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五章

    更文的某只~~~主线剧情主场既视感?欢迎大家观赏《曼华》第三节,说实话我觉得每章标题很多余……咳咳~谢谢小昕今天CP19给我买了很多周边!

    喜欢的朋友订阅心/镜标签哦,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五章 曼华<2>

                          心 镜

                 第五章    曼华<2>

晚间时分
  雕花的门窗,点着蜡烛的宫灯的光芒将这间小小的隔间烘托出一种古朴的情调来,隔间里环绕着淡淡的沉水香的气味,是从梨花木的雕花餐桌上的香炉散发出来的。桌上摆着几道精美诱人的小菜,一位女子正拿着一双乌木筷子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
  “好久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了,樱楼的菜肴依旧美味啊。”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赞叹道。
  “曼华,别卖关子了。这次你回来是有什么情报么?”一个男声说到。
  “别急嘛。曜,关键的东西可是在你手上,你拿到那个东西没?”
   曜看着曼华皱了皱眉“那东西,岂是这么好弄的。”
   曼华咧开嘴轻轻一笑“噢?没着落?那么他的那张卡如何了?”
   正准备夹菜的筷子在空中微微一顿,随后收回搭在筷架“目前,还没有钥匙。”
  “喝。”曼华笑了。
  “既然没有进度,我告诉你后面又能怎样。”
  曜的眸子沉了沉“不过我总感觉一切就在手边,只是被什么挡住了,混淆了我的视听。我会尽快查清楚的。”
  白衣女子扬了扬眉毛,翠绿眸子意味深长地看着曜“好,那就再等等吧。”

  办公室里,墨羽还在工作着,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舞蹈,荧幕上全是一篇篇的文件和表格。
  今天,她算是见证了白小姐的恐怖,一个数据错误,就让她把所有的报告和统计表重新梳理,而且明早一早交,虽然这些对于墨羽来说不是难事,但是她现在的身份可是没有什么经验的毕业生,她不可能不问不学,迅速完成任务,这样一定会引起大家的注意,至少现在她不想太过于锋芒毕露,而且白小姐一来各种会议接连不断,安排的事务照平时多了一倍不止,大家的工作效率也大大提升。
  揉了揉酸疼的胳膊,她用左手操作电脑将一份份文件打印出来,趁着打印的契机墨羽拿起桌上的水杯打算去接些水喝。站起来的时候墨羽瞪着眼环顾四周,没人了?
  她急忙跑到了部门门口见张望了一下,内心默默点了个蜡,敢情是整个TS公司除了必须的几个岗位值班人员外,就只剩下她了?
  看了看时间,20:10。墨羽瘪了瘪嘴,回到办公室,将文件装订好,准备找总经理签字。
  墨羽快步走到经理办公室的门口,礼貌地敲了敲门,但是等待了许久也没见动静,墨羽微微皱了皱眉“经理走了?他平常不是不到九点不会离开办公室的啊?”
  墨羽诧异地看着办公室的门若有所思起来。随后她定了定神眼眸变得凌厉起来。

