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五章

      年末忙到哭/(ㄒoㄒ)/~~,简直想手动再见~

      久违的更新~敬上~米娜晚安~

      喜欢的孩纸欢迎订阅心/镜哟~

   第五章  曼华<3>

  ****** 正文******

                   心 镜

   第五章    曼华<4>


  第二天,王样如约来到了咖啡馆。
  这家咖啡馆位于城南的一条主干道上,由于距离市中心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平时人员较少,也就使得咖啡馆的氛围格外令人清静自然。

这家咖啡馆有着和市中心那些咖啡馆不一样的装饰风格,一切简简单单,无论是色调还是装修风格都显得清爽简洁,独树一帜,极好的阐述了店铺名——simple。
  米黄背景配上黑色的手写体英文组成的招牌不仅雅致还不失个性。那显眼的simple连笔流畅自然、一气呵成令人赏心悦目。他抬起头看了看招牌之后便推门走进咖啡馆。
  此时一楼已来了不少人。放眼望去几乎没有空位,可能是因为周末的缘故,很多上班族都来到这里放松一下顺便办办公。他冲着一楼的迎宾员点了店头,转而向二楼走去。
  刚一走进就看见那道忙碌的身影。
  此时此刻游戏正往来于几个座位前,或是送餐,或是点餐,亦或是打扫卫生。丝毫没注意王样的到来。
  看着繁忙的游戏,他并没有打扰,而是缓步走到位置的最后一排坐着。而此时的游戏正聚精会神地伏柜台上写着点菜单,秀气的眉头皱起,时不时地咬咬唇使得带着几分稚气的他有些可爱。
  他就这样匆匆看了游戏一眼便坐在了和昨天相同座位上。他并没有按服务铃点餐,而是随手翻开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淡金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照了进来,柔柔的很温暖。刺眼阳光被削减纱帘之后,竟带上了柔和温馨的感觉。
  游戏还在忙活着,由于今天有几个人员请假,所以从早上到现在他基本上没有休息过。
  在打点好一桌用餐人员的事务之后,他收好餐具走到柜台前,揉了揉酸疼的手臂,趁着短暂的休憩瞟了瞟楼梯口,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人。
  站在旁边的妹子看着这样的游戏,掩着唇笑了笑,走到游戏身边“你哥来了哦。剩下的交给我吧。”
  她俏皮地冲着游戏眨了眨眼,取下游戏腰上夹着的写字板带在了自己的身上。
  游戏一愣,目光投向周围的客人,来回扫视了几遍却没有发现王样的身影,秀气眉头稍微皱了皱,将目光投向了靠窗的最后一排。
  歉意的对着旁边的同事笑了笑,快步走向最后一排座位。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王样看书的样子。羽翼般的睫毛半掩着深紫的眸子,投下浅浅的阴影,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他轻轻翻动着书页,神情专注的阅读着一行行的字,看见感兴趣的内容还会调整一下坐姿,或是扬扬凌厉的剑眉。
  纱帘柔化了光影。比起赛场上的犀利这时候的王样竟然多了几分柔和?
  游戏愣神儿了片刻将这个想法驱逐出脑海,几步向前轻声说道“那个、王样,不好意思,今天工作忙让你久等了。”
  缓缓抬起头,深紫的眸子看着游戏,微微点了一下头,合上面前的书说到“嗯,坐吧。”说话的同时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刚想坐下的游戏忽然一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工作服,由于一直忙到现在都没有休息,所以衣服上蹭了一些浅浅的污渍也没有去清理。虽然看的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对方是自己一直崇拜的偶像啊!就这样坐在自己偶像的面前感觉有些不尊重对方,于是犹豫了片刻开口了“那个、要不先去我去换衣服?”看着自己的工作装,游戏小心的问到。
  “不必了,就这样。”王样平静地说。
  “噢、噢,好的,王样要吃些什么么?”游戏缓缓坐下说到。
  “一杯咖啡。”
  “噢,稍等。”游戏迅速走到柜台前。
  “悦琳姐,把我今天早上做的曲奇给我一下,另外加一杯咖啡和一杯红茶。”游戏说到。
  “好嘞!稍等啊。”悦琳冲着游戏眨了眨眼,不一会儿将餐点准备就绪,然后将餐盘递给游戏。
  “我就说今天你干嘛单独做一份曲奇饼,原来早就知道你哥要来。怎么,咱们王哥做的看不上?”悦琳说到。
  “也不是,王哥做的曲奇偏甜,我见上次王样并不是很中意,所以今天做的时候少放了些糖。”游戏认真地解释到。
  “好吧,好吧,也就你最细致。”悦琳摊了摊手说。
  游戏笑了笑端起餐点快步走到桌前。
  “久等了。”游戏礼貌地说到,将餐点摆好,坐了下来。
  王样点了点头,喝了一口咖啡说到“那么开始吧。”
  游戏立即点了点头,将纸笔摆在桌上,浅紫的双眸满满全是兴奋。
  看着游戏期待的样子,王样也不再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你也知道,决斗怪兽卡牌游戏中卡片类型主要是由三种类型组成的,即魔法、陷阱以及怪兽。因为卡片种类繁多没有特定的排列组合方式,所以对于这样的卡牌游戏来说,自由度是非常大的。”
  “虽然根据经验,现在已经有了各类卡组的组合,但是其中的变量是靠自己决定的,是否速攻,是否强攻,是否中和,是否防守等等。通过改变连锁方式和三种卡片比例调整卡组的方向,这是这款游戏有趣的地方。”
  “想要玩好卡片,最重要的是读懂卡片,找到你与它的契合点,找出属于自己的配置。”王样认真的解释到。
  “和你比赛过,就上次比赛而言,你主打的是配合,配合同伴辅助同伴,因此卡片组合主要方向为综合辅助,这样的卡片组合有一个弊端就是,一旦将你的进程打乱,或是让你的同伴很你的步调脱节,那么就很危险了。”王样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到。
  “你,应该看过我们的比赛,了解到‘社长'的卡片是强攻型的,而我的是综合攻击型的。这时候你应该注意的是如何和同伴分配攻击比例而非辅助攻击。所以你在节奏把控上慢了,也就给了我拆掉你们配合的时间。”
  “根据你的出卡顺序,如果你能将魔术师早一回合放出而不是帮助同伴拆掉攻击,或许回合能多进行几轮,在这几轮说不定有反击的契机。这是你的一个失误。”王样解释道,随手拿起一块曲奇放进嘴里嚼了嚼,微甜的口感,恰到好处的火候使得杏仁片很香,这份曲奇和昨天的味道不大一样,今天这份非常适合自己的口味,于是又再吃了一块。
  “第二个失误,既然你知道我们卡组的大致方向,那么应该及时调整卡组,在出卡的时候不能太过犹豫,或者在初阶段混淆视听这样都能起到一些作用,而你太小心,导致我推断出你的方向之后立即反击使你措手不及。不过,我觉得,你是不是很久没玩儿过卡牌了,感觉你这样的小心的表现更像一种不自信,担心自己发挥不好。如果一直都练习着,对自己的卡组很熟悉,就算紧张怯场应该不会出现你那样小心翼翼的表现。”王样皱着眉说到,深紫的眸子看向游戏。
  此时此刻游戏低着头,秀气的眉头紧紧地皱着,笔尖在纸上飞速移动,将王样说的重点记下来。 

