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心镜 第六章

orz  感觉近段时间思维混乱,所以现在才来更文,看来我需要停下来好好梳理一下走向了-。-【喂喂!!】感觉已经不需要命名章节主题了-。-[再次被打死~]

前文

  心镜   第五章

本章

               心 镜

              第六章

八月,阳光明媚,天高云阔。是一个让人内心舒畅的时节,而我们的主角游戏对此却没有丝毫的情趣,此时他烦恼地趴在课桌上,浅浅地叹着气。他的是时不时地手挠着自己的头发,耷拉着的眸子露出一副失意的神态来。片刻之后他撑起头有些犯难地皱了皱眉。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虑了还是太敏感了,总觉得亚图姆这段时间有些躲着他?他这么思考着。
  关于这件事还得从前几个星期说起。

  连续几天的大雨让原本炎热的天气一下子凉爽了不少。这天,大雨初晴,薄薄的云层掩住太阳,丝丝缕缕的清风吹拂着大地,这是一个易于出行的天气。
  亚图姆推开店门向着老地方走去,上楼的时候他看了看时间,觉得距离会面的时间还早就在经过二楼的服务台时随机点了一份曲奇饼坐到了老位置上。他撑着下颚看着窗外的街道,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从窗户吹来的风将金色的额发掀起,不知是不是光线的原因,那双深紫的眼眸显得有些黯淡。
  “您好,您的腰果曲奇饼来了请慢用。”清脆甜美的声音响起,他回过神冲着女子点了点头简单示意了一下服务员,随手拿了一块曲奇吃了起来。
  香甜可口,酥脆十足,这个曲奇很不错,但是他却微微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下再次拿起一块吃了起来。
  “服务生。”他叫到。
  刚刚走过去的女子步子一顿然后向他走过来“请问,有什么需要么?”
  他指了指那份曲奇饼说“你们的曲奇换配方了?”
  女子微微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没有,一直都是这样的。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需不需要我从新给您换一份?”女子拿起挂在腰间的小本准备记录下问题的所在。
  一丝疑惑在他的眼眸里转瞬即逝,他停顿了一下回答说“不必了,我只是问问。”
  女子也没再说什么冲着他微微一笑便走开了。
  再次注视着那份曲奇,深紫的眸子便又复杂了几分,浅浅地抿了抿唇,将有些杂乱的思维理清,继续吃起了那份曲奇饼。
   
  下午五点十分,游戏从奋力地从拥挤的公交车上卡了出来,还未来得及整理仪表就就迅速赶往咖啡馆。
  匆匆忙忙跑上二楼,来到柜台前照列将备好的曲奇摆盘又点了一杯咖啡和一杯红茶之后来到了最后一排的桌前。
  “久等了,我回家拿了点儿东西,不好意思。”游戏歉意地说。随后他将咖啡放在亚图姆面前,又将新的曲奇放在之前那份所剩无几的曲奇旁边之后坐下。
  “那个~亚图姆,来多久了?”
  亚图姆看着游戏带起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回应道“有一会儿了,不过也没太久。”
  游戏点了点头,喝了一口红茶。
  短暂的沉默在二人之间蔓延,亚图姆看着在对面的少年,他想开口,照着原本计划的方案实施,却在开口的时候稍微迟疑了一下。这就使得自己深紫的眸子恰好对上了对方浅紫的眼眸。
  目光相接的时候,没由来的他竟心虚了几分,他立刻错开视线将这一丝莫名的情绪驱散开来然后再一次看向游戏说到“今天讲课之前,我想说……”
  “对了,亚图姆关于上次提玛欧斯的事……”
  又是一次默契的开口。在当双方意识到的时候二人都尴尬笑了笑同时收回了还未说完的话。
 微微停顿了一下,亚图姆提前开口说道,“你先说吧。”
 见对方已经开了口自己也不好再做推辞,于是游戏变缓缓说到。“关于上次提玛欧斯的事情,我想好好感谢一下亚图姆。”浅紫的眸子笑意满满。
  亚图姆微微愣了一愣,错开游戏的目光“没这必要,一张卡而已。”
  他说到语气很淡,平常的不带一丝感情。
  “不,对我来说意义不一样。”游戏说到。
   “提玛欧斯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没有它我也不可能遇见你。它是友谊的证明更是我目标的象征。”游戏认真地说到。
  几束光线透过窗户就那样照进游戏浅紫的眼眸里,原本就很透亮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更加明朗了几分,光华流转的瞳孔清晰的倒映着亚图姆的倒影。
  “所以,谢谢你,亚图姆。”
  这句简单的话被他说的极其认真,每一个字都带着自己充满感激的心意。亚图姆感觉自己仿佛被这一句话所感染,半天没有回答的意思。
  这样真诚的感激让亚图姆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才好,他看着那样明亮的眼眸,微微皱了皱眉,本来决定好的计划似乎有一丝动摇。
  “为什么……”他疑惑地想着,自己的性格自己再清楚不过,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因为对方一两句话就轻易动摇的人,可是当他在面对这个少年他时,不知不觉的那些反面的想法好像被对方抓住似得让他觉得非常难堪。
   这样单纯的少年,让他恍惚回到了自己小时候无忧无虑的那个时代……那时的他可以随心所欲的表达自己,放纵自己不用担心任何事情。直到加入了“猎魂者”这个组织。

