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五章

   大家晚上好,首先作者在这里道个歉,因为年末事情很多所以更新退后了好久,米娜桑不好意思。今明两天会把落下的和应该更新的文章放出来希望大家喜欢。

   在此想对一直默默给我点赞的读者们说声谢谢,谢谢你们的支持呢!谢谢回味无穷、咩咩、六方等这些读者默默的关注。

    如果喜欢,欢迎订阅心/镜标签哟。

    第四章  初见<4>

   ******正文******

                   心  镜

         第五章     曼 华<1>

拿着证书和奖杯的游戏和城之内并肩走出会场,他走的很慢,神色有些恍惚,金黄的额发垂下挡住他的面庞,所以看的并不真切。
  “真是,糟透了。”身旁的金发少年龇牙咧嘴地说道。
  “我说那个啥‘社长'也真是的,有什么了不起的,说我是‘笨犬'?‘庸才’?哼,真叫人不爽。”
  “又不是我故意出错卡的,只是当时注意力放在了你和王样身上至于这样说么!再说了,我的比赛还不是被大家认可了。干嘛表现的这样目中无人、目空一切!哼!”城之内瘪了瘪嘴停顿了一下。
  “话说,你和那个王样真的没有血缘关系?”
  旁边的身影脚步一顿,浅紫的眸子看了看城之内又垂了下去,眉目间带着复杂的情绪“不知道。”声音淡淡的,没有波澜。
  见到他的一瞬间,游戏的内心是凌乱的。
  他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能见到王样的真正面貌,没有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更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这样的相似。
  劲风吹的他的头发有些散乱。飞扬的剑眉,凌厉的深紫眼眸,平缓的唇角看不出喜悲。身披一件轻薄的立领长衣,因为刚才发生的小插曲所以显得有些凌乱。
  相互对视的一瞬间,心便飞快地跳了几下,最开始以为是惊讶所致,事后仔细分析了一下他发现并不是这样。一瞬间,仅仅一瞬间,脑海里飞快闪过的画面,消失在光幕之中的那个身影……和眼前的王样有些重合。
  “怎么可能。”他顿足无奈的笑了笑。
  “什么?什么可能不可能?”城之内说到。
  游戏一愣,发现自己语失不好意思地理了理额发“没什么。失言了。”
  “噢!”见对方说出了理由城之内便就继续聊着自己的话题。“我说接下来就该1V1了,我一定要把那个‘社长'好好教训一顿。哼!”城之内咬牙切齿地说到。
  就这样一个沉默不语一个吵吵闹闹,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休息区里一个白色的身影安静地坐着,他一手拿着银匙搅动着面前的咖啡,一手轻轻敲打着桌面,天蓝色的冷眸深处夹杂着复杂的情绪,由于灯光黯淡看的并不真切,微暗的光将他的眸子染上了一层深色,低沉的有些压抑。
  将放卡的小箱子拿起来打开,拿出刚刚用过放好的卡组翻出最下面的一张卡,淡金的文字反射着微暗的灯光,蓝色的卡面带着神秘。冷眸注视着那张卡久久没有离开。
  赛场上除了游戏的出现让他有些惊讶,但真正叫他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必胜组登场的时候,这张放在卡包里的卡微微震动了一下。
  虽然只是仅仅一瞬间,但是的的确确是震动了一下。天蓝的冷眸锁定了必胜组的两名成员,略微感受了一下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呼应,目光最终放在了那个大大咧咧的金发少年身上。眯起了狭长的冷眸,扬了扬眉毛,勾起浅浅的微笑看着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难得的有些兴奋。
  不过那个少年的表现却令他不爽,甚至有些失望。一开场就出错卡这种事,大概连小学生都不会犯,他却连犯两次。回想起那时少年极其夸张的面部表情不禁笑了笑。最后在领奖台上冷冷的赏了他一句笨犬,结果立即就炸毛了,扬言要和他大战三百回合,那表情简直叫人哭笑不得,但褐色的眸子里却闪着认真的光,证明了他没有说谎。
  抬手抚了抚额角,赛特董事长第一次觉得这件事情很头疼。
  看着蓝色的卡片,无奈地笑了几声,真不知道这张卡片究竟是“看上”了那个少年哪一点,竟发出了这样的感应。
  “橙汁么……真是个无趣的代号。”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将卡片收好之后走出会场。


  王样躺在大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神情严肃。赛场上那个少年的面容再一次浮现在他脑海。
  像,太像了。如果说他俩没有关系,十有八九的人都不会相信。除了对方有些眉目稚嫩,气质上赶不上他,他俩几乎就是孪生兄弟。反复回忆小时候的细节,他的的确确没有什么亲戚兄弟,那么那个突如其来的少年究竟是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是不是什么阴谋?想到这里平静的深紫眼眸泛起了点点波澜。
  皱了皱眉头,起身坐直,双手撑着下颚思考起来。近段时间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未妨碍到组织,所以组织考验这一项可以排除,自己也未曾暴露过身份也不可能是仇人。而且那个少年见到自己的时候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通透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杂质。
  或许……真的只是巧合。
  轻吐了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频繁的做梦,现在又遇见这么一件事。有时候命运真的很会捉弄人,你越是想知道答案,他就越会给你出难题。
  不过,目前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这个,而是他隐藏多年的面貌最终还是暴露了,以后麻烦事不会少了。有些无语地闭上眼,沉默着叹了一口气。