王样的目光在游戏身上停留了片刻继续开口说到“总体来说,你们组的实力是超出我的预料的,现在2v2结束了,剩下的1v1你先注意我说的那几点,我会调整不同的卡组和你对战几场,到时候具体再说。”无意间竟然放慢了语速。
  记录完毕的游戏呼出一口气,看着坐在对面吃着曲奇眺望街道的王样轻轻地笑了笑“王样真厉害,居然通过简单的一场比赛就看出了我们组的漏洞。”
  “我……的确很久都没有玩过卡片了。嗯,在进行比赛的时候的确有些犹豫,原来犹豫也会影响比赛么?思考全面一点应该没有错啊?”游戏看着记录本说到。
  “嗯,考虑全面并没有错,但不能因为全面而绊住自己的脚步,赛场上过于犹豫会导致误判,出错卡片。”
  王样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不过,你既然很久没玩过卡片,还能有这样的表现证明你潜力还是不错的。”
  “嗯,也对,我的确有些太小心了。其实,根据你们组的卡组我的确和我的搭档讨论了记种对战方案,比如,采取速战速决的攻击方式,攻防兼并的配合。可是,觉得赛场上不确定因素太大了我们才丢开分析使用最擅长的配合方式来进行这场比赛的。”游戏认真的说,并且将自己计划的几种战略演示给王样看。
  王样看着认真演示解说的游戏,神情逐渐认真起来,这是他很少出现的一种状态。剑眉时不时的皱皱,嘴角却难得的上扬了一个弧度。
  一直以来,王样每次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将对手击败,虽然很尊重对方,但是很多比赛都没让他尽兴。然而今天在这家小小的咖啡馆里,这个身材单薄,娇小可爱的少年居然给他带来了别样的看法。只是一场解说而已,而且解说的还有不少瑕疵,可是少年的思维和独特的理解却让他在乎起来。
  有想法,有个性,对卡片的揣摩也很透彻,这要是加以时日说不定超过自己也不一定。

