”

她说完之后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在梦里,他一直睡的不安稳,连天的雨夜,他在回宫的途中被偷袭,背叛他的大臣轻蔑地看着他,精锐的护卫将他送进深山里……

无尽的追杀,同伴一个一个地倒下。在一次拼杀当他们中不小心中了对方的计策,心腹为保护他战死,他自己也受了伤还中了一种奇毒。虽然这种毒不会立即致死但却无时无刻都在让他饱受折磨。正因如此他才明白他的父亲也是被这样陷害致死的。

梦境一转又回到了父亲死去的那天,临死的父亲将一切托付给他。

“国泰民安,长治久安。”躺在床榻之上的男子握着他的手说出了这句话……

外敌攻破城池,马蹄践踏大地,火红的光照亮了半边天,百姓们妻离子散。夺得政权的大臣高声笑着……而他不甘地被制服在地下……恍惚之间仿佛听到了父亲悲凉的叹息……

他惊醒坐起身来,拭了拭额头上渗出的冷汗,下床披上衣服走到海棠树下。伸手抚摸着树皮紫红的眸子黯淡的厉害。

“亚图姆?你不睡?”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他一回头就对上了那双蓝紫的眼眸。

“睡不着。”他说道微微笑着。

不等少年回答他便自顾自地说起来“我从小就被父王带着站在王都最高的城楼上向远处眺望。连绵起伏的群山,蜿蜒的河流,辛勤耕作的人们,络绎不绝的商队。那时候父王总是笑着,他问我什么样才是一个合格的王。”

“我说威严、果断、敢作敢当,要广纳雅言,要强大有力,更要心怀天下……父王很开心的笑着说‘是的没错,但是那是为王的本分。合格的王要做的是国泰民安,长治久安’。”

“游戏,你说……我是一个合格的王么?”

少年愣了愣神,没有回答,这些问题对他来说太陌生。

“不是,我不是,丢下自己的国家来到这里不是王的行为。”他抬头看着一树美丽的海棠花。

“我家里有个海棠苑,里面种着很多海棠,现在已经是四月末了,不知道那里的海棠是不是也向这里一样美丽。”

“你弹琴很有天分加以时日一定会超过我,我给你说的关键点你要牢记。”紫红的眸子带着浓浓地笑意看着少年。

蓝紫的眸子是困惑的却在听到他说这句话是变得紧张起来。

“来到这里邂逅了一个小花妖的朋友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我好好会记住的。”

他伸手握紧了垂在面前的花枝。

“那么……让我出去好不好?”紫红的眸子带着少年从未见过的威势看着他。

头顶的海棠花“沙沙”的响起来,花瓣纷纷扬扬。

少年内心一颤“你的伤没好……”

“可我是王。”语气更加坚定了几分。

“我说过,不能见死不救,你这样会死的……”少年说道。

他走到少年面前掸去落在少年头上的花瓣,嘴角的笑越发的温暖“但是,我不能背叛子民。”

蓝紫的眼眸在一瞬间带上了怒意看着他“你都死了怎么照顾他们!这样才不是王!”少年大声说道,蓝紫的眸子泛起了水光。

他微微睁大眼睛,似乎有些发怔。

“你个骗子!你说带我去玩儿的。你骗我…”少年忍着泪水看着他。

紫红的眸子闭了闭,他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少年的额头,微凉柔软的触感让少年怔了怔。

“这样就抵平了。”他笑着说。

“这可是我的初吻。”他摸了摸少年的头说道。

少年窘迫的撇开目光,白皙的脸上染上了红晕。

看着他笑意满满却带着调侃的眼睛游戏闭了闭眼,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微微握紧之后又松开,蓝紫的眼睛飞快的眨了眨,然后踮起脚抚上亚图姆的脸颊,轻轻触了一下他的嘴角。然后,气鼓鼓地看着他。

“公平交易。”

他飞快的擦了擦自己的嘴转过身去,所以亚图姆没有看见蓝紫眼眸中的慌乱以及那一丝浅浅的泪痕。

“你在这里等我,明早你再走。”少年背对着他说道。

“另外……亚图姆是一个好王,永远的好王。”少年走开了。

亚图姆看着少年的背影摸着自己的嘴角,眼底满是复杂的情绪。

 

*******

“百花姐姐!”少年站在一座阁楼里叫到。

美貌的女子浮现在他面前,看向他的神色阴暗的看不清。

少年没有和女子对视只是垂在身旁的双手握得很紧。

沉默片刻之后他抬起头看着女子说道。

“请用我的花灵救回亚图姆。”少年坚决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阁楼里。

“不行!”

“不能见死不救,不能危害群众,我想要和他一起守护大家。”少年毫不退让的说道。

“你说过,我们是天地的灵物,有责任保护无辜的人。”

“即便如此,也让你不顾性命。”美貌女子生硬的回到。

少年张了张却一时间找不到话语,他稍微停顿了半晌再次缓缓开口“百花姐姐,我从未违背过你的话。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亚图姆是好人我知道的,我承诺过不能见死不救我就要去完成。”

“所以,百花姐姐就让我任性一次好不好。”少年抬起头嘴角挂上了暖暖的笑。

美貌女子有些语塞没有说话,纤长的眼睫毛盖住美丽的深色眼眸。

“你想好了。”她说道。

“是的。”

“他知道么?”女子问道。

“不知道。”蓝紫的眼眸垂下,眼眸里有些担心。

“必须双方自愿,你明白的。”

