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五章

晚上好大家~~~红包抢的怎么样了啊!?

马上就要鸡年了,祝大家鸡年大吉,心想事成。鸡年吉祥相伴!!

  前篇   第五章  曼华<7>

******正文******

心  镜

第五章     曼 华<8>


   目送游戏离去的亚图姆走回原位,看了看已经空掉的咖啡杯又叫服务生从新加了一杯。
  他颓然地靠坐在位子上似乎有些疲惫,此时此刻他竟然找不到任何一个形容词来陈述自己现在的状态。
  明明可以留下那张卡的,在那样的条件下。明明应该留下那张卡的,这才是他的作风。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犹豫,为什么自己会迟疑。
  无可非议,那张卡就是“钥匙”,是他必须获得的物品。他是杀伐果断的“王”,他是“猎魂者”。将猎物放走的猎者一定是一个可笑的傻瓜吧,他暗自想着。
  那一瞬间的犹豫是因为作为“职业决斗者”的公心?还是作为老师的私心?他一时间竟然无法评判。
  看来真的是脱离组织太久了,令自己的心都乱了。脑海里再一次浮现出这一句话语。唇角带出一抹苦笑。摇了摇头,暂时将自己混乱地思绪压制下去。
  拿出绯红的卡片细细地看了起来。刚才一隐而没的红深深地刻在脑海之中。
  看来,如果想要真正开启卡片,那张提玛欧斯必须在手上。他微微抬眸视线定格在了那只盛装红茶的杯子上。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拧起了眉。
  如果不强行夺取,那么就竞争好了。
  有必要的话,找个时间下个赌注理所应当的获取这样似乎说的过去?他思忖着。亚图姆站起身来,看着大雨淋漓的街道,转身走出咖啡馆。
  这场雨,估计不会停了。

  坐在电脑旁的曜一脸阴沉地看着桌上那张黑色的卡片。就如同雕像一般坐那里他沉默不语。
  “都这么久了,‘钥匙'始终都没有出现过,难怪白曼华会对此非常不满。”皱起的眉头稍微松开了些,眼眸里却带着疲倦。
  或许是坐的累了,他喝了一小口刚刚换上的热茶。准备站起身来走动一下。
  就在这时,原本低沉的深褐色瞳孔深处泛起一点光亮,跟着他便从自己的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片,见到卡片的一刹那,深褐色的眸子就写满了震惊。
  此时,手里那张有着金色飞龙的金黄色卡片正微微泛着金红色的光。虽然颜色很淡,但他还是没有放过这个细节。短暂的惊讶之后,他勾了勾唇角,兴奋地连握着卡片的手都有一丝颤抖。
  急忙打开办公桌旁边的书柜,抽出一个盒子匆匆忙忙的打开取出里面的一个本子。
  本子很薄,是由普通的笔记本的纸张自行装订而成,从页边来看,像是从什么地方撕下来的。本子上面的笔记工工整整,很容易辨认。
 他快速翻动着笔记,停在了某一页,上面写着:
  “三神的卡片存在着一定的联系,只要解开封印便会相互感应。根据记载,我猜测一旦有卡片解除封印,之前已经解除封印的卡片将会有所反应,其反应现象或许是映射出相对应卡的色彩吧。
                         3月3日  小雨”
  “金红色,是他的‘天空龙'?果然没有叫我失望。”曜合上本子,立刻回到座位旁拿起电话翻到了白曼华的名字刚想拨通手却停顿了下来。 
  手指悬浮在白曼华三个字的上方久久没有点下去,原本兴奋的表情此时此刻却化成了严肃。
  手里那张耀眼的金黄色卡片此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状态。只有金色的飞龙和卡名在灯光的作用下还能闪着一星半点的光亮。
    The Winged Dragon of Ra(拉的翼神龙)
  深褐色的眼眸里什么也没有,再次滑动着手机时,直接拨通了一个未署名的电话。
   “喂,我是曜。”
  对方很快答到“主人,有什么事么?”
  “我需要知道,今天他去了哪里?”手指敲打着桌上的卡片说到。
  “不好意思,主人,我不知道。”对方恭敬的回答。
  “什么?”明星带着质问的语气,凸显了曜的不满。
  “是真的不知道,这是我的失职。”
  “理由。”
  “‘王'这段时间的行踪都没告诉过我,我问他他都说去散散心,我在想是不是一周之前的挑战令他格外不爽,以致于他推了所有的挑战。”
  “什么?!好,先这样吧。”曜挂了电话。
  推了所有的挑战,散散心?曜不削的冷哼了一声。
  看着桌上的卡片,曜眯起了那双深褐色的眸子。起身走出办公室。

  将伞放在伞架上又拍了拍刚刚掉落在衣服上的水花之后他开门走进了自己的家。
  头发有些润湿,裤脚完全打湿,本来打算换身衣服好好歇歇的他却在进门的一瞬间愣了愣,还未来得及换身衣服,他就匆匆走进了客厅。
  沙发上一个中年男子正悠闲地靠着沙发看着电视,神情慵懒,看见他的到来他便笑了笑,露出一副慈祥的神态。
  “哟!亚图姆你总算回来了。怎么,不欢迎你干爹?”嘴角挂着微笑但是深褐色的眸子里却没有半分笑意。
  深紫色的眸子沉了沉,淡淡地开口“曜总。”
  “诶!别这么见外。”曜摆了摆手。
  “今天,有什么事说吧。”深紫色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曜。
  曜闭了闭眼又摊了摊手像极了家长对于调皮孩子犯蠢事儿时的无奈和包容。不过这样的表情并没持续太久便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那就开门见山吧。”

