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文豪野犬/太敦】妖精的歌声

~可以算作长篇文的短文……

~太敦向私设定。

~大概是妖精X商人?

~ooc什么的去死吧,狗血什么的泼了吧,只要美好就行挑笑)

~可用安九的《塞壬》当开胃菜哟~

                                                                  by:玖月(一只安静的渣渣)

                           妖精的歌声

他站在甲板上眺望着海洋,一望无际蔚蓝的大海静静的荡漾着粼粼的波光,海鸥们明快的叫着时不时地冲向天际不一会儿又猛地俯冲下来,贴近水面时还能带起一串晶莹的水珠。  远处不知是什么鲸鱼喷出一朵水花被阳光照得格外耀眼。
站在甲板上的白发青年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轻柔的海风将他银白的发丝吹散露出一双坚定有神的紫金色眸子。

他紧紧地握着围栏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似乎是在调节心态。后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回头便看见一名船员对着他恭敬地行了一礼“中岛敦先生,前方就是礁石区了,我们?”

“嗯~照计划走就好。”他说道,有些紧张连带着秀气的眉头都紧紧地蹙在了一起。

“可是……”那名船员显得有些迟疑。

“现在换路线也来不及了,再说这批货必须按期送到,这么好的天气应该不会有什么的。”被称作中岛敦的青年说道。

“那!好的。”

看着船员离开白发青年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垂下头看着下方泛着白沫的海水,抿紧了双唇。

“真是的……”他低声嘟囔着。“果然管理什么的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力不从心。”

“但不管怎样,这一次我一定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中岛敦坚定地点了点头,握紧拳头给自己打了打气。

2

船只缓缓行驶在礁石区内,中岛敦紧张地看着四周,这里船只触礁事故的多发地带,据他所知这里是连许多老水手都唯恐之而避不急的地方。而他,作为一名第一次出海的船队总负责人来说更是紧张至极。握着围栏的手就没松过,光洁的额头上也溢出了细密的汗珠,原本美丽的白色发丝也被汗水打湿杂乱的纠缠在一起,不过此时此刻他以无暇顾及。

船队缓缓驶进礁区又缓缓地驶向出口,一切正常。众人悬着的心渐渐放下。过了中间的浅滩出口这里一般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中岛敦轻轻笑了笑,露出一些疲惫。

“总算,能休息了。”

忽的,远处传来了缥缈的歌声,轻柔的就像一缕清风,让人不知不觉听的入了神。那是一首相当古老的歌谣,貌似他在很小的时候听自己的母亲唱过,内容似乎是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小时候的他曾经被这首歌感染,认为是自己听过的最美的调子。而现在这名歌者却唱的更加生动。低沉时宛若夜幕下的海洋,高亢时又明朗的如同青空,那样的真诚的情感表现就像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中岛敦轻笑着睁开眼,试图寻找一下歌声的来源,却在睁眼的一瞬间呆住了。

紫金色的双眸猛然睁大,来不及多想立刻冲向驾驶舱。

船没有继续向前,而是停在了出口处,不知何时四周竟然被大雾笼罩了,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景象。

“不对,不对。”他惊恐地默念着。“船长,怎么停住了!”他一把推开驾驶舱的门急匆匆地说道。

而眼前的景象让他再次呆若木鸡,驾驶舱的船员和船长正一脸平静的坐着,手指打着节拍完全沉醉在曲调里,对于眼前的景象似乎毫无察觉。

不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强风便突如其来的地刮了起来,长衫被风掀起老高“呼啦啦”地在侧身响着,甲板和桅杆传来了吱嘎声。

