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四章

更文的日子到了~谢谢一直为我点赞的米娜桑!!欢迎大家多多支持我这只啰嗦的文废~~

第四章  初见<2>

******正文******

        心  镜

第四章    初见<3>

  A市会场
  赛场上双方的对峙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游戏目不转睛地看着白色的飞龙和黑色的魔术师,心跳的飞快。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王样的现场比赛,激动、兴奋、崇拜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这边白色的飞龙吐出耀眼的白光攻击对方,那边立即发动陷阱卡将攻击化解。
  那边怪兽武动长剑劈向这边,王样神情自若的打开魔法卡中断回合。
  你来我往,双方比分竟然有持平的趋向。
  “诶诶!游戏!游戏!”耳畔传来叫喊声。他回过神扭头看了看身边无力扶额的金发少年。
  “感情是,我说了这么多问了这么多你都没在意是吧?王样一场比赛就把我多年的朋友给撩走了?好不甘心!”
  游戏一听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呃。城之内,对不住。其实我有听到……只是,没回答。”
  “从现在的形式来看,双方僵持不下,不过我觉得还是王样会赢。”
  游戏看着赛场“风杨2组,卡组配置是速战速决类型的,而王样他们,比较中和。风杨组如果能在半场之前铺好阵势那么后面想要突破是不容易的。可是王样他们却拖住了他们的脚步,让他们的有利局势没有完全发挥。长考下去,我估计风杨组会坚持不到最后。”
  城之内点了点头,看着王样发动魔法卡将墓地里的黑魔导女孩召唤出。接着师徒合力攻击将对方的lp削减到100。
  “不过,好奇怪啊。”游戏说到,浅紫的眸子认真的看着王样的背影。
  “什么?”
  “今天,感觉,王样不在状态啊。”
  “有么?我不觉得。”城之内看了看王样说到。“我觉得没有区别啊,王样运用的节奏、频率和平时一样。”
  游戏看了看城之内认真的表情“是么?可能是我想多了。”
  白龙最后的一击让对方lp归零。
  心渐渐平静了下来,细密的汗水润湿了金子般耀眼的额发。气息不稳,视线有些朦胧。闭眼深吸一口气,将卡组取出放好。
  身旁的搭档走了过来,深紫的眸子对上天蓝的冷眸。波澜不惊的蓝色双眸倒影着他的影子,王样有些苦涩的笑了笑。这表情明摆了是不赞成今天他的所作所为,突然改变预定战术,让双方的合作有些脱节,导致比赛缓慢了一些。别扭的搭档就是不喜欢这样的事发生。
  “回去好好休息。”冷眸淡淡地看了一眼王样,甩下一句话白色的衣摆一展,走下了赛场。 

王样愣愣地站在台上“这……赛特这是在关心他?”不敢相信地看着纯白身影消失的方向,放好资格卡,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赛场。
  游戏走在路上,回想着今天的比赛。不得不说王样组的比赛真的很激动人心,节奏把握的很好,出卡方式千变万化,很能调动观众的激情。

“王样晋级了啊明天就该是我和城之内的了。好紧张。”他内心念叨着。
  最开始他并不觉得比赛的气氛那么紧张,顺其自然就好。可是当看完王样的比赛之后,莫名的突生出一种必须赢的念头。他想和王样比赛,他想见一见王样,这两个念头一旦萌生就让他渴望晋级,不只是四强,他要二强,甚至优胜。
  上了公交车,游戏随意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打开车窗。
  留到最后的队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他一个业余爱好者,真的能够赢么?一想到这个游戏内心就会涌出一种不爽的感觉,血液在一瞬间就被点燃,这种不甘心的心情,一定要赢的表现,让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
  看着车窗外面的城市夜景,凌乱的风吹乱了他金黄的额发。心一直剧烈的跳着,没有平静下来过,甚至连手心都浸出了些汗水,最终他还是长长叹了一口气“看来啊,我要食言了,父亲。”
  车辆已经走上了通向郊外的公路,喧闹的市区已经远远地抛在后面。
 “下一站,枫迎大道,请下车的乘客携带好自己的物品按顺序下车,谢谢合作。”广播里传来空灵的女声,游戏关好窗户深吸一口气走到车门边。
  “不管怎样,四强必须进。”浅紫的眸子凌厉了几分,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坐在窗边的王样用手支着额头,小憩起来。四周嘈杂的声音逐渐平息了下来,车里只剩下零零星星几个身影。
  雨后的风带着几分凉意,而在沉睡中的王样没有在意。
  “喂!终点站到了。”一个声音大声说到。
  深紫的眸子睁开,看了看街道上的景色。起身走下公交车。车辆缓缓走开,他揉了揉额角穿过斑马线走向别墅区。
  打开平台上的灯,拿出钥匙,在经过伞架的目光停留了片刻,然后将钥匙插进锁孔,转动门锁,推门,开灯,走进房间。
  关好门换好鞋,脱下外套之后,他走进浴室打开混水阀。温热的水打在身上,驱散了疲倦。
  仰起头,呼出一口气。深紫的眸子被水汽润湿,色彩鲜明,非常漂亮。
  温水顺着发丝和下颚流下划过好看的脖颈,又顺着性感的锁骨滑下身子。
  伸手拭了拭镜子上的水汽,浅色的唇,略带苍白的容颜。王样无奈地扯出一丝微笑。
  “这次,还真是有些严重了。没想到只是普通的一场比赛,我却差点支撑不下去了。”喃喃说到,手指紧紧地抓着面盆边的大理石,仿佛要将它掰碎。
  片刻之后他走出浴室,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客厅的柜子前打开习惯性地拿起那个白色的药瓶,准备打开。手停住了。目光沉沉地看了一眼药瓶,最终还是将它放下,转身走到茶几前拿起赛特带来的药物打开吃了两颗。
  走进卧室,躺在床上,放空一下自己。不知怎么的自己的思绪突然转向了刚刚进门看见的那把黑蓝色的伞上,接着一个声音回荡在脑海里。

