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四章

    来更文了!米娜晚上好~

    既然上次有小伙伴说忘记了前面的内容(对此作者表示很对不起大家)我就简单阐述一下吧。王样从冥王欧西里斯那里了解到游戏放弃成神成仙愿意一直轮回达成他未曾实现的承诺,他相信只要坚持总有一天会再次见面。因此王样为了斩断这个无止境的循环就选择了转世。

   然后就转生到了现世,现世的AIBO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年,爱好玩卡牌游戏,但由于父亲的离世放弃了。城之内想让游戏找回真实的自己便和他一起参加了比赛。

    而相对的王样在现世则是一名职业决斗者真实身份是一名“猎魂者”,他受到官方的委托参加比赛结识了赛特。嗯,大致就是这样的一个线索。

谢谢支持我的大家喜欢的话可以订阅心/镜标签哟!~\(≧▽≦)/~

第四章<1>

*********    

   正文

                        心  镜

               第四章  初 见<2> 

       游戏坐在课桌边疲倦的打了个哈欠,甩了甩头,耀眼的金色额发随着头摆动了几下,目光回到课本,在一个英语单词的后面画了一个勾。
   “游戏班长!”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抬起头便看见带着灿烂笑容的玲。
  浅紫的眼眸里氤氲着水汽,难得的,平日里很有神采眸子此时因为疲倦有些黯淡。
  “嗯?玲,早上好。”游戏看着玲微笑着说。
  依旧是平日里认真的目光,依旧是平日里最寻常不过的交谈。不同的是今天心境,想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没由来的,玲忽然感觉心跳加快了几分。深吸一口气。
  “游戏班长,没休息好么?眼袋挺重的。”玲关切的说到。
  “嗯~这段时间事情多。不过没事的。玲,有什么事么?”游戏看着一直背着手站在课桌旁的玲说。
  “哦!昨天……我去看了你的比赛。那个、嗯~游戏班长祝贺你晋级八强!游戏班长昨天的表现很帅气。”玲看着游戏说到。
  “嗯?!谢谢玲。”
  “还有,那个、嗯。游戏班长、见你这段时间挺累的,我给你买了一份礼物。应该对你有帮助,嗯,也算是一份贺礼吧。嗯、我、我希望你能收下。”玲说到,将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物递到游戏面前,眼睛飘忽不定,尽可能的不与游戏对视,脸颊上渐渐泛起微红。
  看着显得有些紧张的玲,游戏本想拒绝的话语一下子卡在了嘴边,目光转向礼物但是却没有立即伸手去接。
  见游戏有些迟疑,玲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嗯~只是、普普通通的贺礼啦。”
  游戏环顾了一下四周,许多人都看向这边,再一次看了看不大的礼物“拒绝的话,玲会伤心的吧。”游戏心到。
  伸手接下礼物游戏弯起浅紫的眸子笑了笑说“谢谢!玲不用这么客气,能来看比赛就很好了,送礼物太见外了。”
  看着游戏接下了礼物,玲也松了一口气“其实,只是单纯觉得游戏班长能够决定去追寻自己的本心,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想鼓励一下你啦,也不知道买什么好,所以就随便买了一份,希望你能喜欢。”
  有些惊讶地看着玲“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谢谢!”游戏再次笑了笑,将礼物放进背包。
  “不谢不谢,再说,游戏班长也帮了我很多忙,上次帮我提东西送我回家我还没谢谢你呢。能对你有帮助就好。”玲背着手笑着说。
  “马、马上上课了。加油!”
  坐在座位上的玲半天都没平息自己的紧张心情。
  “明明不是这样的!”玲恼火的撑着头,看着这窗外艳绿的树木。
  “老天,为什么电视里霸气十足,帅翻全场的出场方式和我一点儿缘分都!没!有!”玲突然感觉很无力。
  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练习了无数遍的台词。游戏班长挺受大家欢迎的,只是他不怎么合群而已。自比赛以来收到了不少礼物她也看在眼里,明明想表现的不同寻常一点以便于更能受到关注,结果现实很残酷,她这样和其他女生没有区别好不好!

脑海里浮现出她构想的画面,“游戏班长,看你这段时间精神不大好,我给你买了一份礼物。”潇洒的将礼物放在游戏面前,扬起自信的微笑。或者“游戏班长,这个礼物是我送你的贺礼。”将礼物优雅的推向游戏,温和的笑着,等等……

