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 心镜 第六章

 失踪的我来更文了~orz 米娜不好意思~

 其实我本打算再发一篇其他的文和这篇一起来的,结果那篇短文没写好QAQ所以这个就被提上日程了,不出意外另一篇短篇写完了还会放一次更新!!!不过新文没时间写,才改好这段的我还是内心有所亏欠QAQ。鞠躬~~

  短文写的是文豪野犬的CP,如果有同好希望能支持一下什么的~

  谢谢的大家的点赞~笔芯~

  前篇   心镜 第六章

~~~~正文~~~~

                 心    镜  

                第六章<2>

午餐吃的很开心,不得不说城之内选的地方非常不错。不仅价格实惠,味道和环境也都很不错。
   这家每张餐桌上都装饰有不同的植物,桌面是淡色仿木的擦拭的很干净。盖浇饭是用白色的瓷盘盛装的,盖饭旁边还有一些西蓝花作为点缀,每一份饭还配有一小碟泡菜。叫人食欲大开。
  他们坐在靠窗的座位上,透过窗户能看见蓝蓝的天空。这使得游戏渐渐将失落的情绪驱散了。
  吃完饭后二人有相约走回了学校。一路上他们探讨着卡组和战术气氛非常融洽。
  到了教室,金发少年一把拉开课椅坐了上去“一个假期不见游戏你地技法又提高了,我怎么就没有你那样的悟性。”
  游戏也坐回了座位听见城之内这么说有些不知所措地笑了笑“也没有啦,只是……嗯,研究的时间多了一些。城之内领悟力也不差,相信自己。”
  “我自己我是知道的,虽然没你强但是我会努力的!哈哈!”城之内咧开嘴,扬了扬眉。
  “离上课时间还早,有兴趣杀一盘儿么,我想试试现在配的卡组。”城之内兴奋地说到。
  “好的。”游戏翻出卡包里的卡组。
  有付出才有收获,虽然和亚图姆探讨的时间短了些,但是效果还是有的。
  如果说以前他遇见城之内的卡组一定会小心翼翼的思考出卡顺序,那么现在则是大不相同。
  无论是思考战术见招拆招还是变幻技巧游戏明显感觉得心应手了很多,这就让连输三盘的城之内很是苦闷。
  如果说第一回是因为自己太轻敌,第二回是自己太小心,那么第三回被对方瞬杀究竟是要闹哪样!我们的城之内同学表示很郁闷。
  他耷拉着脑袋看着“战场”,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游戏你还真是毫不手软啊!”
  “呃……抱歉。我不知不觉就……”游戏有些尴尬地拍了拍后脑勺。
  “跪了,这样迅猛的风格让我觉得你就像第二个王样!”城之内摊了摊。
  在城之内提到王样时游戏的手指微微一收,但立即就放松下来。
  “呃……我……不好意思。”
  “其实城之内和以前相比进步很大了,最开始你只知道以最强的最迅猛的方式打击对方,一根筋通到底,无论是战术还是手法别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抓住。而今天我和你玩儿的这几局,你比起以前多了思考,而且卡片配合掌握的也很好,这些都是你的进步。对啦,你设下的那几个陷阱很巧妙,不得不说我真的差点着了你的道!”
  “我觉得如果不是我对你很熟悉我相信你放的陷阱我一定会中标的,所以城之内也不要这么看不起自己啦。”说完游戏开心地笑了笑。
  城之内装出感动地样子,褐色的眸子里亮闪闪的闪着光,他一边拍着游戏一边用极其夸张的声音说到“游戏你真是我的好哥们儿!!”
  “没有啦,放开我啦。”游戏有些无语说。
  裤包里的手机轻轻震动了几下游戏挣脱了城之内,拿出手机迅速解了屏。信息栏显示有三条未读短信他点开一条看了起来。
  “游戏,妈妈把生活费打你卡上了。这边接到通知下月可能放几天假,到时候我去找你爷爷(他好像有什么东西想叫我看看),你有什么想要的纪念品么?”
  “原来是妈妈的短信。”游戏轻轻笑了笑,随后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
  游戏的爷爷是一名考古学家,年老退休后喜欢四处旅游。明明年纪大了该在家里好好待着享受享受生活,可是他却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到世界各地去看看古迹啊,淘淘古玩啊什么的。这段时间好像去了敦煌,估计是看着什么好东西了叫他妈妈也去鉴赏一下。
  “嗯~能拍点照片就多拍点,如果有关于壁画的书就给我买一本吧,我一直想看看那里的建筑构造和壁画什么的。”他迅速回了短信,转而点了下一条。
