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五章

     终于可以更文啦~提前祝大家:鸡年大吉,新年好~另外明天打算放完最后一节文,请喜欢的大家注意赏阅哟~对于更新缓慢的我(抱歉),很感激一直以来给我点心心的大伙儿!我会加油的,thanks!

         前篇  第五章<6>

                心   镜

      第五章      曼 华<7>

      

拧开水龙头王样捧起水飞快地洗了洗脸,抬起头审视镜中的自己。
  “王样是一名很好的老师,这段时间也教了我很多东西,非常感谢。”
  “毕竟你是我的徒弟。”
  深紫的眸子沉了沉,不知为何,自己突然觉得这两句话让他很不爽,可是明明他们就是这样的关系。
  老师与学生,师傅与徒弟……学生会毕业,徒弟会出师。无论怎样总有离别的一天。
  “以后,一定很难再见了。”想着那个和自己辩论切磋的少年会离开,内心便冒出一种不想结束的愿望,毕竟能够和他这般投机的人好久都没遇见了。
  垂下手,轻轻吐了一口气。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在触及到卡盒时,他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紫眸便诧异地动了动。
  卡片没有带?他顿了顿,再次检查了一下卡包,深紫的眸子漫上了复杂的情绪,来不及细思便匆匆走出洗手间,大步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居然把‘魂卡'放在桌子上,当真是日子过的太舒服了。”他低低的骂了自己几句。
  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居然会犯这样的失误,看来平常的生活真的会一点一点腐蚀自己的警惕。
  “居安思危,思则有备。”他握紧双拳,眸子犀利了几分。
  
  他来到桌前,直接无视了打招呼的游戏,自顾自地拿起了卡片翻看起来。
  “卡,被人动过。”深紫眸子里带着浅浅的暗芒,表情严肃起来。
  看着王样这样的举动,游戏忽然觉得有些心虚。
  浅紫的眸子闪躲着,但很快就坚定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看向王样说到。
   “我刚刚翻了一下你的卡片……我只是很想看看而已。”
  “是你翻过我的卡?”
  两人几乎同时说出的话使得他们都愣了愣神。
  王样垂下眼帘,游戏则局促地看着杯子。
  “果然,不该翻别人东西啊。”游戏觉得有些后悔。
  王样缓缓走到座位上坐下,略微打量了一下游戏,将卡片放在手边。
  沉默在他们之间展开。
  “那个……对不起。我不该动你的卡片。真的对不起。”游戏抓着笔记本低着头道歉。
  “没关系。”王样淡淡的回答到,看着窗外依旧很大的雨。
  游戏抬起头看了看王样,只见他如同平常一般一手握着咖啡杯,一手放在桌子上,平静自然地看向窗外,不悲不喜。
  游戏皱了皱眉,面对着王样这样的表情,他无法评判王样是否生气。沉默了片刻再一次说到。
  “我不知道、王样不喜欢别人碰你的卡,我、下次不会了……”游戏慌乱地说。
  还有……下次么。失落的感觉一点一点地加深。
  再一次看向游戏时王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回想起刚才的自己的确有些冲动和失礼了,只是“魂卡”对他来说很重要再有就是当他知道游戏动过的时候内心居然有些慌乱,在这样的情感交织下他选取了利用简单的话语来掩盖这种情绪,不过好像被误解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责怪你,你不必紧张成这样。既然翻过我的卡那么说说看有什么感觉么?”
  强大的魂卡,有一定的几率会伤着普通人……
  听见这个解释的游戏明显地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王样“感觉么?感觉~王样的卡很特别。”
  游戏迟疑了一下接着说“和我用的不一样,比我的漂亮一些。”
  听到这个回答王样眼眸深处的忧虑驱散了些,但还是再次问了一句“其它的?”
  听到这个游戏忽然睁大了眼睛,刚想说话又生生地截断。欲言又止模样显得有些为难。
  “不好说?”王样问到,他认真地看着游戏不知不觉间竟然收紧了手指。
  “也不是……只是、只是,那个、王样,我见你卡上有一个暗纹是字母‘At’,这个,是你的署名么?”游戏结结巴巴地说出自己疑惑的地方。
  “嗯……”
  浅紫的眸子飞快的眨了眨“诶?王样不是你的本名?”
  “嗯。”
  “那、那那、能告诉我,本名是什么么?”游戏一动不动地看着王样,浅紫的眸子里期待满满。
  王样皱着眉看着游戏却没有回答,只是握着咖啡杯的手收紧了一些。