“糟了!”中岛敦大叫一声,有些手忙脚乱地冲向船头。

船在猛烈地颠簸着,满帆被狂风吹的鼓起。船,在满帆的带动下一寸寸往后倒退……

他顶着狂风,步伐不稳地走在甲板上,一手挡着风,眯着眼睛看着前端的一根高高的桅杆。后方是刚过的礁区,不能让货船后退!他这么想着加快了步伐。

废了半天他来到了桅杆的下方,抓起绳索奋力的解了起来。歌声还在持续着,似乎到了高潮,而风也越来愈大,船只剧烈的晃动着,浪花拍打在船上溅起高高的水花,打湿了甲板。

好几次手里的绳索都因为晃动滑落,这就使得他花了不少时间。

中岛敦所在的船只是一艘领队的主船,也是此次出行的船队中唯一一艘双桅大船,船队的重要货物都在这条船上,收好船帆他来不及多想,就立即后转赶往另一根桅杆。

“诶!敦君。”一个人抓着围栏冲着敦大声地喊起来。

“谷崎先生,什么事?”敦费力得辨识着对方的话。

“后面我去,你把船锚放了。”谷崎扶着围栏叫到。

“什么?”

“把船锚放了,我去后面。”谷崎加大了音量。

“好。”

敦点点头,再次转身向着船头走去。

谷崎担心地看了看中岛敦扶着围栏向后走去“真奇怪,大家这都怎么了。”他顺了顺挂在脖子上的一个有着特殊符号的挂坠,抵着风走向桅杆。

3

浪花将甲板打的无比湿滑,加上船身颠簸有好多次中岛敦都感觉快要被甩出船舱。

他咬了咬牙急急地往前奔了几步,在快要滑到时一把抓住了操作船锚的把杆。看着沉沉浮浮的船头,飞扬四溅的水花,他不再多想奋力地转动轱辘。

水汽沾湿了他的衣服和头发,布料和身子贴在一起给他地操作增了不少负担。船锚下到一半时不知什么原因卡住了无奈之下中岛敦来到船头查看情况。

“敦,怎么样了?”谷崎说道。

“好像,被卡住了,我去查看一下。”他探出身子看了看情况。

飞溅的海水将眼睛刺激的生疼,他费力的辨识着情况,“好像绳子被勾住了,你等我去理一理。”

他拿起一根棍子,一手抓着围栏,另一只手将绳子拨开。

歌声从高亢转到了凄婉,风也似乎小了许多。中岛敦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绳子上,尽量不去想歌曲的内容。

故事的最后,女孩站在上岗上唱起这首歌谣,然后选择了自杀……

歌声渐渐加强,由凄婉变的高远,又由高远变得激烈,那是女孩所有感情的释放,她想要传达给已经逝去的他,她会一直陪着他。

“好了。”

“敦君小心!”几乎同时他们开口说道。

船身剧烈地颠簸了一下,一个浪花狠狠的拍在船头上。

中岛敦只来得及看一眼扬起的浪花就被卷进海里。

呛了好几口海水,额头也被撞破了,同伴焦急的呼喊还在耳畔回荡,沉入海底之际他看着那只帆船笑了笑“还好呢,货物没有丢。”

4

“对不起。”白发少年紧紧地闭着眼睛站在一个成年人面前道着歉。

“像你这么没用的东西,还不如饿死算了。”那个成年人说道。

小小的少年缩成一团,一双明亮的紫金色眼眸看着那个成年人“真的,对不起。”

“所以,你还是不要出现在这里的好。”成年人阴测测的说道。

成年人说完,另外几个成年人便走了进来,他们夺走了孩子手中凭信……随后他被他们扔出了船厂。

“哼,妖精就是妖精,走到哪里都是祸害,就你还想继承船厂?别做梦了。”

远远地传来了那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小小的少年垂下头用张兮兮的手擦了擦眼睛,握紧了脖子上翠绿的坠子,站起来跑开了。

他站在一张床前啜泣着“妈妈,船厂丢了,我该怎么办。”

“敦么……没关系,只要敦好好活着就行,离开这里吧。”温柔的女声传来。

“可是!”

“事情既然暴露了,就会变成这样,妈妈……不能陪你了。”女子扬起暖暖的微笑最后揉了揉孩子的头。

“妈妈?”