“你,没事吧……”
  那个声音,真的很熟悉,但是究竟在哪儿听到过呢?
  他努力的回想着,试图抓住一些线索,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头有些疼,王样按摩着太阳穴,神色复杂。
  突兀地又想起了那些零散的画面,王样将扔在床上的卡包打开,拿出一张艳红的卡片细细端详着。
  “欧西里斯的天空龙。”
  随着时代的发展“猎魂者”的人数逐渐递减,“魂卡”越来越集中化,在这样的状况下曜总举办的卡片游戏的复兴赛其中的目的不言而喻,他是很清楚的。看着没有卡图的艳红卡片,王样的内心很复杂,他想要弄清楚那些纷乱的梦境,但是又不想自己的私欲危害更多的人。一种抗拒之感串上心头,索性将卡片放下侧身躺着。眼皮变得很沉,渐渐遮住凌厉的紫眸。

  无尽的黑暗,幽深的通道。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就站在这样一个地方。深紫的眸子观察了一下四周。
  “又是这里。”他低语着向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长长的通道像似没有尽头。他停了下来,打算休息片刻。
  “不要忘了,这里也有你的朋友。”低沉带有一些威严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通道里。
  “是谁?”王样说到,警惕地看着四周。可是自从那声音消失以后就再也没有响起。
  他颓然地靠着墙坐在地上,有些烦躁,每次都是这样,各式各样的声音无声无息地来无声无息地走,他甚至来不及多问一句。不知道出口,不知道方向,每次都会让他感觉到快要迷失在这片心境之中走不出去。
  “如果走不出去,现实中的我会怎样?”大概是无聊至极内心冒出了这样可笑的想法。仰头看着同样黑漆漆的上空,地板和墙壁是冰冷的,冷的叫人绝望。
  由远而近,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黑暗中一个身影从远方跑来。
  那个身影在他面前停下,微微喘息着,一只手伸到他的面前。
  他呆呆地看着黑影,手不受控制的抓住那只手。
  那个黑影将他一把拽起,拉着他向前跑去。
  心,有些慌乱。大脑,停止思考。
  “你,是谁?”他问到。
  那个黑影却没有回答,一直拉着他向前奔去。
  幽深的长廊此刻变换了模样,比起之前的平整光洁,此时多了一扇扇的门。看着这些门,他渐渐放慢了步子停在一个虚掩着的门前,前面的身影也微微一顿。停了下来。
  他看着那门,似乎微微有什么声响传来。他松开了那只手朝着那扇门走去。
  “你等等,我去看看。”他拉住扶手猛的一打开。
  他站在一艘飞艇上,凛冽的风吹的衣服猎猎作响。手里握着几张怪兽卡,周围弥散的黑紫色的浓雾。
  “我没事,一定要救出……”
  身子一瞬间变得僵硬,深紫的瞳仁动了动,内心微微震荡着,他甚至将还没有说完的那句话给忽略了,迅速地转头扯的他脖子隐隐作痛。
  很迫切得想知道,想看一看那个人。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也顾不了这些了。
  在他回头的一瞬间,一阵狂风吹来,他不得不闭着眼抵抗着,等他回过神,自己已经站在了那条通道的出口处。回头看了看长长的毫无光亮通道,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最后还是一步跨进了出口。
  睁开眼,下意识的用手挡了挡刺眼的亮光。深紫的眸子睁开。
  “天都这么亮了?”他撑起身体,走到窗边。
  清晨明媚却不耀眼的阳光,雨后淡蓝透亮的天空,真是叫人心旷神怡的好天气。
  深吸一口气,抬起右手,目光停留在上面。
  “昨晚梦见了什么?”脑海里只剩下几个模模糊糊的片段,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拉着他奔跑在幽暗通道里的手,很真实很温暖。
  放在床头的电话铃响起,他放弃了思考拿起电话,深紫色的眸子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短信内容,洗漱穿戴好后,离开了家。
   