“无论如何都不要透露真实的名字。”这是他一直牢记的话。对于有着双重身份的他来说,一但真名被核实,说不定那些“仇家”会伤害身边的亲人朋友。王样抿了抿唇,内心有些矛盾。
  时间仿佛过的很慢,慢到一秒钟都能感觉的清清楚楚。
  游戏看着没有回答反而有些困扰的王样,原本期待的神采渐渐消散了,有些失落。
  果然,不行啊。游戏低下头看着红茶没有出声。       
  看到这样的游戏,王样突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内心深处居然漫上了一丝不忍。
  他垂眸看着自己的咖啡,但却很快地抬起头,嘴角带着一抹浅浅不易察觉的微笑。
  “亚图姆,我的名字叫做亚图姆。”
  一瞬间游戏便猛的抬起了头,浅紫的眸子从失落逐渐带上了不可思议最后居然弯成月牙的弧度笑起来。
  “亚图姆。”游戏喃喃念着,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刚王样说出本名的时候竟然有一点温柔?想到这里他开心地轻笑起来。
  “那么,可以告诉我你的本名么?”亚图姆扬了扬眉毛说。
  “诶?!”游戏诧异到。
  “我就叫游戏啊。”尴尬地拍了拍后脑。
   亚图姆闭了闭眼,似乎有些汗颜。
  这名字,真有特色!
  定了定神,刚想说话却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游戏拿起电话看了看,歉意的对着亚图姆笑了笑接通电话。
  “嗯?妈妈什么事?”
  “你回来了!待一天就走?”
  “噢,嗯,好的。我在simple咖啡馆。”
  游戏挂了电话“不好意思,那个~王样,我妈妈回来了说是一起吃个饭,我得走了。”
  王样拿起最后一块曲奇放进嘴里“知道了。”
  “嗯,我妈妈很温柔的,王样不嫌弃可以一起去,就在樱楼。”
  “不用麻烦。”王样回答。

“对了,你以后可以叫我本名,没有外人的情况下。”
 “诶?噢,好的。知道名字不叫也怪别扭的。哈哈。哦,对了。”游戏挠着脸颊说到。
  深紫的眸子看着游戏,带着一抹询问的意味。
  “我明天就开学了,这段时间很感激王……不,亚图姆的悉心教导。那个,亚图姆我、我想在上学的时候抽自习时间请你再指导我一下。不知……这个,是不是过分了。”
  “好的。”亚图姆答到。
  “诶?!”游戏显得有些意外,他眨了眨眼又立刻补了一句“非常感谢。”这时,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

游戏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那我就走了?”
  王样看向游戏点了点头。
   游戏夹着电话,动作迅速地整理着自己的物品。
  “我换件衣服就来。”
  他对着电话说到,将卡放进卡包匆匆走开。因为匆忙所以不曾注意到一张卡在他整理的时候从手里滑落下来,掉在了地上。
  目光追随着落下的卡片停在地面上,轻轻撇了一眼游戏急急匆匆的背影,亚图姆弯下腰将卡片捡起翻转过来。
  那是一张特殊的卡片。一只威风的碧蓝色的龙昂着头,一副霸气十足的模样。卡片上没有任何文字。
  忽然,本来还在惊讶这张卡很独特的亚图姆忽然却微微睁大了双眸。 

在触碰卡片的一瞬间,他就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放在卡包里卡片就微微震动了起来。亚图姆迅速将已经整理放好的卡片从卡包里取出,抽出最下面那张绯红色的卡片。
  此时此刻手里的那张绯红的卡片正细微的震动着,卡片上的烫金名称忽明忽暗,原本空空荡荡的图框居然隐隐约约显出了图案。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那张碧蓝的卡片靠近绯红的卡片。
  两张卡在缓缓接近,随后又一上一下的渐渐重合。就在两张卡片快要接触的一刹那,亚图姆睁大了双眼。
  原本空空荡荡的卡片上浮现出一只绯红的龙。那是一只很有个性且威风凛凛的绯红色巨龙,艳丽的龙身围绕着一缕缕闪电犀利的让人无法直视。
  亚图姆的手紧紧地握着那张碧蓝色的卡片,目光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下一秒他便立刻将两张卡片分开。
  绯红的卡片黯淡下来,卡面上的图案也渐渐消失回到了最初的模样。他站起身来,看着走到楼梯口的游戏。
  “游戏。你停下。”
  刚想下楼的游戏脚步一顿,然后又向着亚图姆的方向走了过去。
  “什么事?”依旧是那个纯净的微笑,没有半分虚假。
  他垂下眼睑,错开视线。黑密的睫毛将那双凌厉的深紫色眸子掩盖起来,看不清楚它的模样。
  “你的卡掉了。”亚图姆平静地说,声音有些低沉。
  握着绯红色卡片的左手渐渐收紧,右手将那张碧蓝的卡片递到了游戏的面前。
  “诶!?提玛欧斯?真是太谢谢亚图姆了。”游戏非常开心地从亚图姆手里接了过来。
  右手在空中略微停留了一下便缓缓放下,抬起眸子看着面前的少年。浅紫的眸子里净是温柔,看着卡片的神情也是专注认真,还用手轻轻擦拭着卡片。
  “下次一定要收好。”那样低哑的声音让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立在对面的少年却恍若未觉,似乎还因为这个“关心”的句子有点激动。
  “诶!嗯嗯!让亚图姆费心了。那—我走了?”游戏说到看了看再一次响起的手机。
  亚图姆点点头,看着少年飞快地跑下了楼梯。

 

评论
热度(6)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