好吧,此生无缘……

  周末,往往是学生最期盼的,作为即将升入高三的他们也不例外,所以当最后一堂课下课之后,学生们大多都已最快的速度撤离学校。
  游戏将一部分书本理好放进课桌,然后将需要带回家的书本放进背包。
  在看见包里那个小小的礼物时,他放书的动作缓了缓,为了防止压坏礼物所以将礼物从包里拿出放在一旁。
  “诶诶诶!游戏。”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几乎一瞬的时间,城之内便一把拿走了礼物。
  “城之内,拜托,你几岁了,还玩儿这种游戏。”游戏无奈的扶额,看着正拿着礼物一脸坏笑的城之内。
  “想不想看看里面是什么?”城之内轻轻晃动着礼物,贼兮兮的笑着。
  游戏不语。
  “我可好奇呢!我拆了啊!?”城之内说到。
  “你不已经拆了么?”游戏心到,此时城之内已经拆掉了礼物第一层包装纸。
   “行啊!”城之内说到。将一个小瓶子递给游戏。
  “这是?”游戏接过瓶子,竟然有些惊讶。
  “薰衣草精油,这牌子市场价1ml都好几十呢!这一小瓶起码几百啊!玲出手可真大方。”城之内说到。
  “唉……明明我和你一块儿的,结果什么都没?苍天不公。”城之内耷拉着脑袋,悲愤的说到。
  “是么?玲也真是的。”游戏看着这瓶精油觉得有些头疼。
  “可不是么!?咱家就搞这个的!这里还有一张纸条。”城之内递给游戏。“事先声明,我没看的啊!”
  游戏打开纸条,娟秀的字迹干净整齐。
  To游戏班长:
  能再次看到热情活力的游戏真的好棒啊!让我想到了以前和瑛在一起的时候。哈哈~
  记得游戏班长很喜欢薰衣草呢!所以我就胡乱选了一种薰衣草精油,希望游戏班长能够喜欢。
  薰衣草精油好像有有缓解疲劳,平静心情,促进睡眠的作用,对于现在的游戏班长会很适用吧!
                            by:玲
  温和的笑了笑,玲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薰衣草什么的都是他小学的事了。
  说起来,他和玲并没有太多的接触,没想到那一次的无心之谈,玲居然还记得。

他轻轻摇了摇头,垂下眼帘看了看小小的水晶瓶“玲也真是的,一场比赛而已,居然送这么贵的礼物”游戏将精油小心收好,放进背包里。
  “嗨!人家在意你,送个礼物不是很正常么!怎么?游戏对玲没有感觉?”城之内说到。
   “也不是,她是姐姐啦。你说,玲~在意我?”游戏有些困惑。
   “噗,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城之内说到。
   “你的薰衣草精油不是用完了吗?玲这时候送这个你觉得不是在意你么?”
   “可是,我没提过啊!”游戏有些茫然。
   看着这样的游戏,城之内第一次感觉到很心累。

“你有点熏香的习惯吧。”
  “你这段时间应该没有点熏香了吧。”
  游戏点了点头。
  “这不就对了!”城之内拍了一下手掌说到。
  游戏一愣,仔细思考了一会儿,随即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了红晕。
  “玲……她……味道。”挤出几个断断续续不成章法的字,游戏猛的低下头。
  “反正,到时候我会送她一份回礼的。”游戏低着头匆匆离开教室。
  城之内挑了挑眉,看着落荒而逃的游戏,扬起微笑。
  “真是的,还是老样子。”无奈地摊了摊手“果然,还是这样的游戏看着叫人心安啊。”金发少年将背包甩在肩上,大步流星地走出教室。走到拐角处,他朝着一处通道眨了眨眼,没有停顿地走了。
  转角处一个影子闪了闪迅速消失不见。

  整理好书桌,揉了揉酸痛的眼睛。他将薰衣草精油从背包里拿出,接着从柜子里拿出香薰灯,点亮。最后打开精油到了两滴在香薰灯内。
   薰衣草的香味逐渐弥散开来,淡淡的香味驱散了一些疲倦。
   闭着眸子缓缓睁开,看着天花板,这段时间简直太忙了,即将进入高三课程不减反增,还有比赛要参加。细细想来,已经有很久没有点熏香了啊。连自己都没有觉察到,原本打算买的精油一直都忘记买了。到头来还是玲发现了。
  “真是的,虽然长大了,但我终究还是个弟弟啊。”莫名的竟有一丝无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段经历。
……
    绿油油的草地,凉爽的微风,姹紫嫣红的公园小径。小径深处一棵高大的樱花树下一个小小的身影靠着树干蜷缩着,毛刺刺的头埋进臂弯里,时不时发出一声啜泣。
  风儿拨弄着树梢,花瓣纷纷扬扬,粉白的花瓣落了他一身。
  找不到了,怎么也找不到了,明明没有跑太远,但是他沿路找了好几遍都没看见。
  “游戏!游戏?”一个声音响起。
  “你在这儿啊!害我好找。”
  抬起头便看见双手环胸,带着不悦的女孩。
  想必是自己的表情吓着对方了,小女孩在看见自己的一瞬间忽然变了神情。
  “你怎么了?被人欺负了么?”
  “没有,我的‘安卡符'坠子丢了。”他低落地说道。
  “嗨,多大事。再买一个呗。”
  收紧双臂,缓缓垂下眼睑隐藏起眸子里荡漾的水光“这个坠子,很特别,是我很重要的东西。”
  “嗯?所以说。”
  “无论如何都想找到它,可是……附近我都找遍了,没有。”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带着一些颤抖。
  小女孩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微微皱了皱眉“就在这里丢的么?我帮你找找。”没等游戏开口她就飞一般的跑了。
  太阳渐渐西沉,余晖给公园染上一层靓丽的金红。
  “玲,到现在都没回来,坠子的话,或许……算了,我去找找玲。”他瘪了瘪嘴,有些失望地站起来,打算寻着玲消失的方向走去。
  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回过头一个十字架形状的事物在他面前轻轻晃动着,和着西沉的阳光亮闪闪的非常美丽。
  淡紫的眸子一瞬间被点亮了,不可思议地看着玲。
  “是这个吧。”小女孩擦了擦脸上的泥。
  “是的,玲是在哪里找到的。”他笑了起来。
  “那边,沟里。”
  “谢谢玲!”
  “应该的,我是姐姐嘛!再说瑛常常麻烦你,怪不好意思的。”玲咧嘴笑了笑。
  “我帮你带上。转身。”
  将绳子高度调整合适,灵巧地打了一个节。
  “游戏喜欢薰衣草?”玲说到。
  “嗯~算是吧。”
  “你身上有很淡的薰衣草味道,挺香的。”
  “诶?哦哦!”白白的小脸上多了几丝红晕,慌忙低下头,为了不让玲瞧出端倪顺带说到“玲,喜欢什么呢?”
  玲微微想了一下,指着头顶的樱花树说“樱花啦。樱花。”
……
  “樱花么!”游戏默念了一句,手指敲打着书桌,细细地思考起来。
  “一定要送一份像样的回礼啊。”