  车水马龙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街头一座宾馆的某间客房正上演着一出画风“诡异”的戏。
  身穿正装的优雅女子靠着窗棱,百无聊赖地磕着瓜子,墨色的眸子就那么盯着那座有着奇特建筑风格公司的大门。
  身边两个小伙正拿着望远镜扑在窗栏上观察着公司旁来来往往的人。如果给他们换一身行头,将街道换成明国时期的老街,这一幕就是活脱脱的“上海滩”。
  “墨姐,你这招真有效么?这都现代社会了,咱们这还上演上世纪谍报战的戏份啊?”一个小伙儿说到。
  “别废话,好好看着。”说着将一个瓜子皮儿扔进脚边的垃圾桶。
  “不是,依照墨姐的水平儿,去调查个TS公司不是分分钟的事儿么。用得着这么复杂么。”那个小伙儿笑嘻嘻的看着墨羽说到。
   “噢?小李这个月的绩效不想要了?”秀眉微微挑了挑,殷红的唇弯出一个弧度。
  “不是,墨姐,就是感觉这样有些耽误时间。您说说这公司进进出出这么多人,您说的那个‘中意’的人到底是?”小李苦笑着说。
  墨羽将手里的瓜子一扔“我说我教你都快一年了,你怎么一点进步都没有啊,辩人识人白教你了。你看看人家小王。”墨羽恼火的说到。被称作小王的男子默默地抬起头看了看又继续趴在窗台上坚守岗位。

“可是,这都观察了几天了,真的能找到可疑的人?”小李低声嘟囔着。

墨羽无语地揉了揉额角,操起边儿上的望远镜。
 “那我就再教你一遍。你看,刚进门那个,衣着整齐,下车后前理了理衣服,抖了抖裤脚,检查了一下公文包,还核对过时间,进门别人打招呼他只是点了点头,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极其严谨的人很有可能是某个部门的领导。还有那个,跑的飞快,一脸急急匆匆的样子,手里抱着文件,极有可能是单子,多半是跑市场的。”

“一些不经意间的细小动作、神态是可以反应出一个人的内在特点的,这些可是资料上查不来的,要不我也不至于叫你们来这里观察。”
  小李挠着脑袋听着墨羽给他分析,云里雾里出不来。
  “你看那个女人,优雅高挑,从进门一直保持标准的微笑,步伐匀称有度,还画着淡妆。应该是公司接待员之类的。还有……”那着望远镜的墨羽停顿下来,极快地掏出手机,拨号。
  “喂?是凌兄么,左边人行道那里有一个穿正装的妹子,梳着马尾的,褐色头发。帮我栏一下。”话刚说完,放下望远镜就跑了。留下傻眼的小李和不明所以的小王。
  “诶诶,小王,墨姐这是怎么了”小李戳了戳小王,目光直视着墨羽消失的方向。
  小王看了看同伴又看了看门,摇了摇头。
  “那你有没有明白刚刚墨姐解释的那些。”
  小李愣了愣神“我?不明白……”

小王:“……”

 