  下一条短信是每日业务提醒,话费不够啊,新闻推送什么的。游戏也没细看,直接点了下一条。
  “今天有空,你可以来。”浅紫的眸子在看见这条短信是猛然睁大了几分。看了看信息时间大概在半个小时前就收到了。那时候似乎自己正和城之内玩卡所以根本没注意到。不可思议加上震惊如同电流一般迅速传到全身,他立刻坐直了身体,迅速回复到。
  “好的,我下午5:20左右到。”一句简短的话他整整用了一分钟才发出去,因为激动打错了好些字他不得不删了重发。
  发完信息他松了一口气,把手机扣在课桌上,伸了伸手活动了一下,随后便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动作在坐在旁边的城之内看来是多么的诡异。
  坐在旁边的城之内默默的吞了吞口水“等等,这动作怎么这么熟悉?”我们的城之内童鞋皱着眉思考了一下。
 “这仿佛是偶像剧里恋爱情节对方原谅另一方时,另一方如轻重负的表现?”城之内恍然大悟认同地点了点头。
 “不对!?游戏他……诶?和谁?玲么?”城之内童鞋独自一人默默思考着。


  一连几次亚图姆都用各种理由无视或拒绝游戏发来的邀请。虽然觉得很对不起对方,每次在回绝的时候也很烦躁和不情愿但是他还是依旧这样,如果用工作的理由来搪塞曜总,那么就算曜总急于求成也没有办法。而且这段时间他的心情也不好,用工作发泄一下也很有必要。可是叫他郁闷的是今天,确切说是前天开始他就连一封挑战信都没有收到。也不知是不是曜总在从中作梗。
  所以当他看见今早游戏发来地短信之后他一直拖到了中午才回信。
  此时他靠在沙发上平静的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这模样似乎是想一直这么待下去。
  “早知道拜托一下赛特和墨羽检查一下电话,把曜总的电话监视给破坏了。”亚图姆怎么想着,皱了皱眉。
 “看来,曜总真的很重视‘提玛欧斯'。”他嘲讽地笑了笑,靠着沙发回想起前两个星期的事情。


   那天和往常一样探讨完战略并送走游戏以后戏亚图姆同往日一样走回了座位。夕阳下的街道被金红的光芒染的极为绚丽,靠窗的方向恰好能瞧见天空中靓丽的云霞,被夕阳浸染成红艳的云霞们时而融合时而分散,时而飘逸时而停滞,这本来是一幅令人沉醉的画面,可欣赏他的人却显得有些兴意阑珊。
  虽然注视着窗外斑斓的天空,但是那双深紫的眸子里却没有倒映出丝毫云霞的影子,那双凌厉的眼眸只能看见睫毛浅浅的投影。幽潭似的眸子吞噬了夕阳的光辉显得格外深沉。
  桌上的曲奇还剩大半,但他却并没有继续吃完,他只是将杯里剩下的咖啡喝完之后直接走出了咖啡馆。然后一如既往的赶车、转车最后回到了家。
  踏入房门的时候他深深地皱了皱眉,看着亮堂的客厅带上了一点不耐烦。即使这样他还是照常地整理好自己的仪表,平静地走进客厅。
  “曜总。”他站在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的右侧方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哎呀呀~亚图姆回来的好晚,真是辛苦了你了,来!坐吧。”曜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说到。
  亚图姆没有回答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曜总轻轻一笑端起桌上的绿茶喝了喝,然后看向亚图姆说: “今天情况如何。”
   王样沉默了一瞬“一样。”
   “噢?再一次放手?Atum的新风格还真叫我惊讶了,可不要告诉我这是欲擒故纵的计策。”
  亚图姆没有回答,只是更深地皱了皱眉。
  “既然是我们都需要的东西,我相信你会拿来的。”
  “因为这个也关系到你自己本身。所以,无论用什么方法,游戏手上的提玛欧斯你都会志在必得。”
   凌厉的紫眸一瞬间就看向了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的曜。
  “你跟踪我。”亚图姆说到,语气强硬地听不出疑问的感觉。
  曜一愣然后失笑了“这段时间天气阴晴不定,大雨说来就来,如果没有人给你送伞,你可能会被淋成落汤鸡的。”

“哦,对了咖啡馆的摩卡味道如何,有机会我也想尝尝。”
  曜起身拍了拍亚图姆的肩冲着他随意一笑离开了房间。
  关门声在耳边响起,坐在沙发上的亚图姆目光凌厉地看着桌上的茶杯,飞扬的剑眉皱起使得他的表情很严肃“摩卡,看来曜总不单单只是跟踪啊,哼。暗着做了明着摊牌,这是警告。”亚图姆冷冷地笑了笑。