“嗯。当真是长大了啊,我都管不住你了。”嘴角缓缓勾起,那是极具危险性的弧度。
  “希望,你还记得你的承诺。”曜说到。
  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目光却依旧坚定。
  “今天,你似乎去了一个好地方。”曜站了起来缓步走向亚图姆。
  “这么大的丰收居然都没通知你干爹我。我可是有些伤心啊。”双手背后立在亚图姆面前。
  “那么,东西呢?”
  “还回去了。”亚图姆沉稳地答到。
  “嗯?把到手的猎物放走可不是你的风格。”
  亚图姆对上深褐色的眸子,没有说话。
  屋内渐渐沉寂下来,曜错开视线很随意地走了几步然后弯下腰贴着亚图姆的耳畔说到“不管怎么说,‘提玛欧斯'你必须获得。”
  深紫的眸子低沉了几分。收紧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说完之后曜便立即直起身子,带上了和刚才一样慈祥的神情看着亚图姆“今天的雨真大,真不适合出行啊,亚图姆以后出门记得看看天气预报。如果还淋雨的话,说不定会感冒的。”说完曜抬起手,揉了揉亚图姆微微沾湿的发丝,就如同关爱孩子的父亲一般。最后冲着亚图姆笑了笑大步离开了房间。
  

亚图姆始终站在原地没有移步。被睫毛掩盖的紫眸低沉的可怕“最终还是低估了曜总。”他低语着。
  “没想到提玛欧斯已经被他盯上了。”
  “如果我不去夺过来的话,那么他肯定会派其他人去。这样的话游戏就危险了。”深紫的眸子犀利了几分,浅浅叹了一口气,转身向楼上走去。
  回想起一起讨论的温柔少年,亚图姆握紧楼梯的扶手“不管怎么说游戏与我好歹也是‘师徒'一场不能把他推入深渊。” 
  
  游戏坐在座位上看着一桌可口的菜肴却没有动手里的筷子。
  “怎么?游戏不喜欢吃?”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
  游戏回过神看着对面温柔的女子歉意地笑了笑“不是的妈妈,刚刚在想事情。”
  女子将一块鸡肉放进游戏的碗中说到“很困扰的事情么?能给妈妈说说不?”
  游戏愣了愣“其实也没事。只是觉得我就这样把别人丢下自己去吃饭这件事情感觉很不好。”
  “是你的朋友么?”
  游戏一听浅紫的眸子却带上了几分为难,几分纠结“这个……更多的应该算我的老师吧。”
  女子看着这样的游戏带上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那的确有些失礼了,怎么不叫他呢?”
  “他不愿来。其实,我觉得没什么,但是王样就是不愿意来。”
  听见这句话女子加菜的手微微顿了顿“王样?那个你崇拜的‘决斗者'?你重操旧业了?”女子缓缓说道唇边带着温暖的笑容。
  游戏意识到了什么,忽的垂下眼睛,低下头,放下筷子,似乎准备说什么却又不想说。
  看着这样的表现,女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喜欢的话就去做吧。”她说到,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温柔语气。
  “其实,我有想过,如果因为你的父亲将你的业余爱好全部封杀,有些委屈你了。”
  “诶?妈妈不怪我?”游戏抬起头说。
  “当然。”女子温柔的回答。
   见状游戏有些如轻释重地舒了一口气,带上笑容说到“其实,嗯!我都比完一季比赛了,只是一直担心就没敢告诉你。对了,城之内也参加了。我们还获得了2v2第二名。”说到这里,浅紫的眼眸里荡漾着兴奋。
  看着这样的游戏女子笑的更加温柔了。
  的确,她真的很久没看见游戏流露出这样的笑容了。游戏本来就是一个有些内向的孩子,小时候的他除了邻居家的城之内基本上很少主动去交朋友,原因是他担心会给大家带来麻烦以及话题搭不上边儿。而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他发现了自己居然对于正火热的卡牌游戏很有想法和天分,凭借这一点他便交到了不少朋友。当时作妈妈的她对此很满意,每次看见游戏灿烂地笑容也会很欣慰。然而晖的离世却将这一切全部打破。游戏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对于很多活动都表现的兴意阑珊,一天到晚除了忙学习还是忙学习。
  那本该是最无忧无虑的年纪,而游戏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后来城之内搬走之后,他便形单影只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每次想到这里她就很心疼,甚至在想她把晖说的那句话传达给游戏是不是错了,为此她一直无法释然。
  游戏一向很听话,对于父亲更多的是尊重和崇拜,对于游戏的坦然接受以及沉默寡言她很希望游戏能叛逆一点,可是乖巧的他却将这份承诺贯彻了整整七年。
  她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家,对于游戏的情况也只能时不时地向城之内询问一二。本来趁着今天回来的契机打算好好开导一下游戏的她此时发现,还是自己多虑了。
   他一直崇拜的偶像居然成了他的老师?2v2优胜了?还有很多同学送礼物表示庆贺?此时此刻女子非常开心。
  “真好~”女子笑着,目光柔柔地看着游戏。
  “你能不再受晖的影响真好。”她低语着。说完她便从包里拿出一份包装很好的礼物缓缓推到游戏面前。
  “做为妈妈这时候送上生日礼物的确有些尴尬啊。”紫色的眸子里带着暖暖的光。
  “虽然你不想提起生日,但是这次好歹也是你的成人礼,这份礼物是必须的。”
  游戏愣了愣,垂下眼眸“谢谢妈妈。”
  女子看着游戏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会向以前一样拒绝呢!”紫色的眼眸里笑意满满。
  游戏一愣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没有!不会的。”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将块剔除刺的鱼肉放进游戏碗里。
  “有机会,你还是感谢一下你的老师吧。”
  “好。”
  母子俩停止了对话,安静地吃起饭来。

                                                                   第五章    完

评论(2)
热度(3)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