  墨羽匆匆走出电梯,理了理衣服和发型,不急不缓地走过人行道。
  此刻街对面的林荫路口,一个妹子正一脸通红的对着一个男子道歉。 

这大概是桉霓来长这么大以来最悲剧的一天了。   
  对于刚入社会,没什么背景的桉霓来说,这第一份工作是她非常珍惜的。
  前些天在收到聘任书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被TS公司这样的大公司录取,兴奋了好久。于是下定决心要好好表现一番。奈何,上班第一天并不顺利。
  地铁坐错了站台,加上老遇见红绿灯,等她赶到TS公司所在的街道时已经马上要到上班时间了。所以顾不得形象,在看见红绿灯结束的一瞬间飞快的跑过人行横道,那儿知很不巧的撞上了马路对面刚准备走过来的一位帅哥。
  等她揉着疼痛的脑门站起来一看,地上七零八落地散落着洁白的纸张,而自己的早餐豆浆不偏不倚的正好撒在了上面。缓缓抬起头便看见帅哥阴郁的隐忍着怒意的脸。之后帅哥毫不留情地说到“这位小姐,我希望你能给我们WD集团一个答复,因为你的豆浆毁了我们公司一桩生意。我估计着百八十万应该能搞定。”内心咯噔一下,好吧,WD集团,早知道今天出门前翻翻黄历的。
   为什么这种只有在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在现实里是存在的啊啊啊!而且电视剧里那些怜香惜玉的情节为什么遇不上啊!桉霓内心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
  贝齿咬着红唇,紧张的攥着衣角,细长的眉耷拉着冲着对方深深一鞠躬“对不起!”
  而墨羽正好看见了这么一幅画面。
  冲着帅哥扬了扬眉毛,墨羽带着标准的微笑,缓步走到二人面前。
  “凌主任,这是发生了什么?”
  “墨小姐,这位桉小姐把我们集团的签约单给弄脏了。”凌部长说到,语气极为不耐烦。
  墨色的眸子看着桉霓,威慑自成。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虽然和我有关系。那个……我的意思是你们说说你们的解决方法,我能办到的话,尽力去办到。”
  看着一脸紧张,欲哭无泪的桉霓,墨色的眸子眯起,带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唔~这样啊。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你,但是的确造成了损失,让你赔偿呢,你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做到。不过你能帮我一个忙的话,我可以考虑不予追究。”
  浅褐色的眸子飞快眨了眨,桉霓皱着眉思考了半晌“什么……忙啊?”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女子,憋出一句话。
  墨羽笑了笑“我希望你能来我们公司。”
  桉霓一听瞬间蒙了。等等,这什么情况,我的打开方式不正确?这是在谈条件?
  还未等她消化完这庞大的信息一个信封便出现在她面前“这是举荐信,收好。只要带着它去WD集团就行了,职位已经给你定好了,我们旗下一项目部的文员,这个项目部的人都很热情而且乐于助人,我相信你会很快适应的。”
  机械地翻看着信件,桉霓的大脑完全停止思考“这是帮忙?”
  “对啊!怎么,桉霓不愿意?”墨羽扬起一抹笑容看着桉霓。
  “不不、不是,我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无论哪方面我都不可能成为招聘条件啊。”桉霓紧张地攥着信封。
  “因为,我看上你了。”墨羽眯起墨色的眼眸笑了笑。
  听见这个理由的桉霓有些傻眼,信息量太大接收不过来。
  “好了,把你TS公司的聘任书、你的简历、噢对!你的包也给我用一下。快去报道吧。”墨羽说到。
  “包?可是……”浅褐色的眸子诧异地看着墨羽。
  墨羽打断桉霓的话“放心好了,我会还你的。”
  好吧,谁叫自己摊上事了,尽管有些挣扎,桉霓还是把包递给了墨羽。
  “等等,墨小姐。”
  墨羽将视线转向一直站在旁边的凌主任。
  凌主任上前一步凑到她耳边“小墨酱,那份签约单,是真的。拜托你重新找他们签一份吧。”然后一把抓起还在发呆的桉霓,迅速撤离。
  看着两人的背影,墨羽深吸了一口气,额角的青筋凸显的厉害。

“凌兄,我一定要将你一年的绩效给扣了!”这是来自墨小姐的一声咆哮。

  回到宾馆,墨羽便打开背包走到镜子前,用临时速染剂将黑色的头发染成褐色,卸掉平日的淡妆,然后简简单单画了另一个装。略微细长的眉毛,微微上扬的眼角,标准的马尾辫。换好少女风的衣服,带上美瞳。
  墨羽满意地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轻轻笑了笑。
  “果然,除了皮肤白一点,眼角翘一点,眉毛细长一点,瞳色、发色不一样。桉霓简直和大学时代的我太像了。唉……岁月是把杀猪刀啊!”墨羽悲愤的感叹道。
   目光投向TS公司,嘴角的笑加深了几分。
   深吸一口气,收敛起沉稳精明,换做一副活泼天真的模样走进大门。
   手紧紧的抓着背包提带,眼神有些飘忽,局促地走在通道上。
   前方的向导停下了,她飞快的眨了眨眼睛,抓住门把手,打开门。
  “我是应届毕业生,桉霓。今天由于我的失误迟到了,非常抱歉。”
  闭着眼,咬着唇,深深一鞠躬。

P·S
王样和AIBO马上相见啦~~~~希望大家不要着急>.<,时机到了自然会相遇哒~

评论
热度(8)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