不知不觉间,原本只想一探究竟的王样也加入了讨论,时间就这样悄悄地流逝,桌上的东西早已吃完,夕阳也渐渐沉入地平线。头顶的灯光亮起,二人才注意到天已经黑了。
  夏日的天都黑的很晚,游戏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八点以后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看向站在旁边的王样刚想说话却被打断。
  “没想到都这么晚了,和你讨论很愉快。早点回去。”王样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说到。
  “诶!?谢谢王样,我也、也很开心和王样讨论,王样教了我不少知识呢,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报你……那个、那个、王样明天能来么?”说到最后,游戏低着头紧紧地握着装红茶的杯子。
  “嗯。”简简单单的一个回答结束了今天的对话。
  游戏不敢相信地抬起头,兴奋冲击着自己的内心“那那那、我就先谢谢王样了,好晚了王样早点回家吧,今天这份茶点钱我已经付了。”
  王样抽出那裤包里拿钱的手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天色,离开了咖啡馆。
   
  夜风轻柔,微凉的触感让人清爽。路边暖色调的街灯在笔直的道路上投下橙色的光芒。他缓步走在人行道上,飞扬的剑眉舒展开来,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
  脑海里那一段讨论还在不紧不慢的回放着,竟然让人有种一切并未结束的错觉。
  “嗯,是个不错的少年。”他肯定了内心的想法。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脑海里闪过了“心梦”卡店里的情形,他立定仔细地回想起来。
  “在卡店里错过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这位少年呢?”
  “立足于基本放宽思维模式。声音也有些相似,说不定……找个机会问问好了。”

他迈开步伐走到了站台等着公交车的到来。
  这时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王样拿出手机看了看接通电话。
  “‘王’刚刚收到一封挑战信,据说时间定在明天,请您务必到场。”
  剑眉皱了皱,并没有作答。
  对方见没有回复便试探着问了问“‘王'有什么难处?”
  “不。后天,改在后天。”说着立马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兜里,轻轻呼出一口气。

TS公司
     七点整的时候墨羽结束了手上的工作,她从办公桌堆积的文件中抬头,扫视了一圈四周,一如所料的没有人。

这个时间,除了她这个为了调查刻意延长加班时间的人,其他员工早就陆续离开了,一时间偌大的公司空的骇人。

墨羽抿了下唇,简单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同时侧头凝听着距离不远处办公室的动静。

走廊尽头传来了关门声,跟着响起一阵脚步声。

墨羽又看了看手表——七点十分,那个男人下班吃饭的时间一向很固定,如果不是多亏他良好的作息习惯,她也没办法针对性的做出计划。

她低头笑了一下,一边向卫生间走去一边随手点着手机,像大多数无法脱离手机年轻员工一样。

从办公桌到洗手间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可以确定的是,这片区域的人全部都下班了。