5

中岛敦猛的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墨蓝夜空,繁星点点的夜空,还有明亮的月。

“呀!孩子你醒了呀。”耳畔传来一个声音,似笑非笑的又带着低沉,非常好听。

他微微侧头便对上了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眸。
深邃的琥珀色,却明亮的如同夏日里的星辰。他撑着下巴带着一丝微笑看着中岛敦,微卷的头发蓬蓬松松,微长的额发微微盖住眼睛,浅色的唇线条很完美。月光从他背后照下来,渲染出一幅柔和的画面。

他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居然美的如此惊艳,而且美的这样真实自然。

回过神他才发现自己的伤口似乎都被处理过了,而且包扎的非常好,看得出来是一位很有经验的人。

“那、那个,请问这里是?”

“哦呀~居然都不先问问你的救命恩人~嗯?有点伤心呢!”

中岛敦有些不好意思的错开目光“对不起……那么、请问您是?”

“这里是一座孤岛。”那个男子带着一抹浅笑直起身子坐在一块礁石上翻开一本小册子看了起来。

“孤岛……”中岛敦揉了揉还在胀痛的额角。

“我记得我似乎掉进海里了。”他闭着眼睛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迅猛的大风,起起落落的船只……

“对了,船队和货物怎么样了!”中岛敦猛地坐起来。看着坐在礁石上的男子惊呼道。

在月光下悠闲读书的年轻男子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嘛~没事~大家都好着呢~只有你一个人受伤哟~对了你的手貌似有点骨折,不要乱动,我可不会接骨啊。”

“诶!?”中岛敦看了看自己被绷带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胳膊,似乎真的有些疼……

“那个、嗯,谢谢了。”敦说道。

男子依旧没有抬头,只是将书页翻过一页。海风将他的卷发吹的摇摆不定,半垂的眸子从侧面看去细密纤长的眼睫似乎也随着海风带上了一点颤动。

“我的天,拜托像您这样的美男子不要常常摆出一些让人不得不花痴的姿势好么!”中岛敦内心默默吐槽到。

“那个、我叫中岛敦,请问……您是?”

这时男人单手合上书本,站了起来侧眸看着坐在沙滩上的敦。

“太宰治。”

“太宰……治……么。”中岛敦看着沐浴着月光的太宰轻轻念叨着。

“咕……”一个响声打破了这禁止的画面。

青年后背一僵,垂下头,脸颊立刻红了起来,连带着耳朵尖儿都有一丝发烫。他尴尬地拽着自己的衣角,尽可能的放低脑袋,这模样仿佛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下去。

“太尴尬了……”在中岛敦的内心仿佛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

站在一旁的太宰看着窘迫中带着可爱的青年挑了挑好看的细眉,低低地笑了笑“嘛~看来敦君是饿了,如果不嫌弃就去我家随便吃点东西。”

中岛敦缓缓站起来轻轻点了点头又向着太宰鞠了一躬用极小的声音说道“麻烦了。”

6

 跟随着太宰他们来到了一栋两层的小木屋前。
  “就是这里了,走吧。”太宰轻轻笑了笑,带着中岛敦走进屋内。
  点燃屋内的灯,太宰径直走到厨房里张罗起来。敦则是坐在椅子上有些拘谨的看着四周。
  可能是少有人来的缘故,屋内的陈设异常简单,不大的木质方桌只有两把木椅,桌上的花瓶随意插着几支野花,从外形上看应该是波斯菊一类的。花已经过了盛放期,部分花瓣已经有凋落的趋势。靠着墙的地方有一高一低两个柜子,柜子的顶部放着一些茶具、几本书、两盏烛台以及一只陶罐。
  中岛敦收回目光的同时太宰正好端着一小盘面包片以及两杯茶走了过来。
    从柜子上取来一小罐蜂蜜,太宰拉开椅子坐到木桌旁,看了一眼对面的中岛敦之后,拿起一块面包凃起蜂蜜来,接着将面包片递到中岛敦的面前。

“诶!谢谢,谢谢!”中岛敦接过面包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声谢。

太宰依旧带着笑容点点头又给第二块面包片涂上了一层蜂蜜。

可能是因为受伤的缘故,简单的吃完东西之后,倦意便涌了上来,中岛敦浅浅地打了个哈欠,有些疲倦地揉了揉额角。

“看来敦君还得休息一下呢。”太宰看着敦喝完了最后一口茶。

“如果不嫌弃,就请在这里休息吧。我带你去卧室。”

中岛敦打起精神“这,那、那个,太宰先生您住哪里?”