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几声,他只是随意看了看就将手机丢在了一边。
  他枕着手看着天花板,内心有些烦躁提玛欧斯是他需要的没有错,但还轮不到他人对他指手画脚!要与不要是他的事!

再说,既然对方已经说出这张卡有这非同一般的地位那就意味着对方不会轻易这张用卡作为赌注,所以想要夺取卡片的话绝不会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有些头疼,于是便抬手揉了揉额角。
  “提玛欧斯对于我有着非凡的意义。”
  少年看着他认真地说到,那样专注认真地表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认可,诠释着对那件物品的重视程度。
  他坐起身体双手搭在腿上,垂下了眼睑。平静,让他将那些一直让他不愿多想的情景浮现在他脑海。
  一直以来对他崇拜加敬佩的少年,在他面前总是很小心,也很尽心地去对待他,比如为了不让他付款,游戏每次总是将茶点准备好等着他到来。又比如游戏将排班做了调整正是因为能配合他的时间,还有游戏学技巧的时候很认真,私底下一定花了很多功夫去思考他给出的思路,这样使他节省了不少时间等等,他都知道的。

“仅仅只是因为我不喜欢太甜的食品就自己做了曲奇么?”他半垂下眸子低声念到,随后带着几分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天下雨的一幕便又浮上心头。

“看来欠了不只一份人情啊。”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自己想夺取卡片的心思似乎正在逐渐减退,这不单单是因为他很讨厌被别人逼迫还有对于那个少年的不忍心。
  “不忍心么……”他小声念叨着。
   静下来之后的亚图姆,突然发现原来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心情居然是那么的强烈。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聊天?第一次探讨?他反反复复思考着究竟是哪一条让他拥有这样的心思。
   一层层的分析,一层层的思考,内心也渐渐明朗起来,那个和自己很对味儿的少年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缘分,就好像注定了似的,他们会见面,他们会投缘。
   那个少年带给他的平和与恬静仿佛能够温暖他早已厌弃的内心。所以他很喜欢和他在一起讨论,也很希望能和他一直保持下去。这份来之不易的惊喜他不想失去。
 “所以才会厌弃自己的居心不良,所以才会反感曜总的行为?”他默念着,内心很认同这个想法。
    不想失去,就这么简单。他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刚刚丢在一边的手机看了看。
    信息很简短,是游戏发来的似乎是打算约定下一次的见面时间,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迅速回到
   “与别人有约,下周再说,好好准备1v1比赛,加油。”
   反复看了几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点下了发送图标之后起身走上了卧室。
   “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的。”他这么想着,转而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电话接的很快,他才刚走上楼梯就接通了“近期收到地挑战替我安排一场。”
   电话另一端的人迟疑了片刻但还是答应了。挂了电话他将电话扔在大床上走进浴室。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和游戏没有见面。
 

  “今天一定要找出一条让曜总暂时放弃了的理由。”
   亚图姆目光犀利了几分环抱的手渐渐收紧。

 米娜~夜安~

评论
热度(8)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