  回到家游戏便径直去了房间,拿着手机端详了老半天,秀气的眉头皱起,一脸纠结的将手机开来关去。
  “呃……我还是问问吧。”
  他低声说了一句,再次将手机锁解开,拨了一个号码,按下拨号的一瞬间,他左手便微微握了起来。
  不一会儿电话里传来温柔的女声“喂?游戏啊?什么事?”
  “啊?妈妈,最近还好么?”
  “嗯,挺好的,就是事情比较多,可能不能回家了。游戏有什么事么?”
  “噢!那妈妈注意休息,保重身体。其实、我今天想问一下……”略微停顿一下。
  “我有没有哥哥……或者其他表兄弟什么的。”微微咬了咬唇,手紧紧地握成拳,他走到窗边眺望着远处的市区,试图将凌乱的心绪平息下来。
  “噢!这个倒是没有。”
  “好,我知道了。”
  清凉的夜风吹散了夏日的燥热,远处的路灯明明灭灭,就如诗歌中缥缈的天街。
  复杂的心情并没有平复下来,他静静地眺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坐在电面前的墨羽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脑荧幕,手里摆弄着一只笔,懒懒的将一些数据打进电子表格。
  好吧,来到TS公司好些天了她除了整天坐在这里统计数据以外就没干过别的,更别说调查了,她连营销部都没出过。墨羽突然有些纠结来TS公司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根据几天的观察,TS公司根本就是一家很普通的公司,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公司从上到下都有着合理的规划和管理,并没特殊的环节。所以TS公司能一直延续蒸蒸日上并不是瞎掰的。反复思考了这几天所观察到的人或事,并没有发现和“猎魂者”相关的蛛丝马迹,虽然她知道调查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假设TS公司有问题的话,那么照着现在这样的局面来看TS公司就真的很不简单。试想一下这样一个大型公司之中,它包含的各个环节都没有可疑之处,那么这将是一件令人恐怖的事。

如果就现在这样平静的局面来看,那么出现这样的情况话只能说明。一,这个公司的水很深,让她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入手。二,TS公司所有的消息全部对外封锁,只对仅有的几个人开放。三,公司本身就没有问题。
  综上所述,三应该不可能,boss不可能让自己调查一个没有嫌疑的事,况且她自己也有感觉TS公司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想到这里,墨羽叹了一口气,感觉很无力。被集团人员称为“鬼才”的墨羽小姐,居然翻船了!

“咔!”这是手上的笔发出的响声……

她看了看手上断掉的笔,恼火地将它插进笔筒,起身走出办公室,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刚到门口墨羽便微微皱了皱眉。
  平日里TS公司虽然繁忙,但是还是有很多乐趣的。大家说个笑话,吐槽个电视剧或者电影也是常有的事,但是今天的气氛却有些凝重。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匆匆忙忙的,接待员也各就各位,就连平时有些邋遢设计部主任也在洗手间仔细整理仪表。
  目不斜视的走到洗漱台前,打开水龙头将被墨汁晕染的手洗净。转身走回办公室。
  刚到门口就被一个人拉住“喂喂,桉霓。你的数据表做好没?”
  “噢!马上就好。宁风主管很急么?”
  “最好快点,要是她来了还没好就惨了。”
  “请你等等,我马上打印出来。”墨羽立即走回位置旁将最后几个数据统计上,迅速调整了一下表格之后打印装订完毕,递给了宁风主管。
  “主管我能问一么?为什么今天大家都是一副急匆匆的样子,有什么重要的事么?”墨羽说到。
  “其实也没啥,只是一个人要来了……呃,不对,她已经来了。”宁风主管立即站好。整理了一下衣物。
  墨羽看向过道的尽头,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大步向这边走来。
  高贵,端庄,气质非凡。她有着姣好的身材,美丽的外表,乌黑的大波浪卷发梳成一个简单而优雅的发髻,一只雕刻着奇异花朵的羊脂玉发簪将发髻固定住,简单大方,更是增加了她的气质。
  那位女子从墨羽身边经过,淡雅的香味令人舒适平和,那位女子没有停留直接走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
 墨羽直直的盯着那道身影,浅褐色的瞳孔中有几丝复杂的情绪转瞬即逝“她是?”
  “咱们公司副经理,白小姐,全名白曼华。”
  “白曼华?”难得的她微微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惊讶,不过却迅速掩盖起来。
  “嗯,没错。她可是公司主心骨,之前还在国外知名公司呆过。TS公司就是她和总经理一同创立的。”
  “唉……白小姐对公司上下要求特别严厉,既然他回来了,今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宁风主管叹了一口气走开了。
  墨羽看向总经理办公室的方向震惊渐渐被疑虑代替。她回到座位上,看着一份文件可目光完全没有聚焦在那里。 
  猝不及防,白小姐的到来让她思维有些混乱。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将翻涌的内心慢慢放平,她拿出手机飞快地给赛特发了一条短讯,看着电脑的荧幕继续工作。
  无论如何,我都要确定一下,这一切是不是如同我想象的那样。墨羽皱着眉想着。

 

评论
热度(3)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