一直往来于“猎魂者”之间的他除了算计和手段似乎找不到一丝自己本真的东西了。伪装和欺骗,冷漠与淡然,这才是他一贯的表现,至于少年身上的坦诚、诚实以及简单单纯他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他只知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顷全力就会被抹杀……这样的思路伴随了他十年之久,自己“真心”似乎早已湮没在岁月之中,无迹可寻。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话会有这样的穿透力。”亚图姆思考着,再次看向坐在对面的游戏。
  对方似乎并没有对他的失礼表现出不满或是失望的神色,反而是将卡片整理放好拿出记录本翻看着,见亚图姆看向自己便礼貌地微笑起来。
  “对了,亚图姆想说什么?”游戏突然想起了刚才亚图姆还有话要说这件事便开口问到。
  这个话题却让亚图姆微怔了一下,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一时间有些哑然。
  让他就这样说出“以提玛欧斯为赌注,来进行一场比赛。”这件事他真的有些犯难。
  “这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张卡……”这是对方的回答。
  夺人之爱,胜之不义。以强欺弱,胜之不武。

如果将这张卡拿走,说不定两个人就真的只有分道扬镳了……毕竟目前这个由卡片构筑起来的关系太容易烟消云散了。

想到这里亚图姆闭了闭眼,露出几分挣扎的表情来。
  见亚图姆没有回答,游戏以为是亚图姆遭遇什么不便于说出口的事便试探着问了一下“亚图姆有什么事就说吧,我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深紫的眸子沉了沉缓缓开口“其实,我今天是想考验一下你的,学了这么久也该有一场考核。”
  握着咖啡杯的手不着痕迹地收紧,说话的时候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自己的徒弟。
  “也对,那就请亚图姆老师赐教了。”他开心地说着。
  亚图姆拿出卡组整理了一下,放在手边,拿起一块曲奇吃掉试图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一下。
  “离计划只差一步,只要说出条件就……”
  入口的曲奇相较于刚才的那一份更适合他的喜好,这个曲奇才是他一直以来所钟情的。
  “如果输了就把……这个曲奇?”本来打算说出条件的亚图姆却生生改了口。
   “诶?!曲奇?亚图姆是说这份吗?”游戏指了指自己端过来的曲奇说。
  “是不是味道不对?或是其他什么?”
  不知是不是职业习惯,游戏说出来和服务员一样话。游戏拿起一块尝了尝,秀气的眉头皱起。
  “应该不会有问题,我尝了尝都一样,这比例我试过很多次了应该不会有问题。莫非是空气湿度大有些回潮?”游戏解释到。
  “等等,这是……你做的?”亚图姆看着游戏说。
  “诶!?嗯……是的。哈哈~”游戏尴尬地拍了拍后脑。
  听完少年的回答亚图姆有些疑惑他看了看曲奇又看了看游戏继续问到“怎么突然想着做曲奇?”
  “怎么说呢。”游戏纠结地皱了皱眉。
  ”嗯~最开始看见亚图姆虽然没吃完曲奇但还是带走了这一点,我便胡乱猜测了一下其实你对这里的曲奇并没多大意见而是因为一些原因让你不想吃太多。而根据我的了解,这里的曲奇一般由王哥制作,而他制作的曲奇会略微偏甜。那么对于不喜甜食的人来说可能会有些腻。于是我就试着用蜂蜜取代糖然后改变了配方自己做了曲奇。”
  “希望没有自以为是。”他说到最后声音小了下去。
  亚图姆的目光在游戏和曲奇之间来回看了看,抿了抿唇不在说话。
    “如果,亚图姆觉得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就给我说说我会试着改配方。”游戏不确定地加了一句。
  “没有,都很好。我很喜欢,只是才知道这是你做的曲奇。”亚图姆说着被阳光点亮的金色额发掩住了他的表情。
  游戏听完便立刻松了一口气。气氛再一次沉寂下来,亚图姆垂下眸子显得很困惑,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这样认真地对待他,是因为想学技巧?他这么想着却在下一刻就否定了,如果是为了学习讨好他,大可不必这么用心去观察他。有些不解地看着游戏他缓缓开口。
  “为什么这样做?”
  对面的少年明显愣了愣,他皱着眉很认真的思考着“诶?亚图姆这么问的话……嗯,怎么说呢。毕竟我是在这里兼职的对于客人喜恶我需要我们留意以便于提高满意度嘛。而且亚图姆是我的老师每天这么辛苦的教我我当然应该给予一些回报,虽然很微弱……”
  话语渐渐低下去,甚至有些微不可闻,但亚图姆却听的很明白。
  就因为他略微指导了他玩卡牌的技巧就值得让他每天费劲心思制作他喜欢的曲奇当做谢礼?这也太没有必要了,毕竟平心而论自己教给他的东西很少,反倒是讨论比赛占了多数时间。
  “亚图姆说说你的事吧。”一个声音将他千丝万缕的思绪给带回了正轨。
  “没事,输了的话就给予一个小小的惩罚。”亚图姆说到。
  他看向对面的少年目光如电,这是他认真地姿态。
  “不急,提玛欧斯暂时放一放也没有问题。”