太宰将茶碗和盘子收好,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书房。”

坐在椅子上的中岛敦明显愣了一下,就在他准备回答的时候太宰却提前开了口。

“敦君安心啦~我一般都在书房的,反而是卧室很少去,所以明天房间的卫生就请敦君顺手随便弄弄吧。”说完便走到石台边将茶碗清洗干净。

待到收拾好东西,时间已经到了半夜。大概是太困了,中岛敦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远远地似乎有哀怨的歌声传来,如清风一般拂过心灵,它又是那样的轻柔温暖不会惊扰人们美好的梦。

第二天中岛敦醒来已近是接近正午,他翻身坐起环顾了一下四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摆设这似乎是……他回想了片刻。

“太宰先生的房间啊。”他念到。
  “平时浅眠的我居然昨天睡得这么熟,这真是一件的奇怪事,他小声嘟囔着。”

卧室不大陈设装饰一如既往的简单,靠床的窗户上装着白纱窗帘,透过窗户能看见绿色的山丘,以及星星点点的野花,屋内除了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个柜子、一张床就再没有其他什么了,再简单不过的布置,如果忽略墙角处的垃圾的话。
  中岛敦将墙角的竹篓提起来,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所谓的打扫卫生就是倒垃圾么?!太宰先生还真是可爱。
  他缓缓走出门却在看见斜对门书房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三个四层的书柜整整齐齐的码着各式各样的书,正对门的是一张铺着桌布的方桌,桌上摆着一叠书、两支烛台以及笔筒和笔。
  不得不说书房的方位非常好,恰到好处的阳光将屋子渲染的很温暖,透过窗户还能看见蔚蓝的大海。
  不知不觉间喜爱书籍的中岛敦便走了进去。他环顾着书架,认真辨识着书名,从诗歌到散文,从地理到历史,甚至还有一些他不认识的书名。各式各样的书叫人目不暇接,一瞬间就使得他喜欢上了这里。
  片刻之后他走到书桌前,正巧看到了一本摊开的诗集,他好奇地拿了起来打算看看名字,这时一张不大的白纸滑了出来。中岛敦立即放下书缓缓弯下腰将掉落的白纸捡起来,习惯性的翻转过来看看另一面的时候却令他微微一愣。
  白纸的背面有字,从段落排列来看似乎是一首诗。
  字迹不但苍劲有力,而且清晰明了。一看就会叫人喜欢,中岛敦犹豫片刻便读了起来。

蔚蓝的海面闪烁着光辉
波斯菊在风中轻轻摇晃
不知名的鸟儿
飞向远方
究竟哪里才是我归去的地方
  中岛敦费力的辨识着词句,第一次觉得自己才疏学浅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样清晰明了的字句自己居然很多都不认识!