曜不在,也就是说她策划施行的“确认计划”说不定可以实施了。她抬起手,缓缓伸向门把手,但却在快要握住门把手时微微一顿。
  “不行,我并不知道东西在哪里。这样贸然进去说不定会顾此失彼。”
   她呼出一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缓缓一转身向着自己的部门走去,没走几步一个男子便出现在他面前。
  “总经理。”墨羽立定对着男子轻轻一笑。
  曜点了点头,绕过墨羽继续向前。
  墨羽快步走了上去“麻烦总经理帮我签个字。”
  “你来吧。”曜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虽然来过很多次,但墨羽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浅褐眸子带着几分紧张和迟疑,抱着文件缓步跟在曜的身后。
   曜走到座位上随意坐下,墨羽缓缓走过去,将文件递给总经理。低头的时候余光瞟了瞟四周的陈设,东西不增不减。并没有发现他想找的东西。
  “你是新来的?学什么专业的。”一个声音唤醒了,人在心不在的墨羽。
  “建筑,我学的建筑。”墨羽回答到。
  “是么……可你这篇报告上这几条论证方法可不像一个学建筑的思维模式。”深褐色眸子沉沉的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修长的手指指着那篇报告上的几行字,抬头看着墨羽。
  手微微收紧了几分,墨羽面不改色地看着那几行字“那里啊……我只是觉得这样很通顺就写了,我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啊。”
  曜收回目光,飞速地签完了字“你既然学的建筑,怎么会想着来我们公司呢?”
  “嗯、那个啊、是因为我刚刚毕业没什么经验,建筑行业的资历要求太高了,我当时想着找一家游戏公司弄一弄建筑场景设计,3d建模什么的……”墨羽低着头解释到。
  “这么说,你对你现在的部门不满意?”
  “也不是,只是营销的确不对口……”墨羽抬起手尴尬的的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目光飘忽不定,显得有些不安。
  深褐色的眸子看了墨羽半晌,挑了挑眉,拿着文件的手微微放松了些“时间不早了,回家吧,太晚了你一个小姑娘家不安全。”说着将文件递给墨羽。
  墨羽接过文件,冲着曜一鞠躬之后,快步走到门边。
   握住门把手的手有些苍白,甚至有些细微的颤抖,手心里全是细密的汗水,她缓缓将门打开,又轻轻的退出,小心翼翼地将门合上,余光粗略的瞟了一眼曜。只见他神色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办公桌的某个地方,一动不动,随后弯下腰似乎想打开最下面的抽屉。墨羽合上门,缓步走向办公室。
 “好险!”墨羽将文件放在桌上。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幸好我有准备。如果不是弄到了桉霓面试的录音和简历今天就完了。”
   墨色的眸子瞟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慌忙赶工的时候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墨羽是学法律的,所以在论证上往往会按照法律辩论的思维行文。
  “果然,TS公司的人不是吃素的。”本以为混进TS公司之后加上桉霓这个身份她大可以安心一些,不过事实上并不如此。通过多年的实践经验她知道,今天曜的问话并不是空穴来风,或许在她刚进公司的那一刻曜就已经策划给新员工来一场测试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契机而已。然而今天通过一份文件,他居然旁敲侧击的扰乱她的心之后还将面试的题目随口问出来,一切连贯的毫无痕迹,要不是她心理素质好,临危不乱,肯定已经被怀疑了。
  虽然她内心很紧张,甚至感觉有些无法呼吸了,但是还是在第一时间稳住了心神做出了“桉霓”该有的行为。
  走出公司大门,她松了一口气,舒爽的夜风将她内心的烦躁和紧张时的热气吹散,顿时竟有些心旷神怡“原来,卧底不是这么好当的。”
  墨色的眸子带上了几分惬意,片刻之后又变得犀利起来。
  “抽屉么,的确是个好地方呢。”墨羽皱了皱眉,叫了一辆出租车向着自己公寓的方向驶去。


   坐在椅子上的曜靠着椅背,手里摩挲着那个被他扔掉的相框,眉头拧在一起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晖……”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深褐色的眸子犀利起来。 

收紧了握着相框的手,深褐色的眸子低沉的让人压抑。思绪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决裂的雷雨天……
  那天本该进行交接的二人最终用一场苍白的对话划清了界限,当时的他以为自己拥有了全部的筹码并没有感到多么失落,反而有一种胜利的兴奋。可当他兴致高涨的将“筹码”放上“天平”时却发现只是自己自以为是罢了。
   他永远忘不了,当时他气急败坏的来到晖的家里,晖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双紫黛色的眼睛里透出的无奈和悲凉,对他简直是一种嘲讽。刺骨的寒风将他的风衣吹的猎猎作响,发丝也被风吹的凌乱不堪。两个人一个立在屋里一个立在寒风里只是简单的对视就足以明了。
  “曜,我不再是所谓的‘猎魂者'了。”
  “曜,关于其他的信息我无可奉告。”
  “曜,请不要打扰我现在的生活。”
  “曜,不要继续了,不要再错了。”……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屋里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笑说声,一个小孩仿佛等自己爸爸等的不耐烦还特意跑出来瞅瞅。
  一双浅紫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脖子上挂着一个黄金的坠子,被深色的毛衣衬的各外明显,那个小孩看了他一会儿之后便冲着他笑了起来,然后拉了拉他父亲的手说“爸爸,妈妈等你吃饭呢,这个叔叔是谁啊?要不要叫他一起来?”
  “真是幸福的一家子。”他没等晖开口便转身离开了。
  随后晖因病而亡,他趁着他们全家参加葬礼的时候偷偷潜进晖的家,东找西翻的找了好久才找到他想要的资料,但是晖却将关键的地方藏了起来。还留一句莫名奇妙的话……
  曜将相框打开,取出夹在里面的一张纸
    心如明镜  心无止境
    心是明镜  心心相惜
    心镜,心境。是否如一?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曜颓然地靠在椅背上,疲惫漫上心头。
  “真的,还能继续下去么。”深深的无力感在他心里蔓延。