“什么,惩罚啊。”游戏看着亚图姆浅紫的眼眸里有些紧张。

亚图姆看着这个可爱的少年,竟然有些好笑,像这样天真的孩子并不多见啊!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嗯,输了的话,你就写封信给我吧。”

“欸?!”

回忆结束。到现在为止,游戏始终没有想出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导致现在这个局面。自那天之后游戏就再也没见过亚图姆,每次邀约对方总是用各式各样的理由推脱每一次的见面,起初倒也没什么,但是次数一多就让人有些怀疑了。这典型就是在回避嘛!随着比赛时间渐渐临近,而亚图姆似乎还是一副避而不见的样子,这使得原本和亚图姆计划好再做一次训练的游戏有了现在这样无精打采的状态。
  “唉……”再次叹了口气,游戏埋下头看了看手机的短信栏,那里并没收到什么新消息。他撇了撇嘴之后坐直身体理了理有些凌乱地头发。
  “我说你这是怎么了?唉声叹气的老半了,谁欺负你了?我给你打回来!”一个大刺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语气里带着些许调侃的味道。
  游戏抬起头对上站在他座位旁边金发少年的眼睛。
  “跪了,居然把城之内忘记了。”内心默默吐槽着歉意地对着城之内笑了笑。
  “没有,只是刚刚想起马上要1v1比赛了而模拟测试刚好在那几天,我还没复习好因此感觉有些担心,嗯,城之内要问的题目的方法我已经给你写好了,稍等。”游戏俯下身在课桌里翻找起来。
  “嗨,担心也没用,相信自己吧。我还以为……你对于比赛有些不情愿,毕竟单子是我故意填的。说到1v1也不知道初赛方案是什么,游戏你可得好好指导指导我呢。”城之内一脸期盼地看着游戏。
  “让你担心了,我并没有不情愿。”
  “另外,1v1也没什么担心的,我会陪城之内一起练习的。不过我倒是希望咱们不同台。”游戏说到,再次低头看了看手机。
  短信栏依旧没有消息的提示。
  “难得的自习课啊!看来王样多半是在忙什么吧。”他这样想着缓解了一下低落的情绪。
  “游戏你真是好人啊。”城之内一脸感激的看着游戏。
  “那就快走快走!我都要饿死了,再不走吃饭的座位都没有了。”城之内一把拉起盯着手机的游戏。
  “诶!等等……”游戏被拽了起来跌跌撞撞跑了几步才跟上城之内的步伐。
  “今天吃什么?我发现下面一条街道有家牛肉盖浇还不错,旁边还有一家米粉店,那里的清汤肥肠粉味道也很好。”城之内说到。
  “随便好了。”游戏勉强笑了笑,又点开手机看了看,然后将手机放进了裤包。 
  城之内看着游戏,他没有看错,刚刚游戏点开手机时浅紫的眼眸里有一丝淡淡的失落。他刚想开口询问却又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
  “那么就去吃盖浇饭吧!”城之内大大咧咧地笑着揽过游戏一起走出校门。
  既然朋友刻意隐瞒,那就要不去多问,给对方留点空间。

*****************

巴拉巴拉吐槽一下,关于这里的曲奇梗,嗯~感谢一下一个会做曲奇的小伙伴,她做的曲奇很好吃啊啊啊啊!于是吃货的我就把曲奇梗用上了。>.<

 

评论
热度(6)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