“所以我才来找姐姐,你告诉他七日之内若能返回这里我就没事。”他再一次对上她的眼眸。

“不这么说他是不会同意的。”他摇了摇头。

他弯起眸子笑了笑“这也不算骗他,的确七日能够返回我就不会有事。”

“好……”她点点头。

 

当女子和游戏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不由地怔了怔。未等他反应过来少年便走过来拉起了他的手,蓝紫的眸子格外明亮,笑容的也无比明艳。

“百花姐姐能够祛除你的毒。”

紫红的眸子不可思议地看着少年,他没有说话,一股莫名的不安却渐渐涌上心头。

“是不是要什么条件。”他说道,紫红的眼眸很认真很认真。

少年摇了摇头“没有,只是……要辛苦你。”蓝紫的眸子没有明亮的半分阴影。

“什么意思?”他皱着眉看着面前的少年。

“游戏的意思是利用他的花灵可以祛除你的奇毒,但是你必须七日内赶回来,赶回来之后将花灵还给海棠树。”

“回不来会怎样?”他一动不动对看着女子手指微微收紧。

“游戏会死。”女子说道。

“不行!”他立即回应道。

“亚图姆!”少年低着头,金色的额发盖住他的面庞。

“你说过,要让大家平安幸福,如果你死了,谁来履行这份承诺,这才是背叛。”少年说道。

他看着少年带上了几分愤怒“但是也……”

“百花姐姐不是说了么!你七日内回来我就没事,她是花王啊,会照顾我的。”少年扬起头说到。

少年等待了一小会儿见亚图姆还是一脸迟疑的神色便说道。

“难道说……亚图姆没有把握七日回来?”蓝紫的眸子一直看着他,嘴角带上了几分调笑。

他看向少年神色有些复杂,半晌之后错开目光“我会回来。”金子般的额发挡住他的面庞叫人看不清楚。

下一刻他对上蓝紫的双眸语气更加坚定了几分“绝对会回来。”

少年再次冲着他笑了笑,将身上象征身份的粉白色海棠花牌塞进他手里。

 

 

法阵消失的时候少年便差点晕倒在地上,亚图姆将他抱起放在海棠树下。

失去花灵只要挨着本体,就会有所好转……

他深深得看了一眼略显虚弱地少年,将古琴放在他身边之后,握紧了手中的花牌立即出发。

第一日,他快马加鞭往王都赶去,最终于第三日凌晨赶到王都。

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息了内乱,然后休也没休息就往回赶。

第六日,中午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他不得不停止下来。

那一天他紧紧地攥着海棠花牌,站在雨中淋了一夜,紫红的眼眸低沉的没有温度。

第七日,他赶到了所谓的宅院却为时已晚。

天降的大火烧毁了院落,海棠树虽然没被波及但却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粉白的花瓣落了一层又一层,整个地面上都堆起了厚厚一层花瓣。就如同冬季里的积雪。

他颓然地靠着树干坐在地上,抱着那把质地极好的古琴,看着光秃秃的枝丫,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次日他小心地将花瓣拾起包好将花牌挂在古琴上一起带回了王都。

回到王都的那一日天气很好,他独自一人逛完了整座城,最后来到那座高楼上,夕阳将屋宇染得鲜亮。

他站在高台上缓缓打开包裹,看着粉白的花瓣微微一笑。

……

“你叫什么名字。”

“游戏。”

……

“不能见死不救。”

……

“公平交易”

……

宅院里发生的一切都仿佛是昨天的事,他深吸了一口气,紫红的眸子看着西斜于山头的夕阳,扬起一抹笑容。

“来,游戏让你看看我们的王都。”他手一扬,粉白的花瓣纷纷落下,如雪一般,夕阳给它们绘上了一层金红,艳丽的叫人无法移目。

 

******

“他不可能赶回来的。”少年看着一树的繁花低语着。

“因为,我的法力根本支撑不了七天……”他闭上眼,微风将他金黄的额发掀起散开在风中。

“真不是一个好孩子……欺骗了百花姐姐,欺骗了亚图姆……对不起。”他淡淡的笑着,有些无可奈何。

抚琴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变淡,他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在琴技上超过他。”

“那样的话……就最好不过了……”语气弱上了几分。

雷声在天际响起,雨点打在树叶上发出“噼啪”的响声。

“好大的雨……就像那一天……。”微微睁开眼,看着漫天的雨幕低声呢喃着。

……

倒在地上的他陷入了沉睡。

“诶!游戏,你看海棠树下有人。”一个小花妖说道。

他撑起伞缓缓靠近,犀利的闪电照亮了那个虚弱之人的面庞。虽然带着苍白。但不得不说,他长得很俊美,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人。

“诶!游戏他和你有几分相似诶!是不是你流落在外的哥哥啊?”

“别乱说。”

他蹲下,将伞倾斜到他的身上挡住了雨,伸手捏了个简单的诀……

 

 

 

后记:

嗯~昨晚突发奇想写的文灵感来源于玄觞的《海棠》,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喜剧,这回弄了个杯具大家不要打我啊【躲~~~】感觉杯具也很有爱的嘛!海棠树下教弹琴那里棒棒哒嘛(认真ing)【走你~~】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略带小伤感的文,人生一百年哪儿有这么多如意的事!就像今年发生在我身边的事,很多都叫我伤心啊。

美好的会永存心底这就够了!

 ╭(╯^╰)╮赶文赶到晚上4点,就是要虐!!!【众:菜刀准备】
                                                                  end

评论
热度(15)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