夜幕下的海岸是低沉的
萤火虫和星辰是唯一的光亮
萤火虫归于海岸
星辰归于天际
究竟哪里才是我归去的地方

我想我归去的地方

……
  诗文到这里突然戛然而止,中岛敦困惑的将纸片看了几遍并没发现后文。
    “奇怪,这是……”
    “敦君~”突如其来的叫喊声让中岛敦回过神。
    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
    “敦君!”第二声呼喊传来,这下中岛敦辨识出声音的来源将他看了看旁边的窗户立刻起身将纸片放回书本,然后走到床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
  不远处的峭壁边太宰治正笑着向他挥着手。
  “敦君,有鲸鱼游过哟。你看那边。”男子指了指海上喷着水花的鲸鱼喊到。
  中岛敦一愣目光投向远方的鲸鱼,晶莹的水花绽放在空中,别有一番风采。
  “要是再近点就好了。”男子垂下头,微卷的头发遮盖住了他的黯淡表情。
   一步两步太宰治一步步靠近峭壁边缘,本来将注意力放在鲸鱼身上的中岛敦猛然一惊,来不及多想就风一般的冲出书房,奔下二楼,向着男子的方向跑去。
  “太宰先生,在搞什么,为什么做这么危险的事!”中岛敦内心五味陈杂。
  他飞奔着冲到男子身边,二话不说一把抓男子的手狠狠一拽,被拽住的太宰治明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他还未来得及说话。迅猛的力道使两个人趔趄两步之后直接倒在了地上。
  海岸的峭壁被大自然打造的异常坚硬,即使有着一层野草的铺垫但坚硬的岩石还是使中岛敦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脊柱要断了,脑袋要废了。”
  中岛敦揉着被磕疼的脑袋看着撑着身子向他浅笑的太宰治有些无奈。
  “敦君干嘛这么激动!”太宰说到。
  “该不会以为我要自杀吧。”太宰笑了起来有些戏谑的望着身下的中岛敦。
  “请太宰先生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万一掉进海里,这么高的距离!”
  “安心啦,我有分寸的,我这不是只想看看鲸鱼么!”太宰治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可是……”中岛敦缓缓坐起来。
  “敦君想看看你的船队吗?”太宰治打断了中岛敦的话语说到。

 

“诶!?在哪里?”中岛敦惊呼道,紫金的眸子里尽是担忧。

“我带你去吧。”太宰治将手插进衣袋不急不缓向前走去。

中岛敦急忙跟上和他并肩行走“那个?太宰先生?”

“嗯?”

“您受伤了么?”中岛敦看着缠着绷带的臂膀说道。

“没有哦~”太宰笑着,眼角弯起的时候格外迷人。

中岛敦有些不解地愣了愣缓缓问道“那为什么……”

“习惯啦,习惯。”男子这么说道跟着便加快几步错开了两人的距离。

7

“你们几个,赶快把船帆修好,还有你们,把打湿的货物拿出来晒一晒。”一个青年安排完工作揉了揉额角,露出了浓浓的倦意。

片刻之后他又强行打起精神眺望着平静的海面,深棕色的眸子黯淡了下来“这都一天了,还是没有找到中岛敦,说不定真的……”他这么想着,失落感渐渐涌上心头。

“不行不行!敦君一定没事的。”他闭着眼睛猛地摇了摇头试图将这些纷杂的情绪给甩出脑海。

他坐在一块礁石上,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远处传来阵阵海鸥的叫声这让他情不自禁想到了出海前二人坐在屋顶看海的情景。
那时候白发少年刚刚成年,他们坐在屋顶谈论到这次出海时,中岛敦表现出一副犹豫的模样,但那双独特的眼眸却满满的都是坚定,这样的反差令他哭笑不得。三日后他们打点好行装出发时,主管国木田发现前来报到却失眠了的敦整整给敦上了半个小时的政治课,末了主管单独给他说了句“好好照顾敦。”
可现在……
他悠长的叹了口气,感觉到眼睛似乎有点酸涩。

“谷崎先生!”一个明朗的声音传来。

那个坐在礁石上的青年猛地一僵。

“啊啊啊!太好了双桅船没事!”

坐在礁石上的青年缓缓转过头,黑色的长裤搭配白色的长衣再向上看看,白色的头发在海风中轻轻飞扬。

他想都没想有些歇斯底里地冲过去抱住了那个青年,眼泪在这一刻溢出眼眶。

“谷崎先生?哎哟~~疼疼疼。”青年说道,对于这样的情况有些不解。

被唤作谷崎的青年急忙擦了擦眼睛,双手搭在中岛敦的肩上拉开距离,“敦君,你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不知道怎么想国木田交差啊。”他说道,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太宰先生带我来的。”中岛敦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尴尬的挠了挠后脑。

这时候谷崎才发现敦身后几步处站着一位穿着驼色长衣,带着恰到好处浅笑的男子。

“他就是……”谷崎指了指太宰看着中岛敦说道。

“啊!忘记介绍了。他就是太宰治先生,是太宰先生救了我。”

“太宰先生这是谷崎润一郎,是船队的负责人之一。”中岛敦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谷崎上下打量了太宰治片刻,然后将中岛敦拉到一旁小心说道“敦,你确定他是好人?”