 

靠在藤椅上的白衣女子正在小憩。她一手撑着头另一手自然地搭在大腿上,黑而长的头发自然的垂下散开微微遮住了她姣好的面庞,她的面前是一个开着白色的花朵的花园,宽阔的花园里的花全都竞相绽放着,纯白的花白的耀眼,纯的虚幻。

来到这里的小云沿着曲折的小路穿过花园来到了一座古朴的宅院前,她有些紧张,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座宅院的建筑风格,暗色调的楼宇搭配白色的花园怎么看都觉得压抑。

她深吸一口气踏上了台阶,刚准备穿过过道就看见了正在小憩的白衣女子。

没等小云呼唤她,白衣女子便自己醒了过来。如同羽翼般纤长密集的睫毛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侧头看着离她不远处站立着的小云优雅地笑了笑。

“坐吧。”她指了指手边一个红木桌旁的一把藤椅说道。

小云微微一愣有些迟疑地走了过去坐下。她看着白衣女子内心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白衣女子却没有在意小云奇怪的目光,依旧带上一抹笑容,将红木桌上宫灯点燃又将白瓷茶具摆好给小云和她自己倒了一杯茶。

“尝尝,这是今年新鲜的大红袍。”她将茶碗放在小云的面前,自顾自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小云看着面前的茶碗,质地很好的白瓷盛装着红色的茶汤对比鲜明,昏暗的烛光给茶汤染上了一层暗色调,原本红色的茶汤呈现出暗红的色调让人心里发毛。小云没有动只是盯着茶汤沉默不语。

白衣女子抬眸看了看小云再一次笑了起来“小云不喜欢茶啊。”

小云一惊对上了对方翠绿色的双眸,这时她发现那双眸子里没有笑意……小云飞快地眨了眨眼“没有,我喜欢的。对了,曼华姐,你说的那件东西师傅快做好了。下个月应该能交给你,这个是样品。”小云将一只小巧的深蓝色盒子递给坐在对面的女子。

白衣女子依旧笑着点了点头却没有查验所谓的样品,只是说了简单的答了一句“谢谢。”继续喝着茶。

“嗯,不谢。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小云站起来说道。

“好。”白衣女子淡淡地说着,优雅地喝着茶。

轻风滑过过道轻抚着站在过道上的两人,身旁花园里的花也随着风浮动起来,细微的“沙沙”声回荡在耳畔,洁白的花瓣被风卷了起来飞向了远处。

小云看着这样的画面不知不觉竟看了很久,淡雅的幽香将她内心的紧张感驱散了,她看着那片纯白又带着妖异美感的花朵缓缓开口道“曼华姐,这是什么花啊?”

白衣女子缓缓抬起头侧眸看了一眼花园“这个么?它叫曼陀罗华,是彼岸花的一种。传说有着曼陀罗华的道路是通往天堂的呢。”

“是么?不过真的非常漂亮呢。一定是一种非常纯洁的花。”小云看着花园微微弯下腰准备触碰一下那纯白的花朵。

“或许吧,小云你该回去了,别忘了下次把东西带来。”白衣女子晃动着茶碗说到。

小云回过神收回手指看了白衣女子一眼说道“诶?嗯,好的。”然后立刻离开的宅院。

白曼华放下茶碗,仰着头靠着藤椅看着已经变成深蓝的天空“快了啊,真好。”她自顾自地呢喃着,翠绿的眼眸里带上了一丝惬意。

房梁上的仿古宫灯逐一亮起,白曼华起身将桌上的茶具收好之后,又将小盒子收好缓缓走向屋内。

黎明之前,黄昏之后,昼夜更迭,周而复始

若问天路,彼岸之途

若启天门,光辉之物

带着孤寂的古老的曲调回荡在宅院内,它就这样随着风散落在满是曼陀罗华的花园……

小云踏出院子的一瞬间忽然就觉得轻松了许多,她回过头再次看了一眼这座朴素的院落然后迅速离开了。

“难怪师傅不愿意来,这地方真的让人提不起兴趣啊。”小云不禁打了一个寒碜,步伐加快了几分。

 

评论
热度(4)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