  “就到这里了。”车辆在一座别致的建筑门口停下,接着一位温文尔雅的女子缓缓走下车。
  墨色的眸子看了看四周,大步走到门边,递上自己的身份卡。不一会儿身份确认完毕,打开铁艺的门,女子缓缓走进去。
  目不斜视,匀步向前。走到大厅前,冲着一位男子笑了笑,点了点头,走进屋内。
  转过几条通道,走上台阶在一个房间门前停下。礼貌的敲了敲门,过来半晌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进来。”
  带着标准的礼仪微笑走进房间“曜总好。”
  “墨羽?哎呀,稀客啊。快坐快坐。”曜起身迎接到。
  “不用了,我还有事,今天我是来找您给第二期资金预算签字的。”墨羽将一个文件夹递给曜。
  曜随意看了看“这也能劳烦墨羽来办,真是太麻烦了。”曜坐下拿起笔准备签字。
  “我不放心啊,上次就因为一份文件签掉了,董事长可没少骂我。”墨羽说到,目光在办公桌上停留了一瞬。

“曜总,蛮喜欢咖啡的啊。屋里有咖啡味诶。”

“是么,我还以为开窗之后味道会小一点。”埋头签字的曜总随口答道。
   合上文件夹递给墨羽“这么不怜香惜玉?我得找个时间好好说他。”
  墨羽淡淡地笑了笑拿好文件夹“哈哈,打扰曜总了,我等下还有个会议要安排就不打扰您工作了。”
  优雅地转身之后,缓步走出办公室。
  “屋里有很浓的咖啡味道,还有一丝很淡焦味。总经理烧过什么东西?”不着痕迹地皱起秀眉,放慢脚步,用余光观察着两侧的布局。
  “桌上的相框也收起来了。”
   右转,下楼,再右转便到了大厅。往前就是小广场和大门了。
   出了大门墨羽走到车前打开车门最后看了一眼TS公司的整体模样,钻进了车。
  “回集团总部。”
  回到总部墨羽便径直走到办公室关上房门忙活起来。
  她站在一张宽大的桌子旁,细长的秀眉紧紧地拧在一起,洁白的牙齿咬着红艳的嘴唇,右手拿着一支铅笔时不时的旋转把玩。桌上铺着一张大纸,上面绘着一个建筑平面图。各类彩色的线条和符号交错叠压,凌乱却带着规律。
   “这里有一个监控。”墨色的眸子眯起,左手抄起一只红笔在图上画了一个符号。
  “这旁边是技术开发部。”右手放下铅笔拿起一支蓝笔写下一个名字。
  “下面是……”
  蓝笔轻轻敲打着纸面,墨羽停顿了片刻。
  “营销,市场营销部。”用蓝笔写下名字的同时,左手拿起绿笔在那个方框的几个角落里画了几盆植物。
   “OK,这条路线差不多就这样了。”将笔丢在一旁伸了伸懒腰。余光瞥了一眼窗子墨色的眸子一下睁大了几分。
  “啊嘞!这么晚了?糟糕了。boss肯定参加比赛去了,完了完了,会议单还没签,看来又得挨批了。”墨羽瘪了瘪嘴锤了锤脑袋。
  懊恼归懊恼,目光再一次放回桌上的图纸,思考起来。
  “今天算是初步观察了一下TS公司,就大环境来看,TS公司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公司布局,监控安排,人员配置……好吧,这个不知道,以及运行情况来看,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如果要说可疑之处。莫非要把照片和纸糊味算上?”墨羽咬了咬手指。
  “人家心情不好烧个纸,撤个照片很正常嘛!boss有时候也这样啊!”
  无力地叹了口气。
  “看来要想了解,必须混进公司看看了。”墨羽喃喃自语,撑在桌子上看着平面图。
  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她看了看时间“比赛差不多快结束了,等boss回来再看看吧。”

 

评论
热度(5)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