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五章

飘回来更文的某只~晚上好大家~

前篇  第五章 曼华<5> 喜欢的同志订阅心/镜哟~

******正文******

心 镜

第五章 曼华<6>

 “叮铃铃”闹钟的铃声响起。一只白皙的手臂伸了出来准确无误的将闹钟给关了。耳畔传来细微的沙沙声,游戏睁开迷蒙的睡眼坐起身看了看窗外阴暗的天,有些赌气地揉了揉发丝。
  “唉……放假的最后一天居然下雨了,真烦。”
  他嘀咕了一句走到书桌前拿起一本日历看了看。
  “中班。”他有些烦恼的揉了揉头发,“唉……为什么今天陈渊兄要调班啊。”他内心无声的呐喊着。

为了将下午的时间空出来,他在和王样商量好之后就直接找店主把他的班次全部调整成早班。当时提出来的时候店主有些惊讶,但是他还是坚持调整了。虽然早班相对于其他时间段的工作任务少,但是必须七点半就去店铺打扫卫生,然后制作各类茶点以便其他时间段使用,这就使得早班的工作任务较重而且很累。
   “不过,今天下雨去店铺的人应该比较少,说不定能再和王样探讨一下。”
  想到这里游戏竟然有些兴奋。和王样认识大概也有半个月了,经过半个月的探讨和培训,游戏感觉学了不少东西。不单单只是局限于卡片游戏,还有有关学习的以及一些有趣课外知识。
  最开始他还以为王样是一名深藏不露的学者,后来在得知王样的身份是大学生的时候愣是让他有些不敢相信,于是在惊叹的同时更加激发了他的上进心,这使得他有了很大的进步。
  他拿起卡片开心的笑了笑,不加掩饰的开心和兴奋满满地写在脸上。
  “好的,去做点心!”他换好衣装准备跑去厨房,却在栓窗帘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漫天的雨幕模糊了对面房屋的轮廓,雨真的很大。
  “这么大的雨……王样会来么?”游戏皱了皱眉,原本兴奋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我们又不是关系要好的朋友,这么大的雨,他也没必要来的吧。”细密的眼睫盖住浅紫的眸子,使得眼眸黯淡了几分。
  “算了,少做一点点心吧。大不了当做晚餐也挺好。”游戏喃喃地嘀咕道。
  等到游戏准备好东西已经到了出发时间,他简单的打理了一下仪表撑着伞匆匆赶往咖啡馆。
  
  密集的雨滴打在伞上噼啪作响,落在地上的雨滴溅起的水花将裤脚都浸湿了。
  “雨还真大。”凌厉的剑眉皱了皱,显得有些纠结。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想着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说来也奇怪,经过这段时间的探讨、切磋之后,自己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对于每天进行的“学习”任务竟然形成了习惯,推掉了几次挑战不说今天居然冒着大雨来到了这里。这真是一件令他匪夷所思的事情。
  轻笑着摇了摇头,抬步走向店铺。 
  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伸向门把的手一瞬间就收了回来,微微侧身就看见了那个在雨中奔跑的身影。
  深紫的眸子带上了几分惊讶,还未反应过来,那个身影便已经冲到了他身前。
  身影在快要撞着他时猛的一顿。
  “对不起!”
  道歉声将他从惊讶的状态拉回。
  “没关……”刚想开口回答的他却看见那个身影忽的被湿滑的地面滑的趔趄了几步,跟着马上就要摔下去。很显然对方是因为不想撞到他而导致速度未减平衡失调才这样的。  
  他向前迈了一步,左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使劲一拉,右手将雨伞稳住。
  那个身影猛地撞向自己的胸膛,随即传来的疼痛让他微微皱了皱眉。雨伞也在这个过程中猛烈地摇晃了几下,伞边的水溅在脸上,顺着脸颊划下。
  “噢…好疼,那个不好意思啊,给你添麻烦了。”游戏捂着鼻子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一双深紫的眼眸。
  时间静止了一瞬……

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的么!!!游戏内心咆哮到。
  松开游戏的手腕,王样抹了抹脸颊上的水珠“没事,你怎么不打伞。”
  游戏揉着鼻子,有些尴尬地说到“那个,刚刚下车时看见一个妈妈带着一个孩子没有伞我就把伞给她们了,反正车站离店铺也不大远。”说完游戏带上了一个暖暖的微笑。
  深紫的眸子微微颤了颤,余光瞥了瞥手中的雨伞,蓝黑色的格子纹,那天雨中的那一幕蹦出了脑海。