她仔细的洗了手,擦干之后戴好白手套,走向总经理办公室。

走廊拐角处的摄像头已经停止了工作,按照计划,她有二十分钟的时间,通常那个人会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去吃饭然后返回办公室。不过,用来查看那个人的办公室足够了。

“希望boss的猜想是错的,我可不喜欢调查合作伙伴。”墨羽笑着自言自语,眉头微扬时有刀锋般的冷光,透着凌冽的气息。

她停在了办公室前,试着转动门把手,没能成功。

“果然上锁了。”墨羽低声道,心中对自己的猜测多了分确定。

她从随身的包中取出工具盒,将需要的工具一一取出,然后开始开锁。

为了最大程度的节约时间,她在之前有认真练习过,这种程度的锁并不算难。

大概两分钟后,轻微的咔哒声响起,门锁弹开了。

她立刻低头给自己换上鞋套,然后迅速进了办公室,反手将门关上,锁好。

做好这一切后她先环顾了一圈办公室的布局——很简洁,有一个窗户,如果曜临时回来,她可以躲到窗后扒住窗沿避过去。

将退路确认完毕墨羽才绕到办公桌后,一口气将并排的三层抽屉全部拉开,逐一查看。

第一层内是一堆码放整齐的文件,她粗略翻阅了一下,基本都是未拟好的合同或者各个部门最新月的规划报告一类的东西,中规中矩,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为了节约时间她用手机将那些文件都拍了一份,准备回去之后再看看有没有隐藏的问题。

然后她关上了第一层抽屉,转而去看第二层。

咖啡罐,几盒奶精,还有糖包。

看样子是和boss一样喜欢喝咖啡的上司。墨羽在心中吐槽了一句,合上了第二层抽屉,看向最后一个抽屉。

只有一个背着摆放的相框在一堆杂乱的废纸上。

她愣了一下,没料到最后一个抽屉只放了这样一个东西。墨羽忽然想到那次自己试探的过来时发现曜的桌上少了一张相框——看来就是这个了。

她花了几秒钟仔细忘记住相框摆放的位置,才小心的拿起相框查看。

照片中是曜和一个陌生男人,看样子是很久之前的相片了,毕竟现在的曜看起来可没这么年轻。

“还以为会是什么大消息,结果只是个普通的回忆啊。。”墨羽耸耸肩,准备将这相片放回去,动作又顿住了。

那个背景的房梁上是……

她凝下心神仔细看了看,蓦然睁大了眼。

true soul

是TS公司。准确的说,是刚刚建立的TS公司。

如果是这样,那么照片中的另一个青年,应该和TS公司有很密切的关系。墨羽给这张相片拍了照,然后仔细摆放回原位,看了一眼腕表。

19:26,还有四分钟时间。

她起身走到门口准备开门离开,却又顿了顿,回身看了一眼整洁的办公桌,那上面并没有烟灰缸。

没有烟灰缸,这说明曜没有抽烟的习惯,所以他身上应该不会随身携带打火机。但上次,她在这里闻到了物体焚烧后的气味。

绝对有问题。而且,那个和曜一起的青年,他总觉得有点眼熟。

奇怪……在哪儿见过呢。墨羽皱眉思索着,然后开门走了出去,将门锁恢复成原本的状况,又走回了洗手间。

等到19:30分之后她才重新走出洗手间,在摄像头下神情自若的打了个呵欠,回到自己的位子将几样文件撞进包里,一边嘟囔着吐槽新任上司的雷厉风行一边向外走去。

不仅仅是那个青年,白曼华也很可疑。

和总经理一起创立了TS公司……墨羽站在TS公司的大门外,仰头看了看夜空。

“啊,我到底为什么要进来啊。”她在心中吐槽了一句,然后踢着路边的石子去赶地铁了。

还是先和boss报告一下吧。

也许社长会知道那个青年的身份。

---------------

PS   爆字数的一节~中间墨羽部分来自合作伙伴千邪所写,希望大家喜欢哟~

评论
热度(5)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