等等,这个声音是?他猛地看向了正在揉着鼻子的少年。
  “你真好心。”他说到。
  “就这样送伞,不求回报?”他低语到。
  游戏眨了眨眼睛,有些尴尬地拍了拍后脑勺“诶,也没必要要求什么吧,毕竟别人也有难处,反正也很少遇见这样的状况,不过这段时间一下送了两把,我得重新买把伞了。”说完便摊了摊手。
  王样看着发尖滴水,发丝凌乱,衣服湿润的游戏说到“进去吧,喝点热水。”
  “嗯,好。刚刚……谢谢王样了。”游戏回答,拉开门和王样一起走进了咖啡馆。
  换好工作装,又将头发擦干,游戏走上了二楼。
  “果然,人很少啊。”游戏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他冲着几个同事笑了笑走到了最后一排。
  桌上已经摆好了咖啡喝红茶,热腾腾地冒着水汽。
  他坐在对面看着红茶轻轻喝了一小口,垂下浅紫的眸子说“我还以为王样今天不来了,毕竟好大的雨。”
  王样只是轻轻搅了搅面前的咖啡说到“既然答应过,我自然不会食言。”
  “现在没有人,我们提前开始。”王样看向游戏寻求意见。
  “好的啊。”游戏将杯子推到一旁,拿出纸笔和卡片。
  “今天我们就先讲讲,削卡类的卡组吧。”王样看着游戏分析起来。 
  王样认真的分析了卡组的特点和优劣势,关键点讲的很清晰透彻。随即两个人切磋了几把找了找感觉。培训阶段便告一段落。
  “王样果然厉害,居然把握的这么好,不过这类卡组貌似不适合我诶!”游戏收好了卡片放在一旁。
  “嗯,了解之后才会有备无患,今后遇见了拆招也会有个眉目。”王样说到,拿起和往常一样的曲奇吃了起来。
   酥脆可口,很讨人喜欢。再次拿起一块放进嘴里。看着这样的曲奇王样有时候甚至在想是不是迷恋这个曲奇才如此惦记着这家咖啡馆。
  “不管怎么说,王样真的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这段时间也教了我很多东西,非常感谢。”游戏看着王样笑了笑。
  握着咖啡杯的手微微一顿,一丝复杂的情绪在深紫的眼眸中一闪而过,莫名的游戏说的话让他感到有些失落。

这句话似乎是在道别。
  “嗯,没关系。毕竟你是我的徒弟。”淡淡的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对上了游戏的眼眸。
  浅紫色的眼眸,非常清澈明亮,其间还带着惊讶。
  “我去一趟洗手间,你可以想想还有什么困惑。等我回来做解答。”
  “嗯!好的。”游戏点点头。看着王样离开。
  撑着下颚游戏看着桌上的卡片有些出神。片刻之后,呼出一口气,活动了一下手臂,眼角的余光瞥见了王样桌上的卡片,他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坐正身子。
  “听说,TS公司的职业决斗者卡片都是特制的,以前父亲也有,不过从不让我碰。”游戏盯着卡片,浅紫的瞳孔中闪着好奇。
  “我就翻看一下应该没问题吧。”他皱着眉纠结地看着卡片。思忖许久之后站起身将王样的卡拿了过来。
  轻轻翻开面上的一张卡片,仔细地看了起来。
  反反复复看了几次,游戏也没看出什么特别。除了比他的卡漂亮一些,字体全是烫金处理的,非常耀眼。手感上觉得王样的卡片比他的光滑。对了卡面上貌似还有些暗纹?
  游戏微微调整卡片位置,精致的暗纹一闪而过,妖异的花朵中间有一个字符。游戏仔细辨认了一下。
  “是字母‘At',这个是什么意思?”游戏皱了皱眉。
  “不会是……署名吧!?”游戏看着手里的几张卡都有一模一样的暗纹思索到。
  “可是,如果是公司署名的话应该是Ts吧?”疑惑地游戏咬了咬嘴唇。
  “该不会是本人的名字吧!但是,王样的缩写应该是‘Wy'啊?”游戏思考到,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将卡片理整齐之后放回了原位。


评论(5)
热度(6)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