“是的!太宰先生人很好,不仅救了我还请我吃饭和让我借了宿。”中岛敦坚定的说道。

“可是你不觉得,他的笑容有些假么?”谷崎小声说道,时不时还瞟一眼或是眺望海面或是仰望天空的太宰治。

“不觉得啊。”

“是么?明明他的笑容没有传达到眼里好么。算了,不说这个。敦君这可是孤岛啊,孤岛上住一个人不是很奇怪么?别忘了这里可是有传闻的地方啊。”谷崎解释道。

“可能是太宰先生来这里考察什么的临时停留一下什么的。”中岛敦仔细思考着说道。

谷崎一听突然觉得有些心累,不过也没有再纠结拍了拍敦的肩膀说道“既然敦君回来了,那就留在船队等着船只修好继续赶路吧。”

“对了,谷崎先生,货物和大家都没事吧?”敦有些担忧的说道。

“没事。安心。”

听到这句话,中岛敦立刻松下一口气来,他转过身走到太宰的面前说道“谢谢太宰先生,我就先留在船队帮助大家了。”

太宰也没再多说,冲着中岛敦笑了笑转身走了。

8

干了一天体力活简单的吃过晚饭中岛敦便立即倒在了自己的床上准备睡觉。他靠在床上看着头顶的船板,不由得想到了今天谷崎和他的对话“你确定他是好人?”今天谷崎这样跟他说道。

“怎么可能不是呢!”中岛敦内心立刻反击道。

“这可是座孤岛啊!这里可是有传闻的地方。”当时谷崎这么说道。

  中岛敦皱了皱眉,想起了那个传闻,一个会唱歌的妖精常常会站在这个海岸的峭壁上唱歌,船员们会被歌声迷住从而触礁而亡……

  “谷崎先生的意思是,太宰先生是妖精?”中岛敦分析着,但却在下一秒否定了这个想法。

  “可是大家都在啊,而且能写出那样优美诗歌的人会是妖精?”中岛敦表示宝宝不相信。

  不知是不是因为受到了这些想法的影响,他居然失眠了!百无聊赖之际他走出房间来到甲板上眺望夜幕下的大海。

  月光很好,给一切披上了一层银纱,朦朦胧胧之间却又格外清明,微凉的海风让他内心平静了不少,他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从远处传来了轻柔的歌声,它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柔和地仿佛不想打扰世间的生灵,歌曲的内容似乎也是一则悲剧。

  “这个歌声,似乎有些熟悉。”中岛敦竖起耳朵辨识着,然后追随着歌声走下了船只。

  他小心翼翼地辨识着歌声的方向,经过一片小树林,穿过一条小溪,来到了一块空地上。
月光下闭眼唱歌的男子就如同一个精灵,纯洁圣神的不真实。

  他就那样随意的站在那里,用自己的真心唱着这首凄美歌谣。优美的声线似乎感染了周围的花鸟草兽四下里静悄悄的,只有在他停顿时才会传来一点虫鸣或两声鸟啼。

  一曲终了男子睁开眼转过身就看见呆在原地的中岛敦。月光下白色的发丝反射出银色的冷光,但却恰到好处的凸显了那双奇特眸子的温暖。他轻轻笑了笑,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简单的叫了一声“敦君?”

  中岛敦这才回过神来,他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嗨,太宰先生。晚上好?”

  “哈哈哈,敦君的搭讪方式真叫人大开眼界。”

  “什……什么?”中岛敦窘迫的红了脸。

  “嘛!算了,敦君怎么想着过来了?没睡着么?”太宰随意找了一块草地坐下,抬头看着还保持石化状态的中岛敦。

  “睡不着,恰好听见太宰先生的歌声所以就寻过来看看。”

  中岛敦走到离太宰不远处的草地坐下,看着脚边的波斯菊发呆。

  “是么?恰好我也是睡不着就来这里唱歌了,那么敦君为什么睡不着呢?”

  中岛敦被太宰认真的目光看的有点发虚“其实也没什么,谷崎先生说这座孤岛上有妖精,叫我注意来着。”

    “嗯哼?”太宰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看着敦。
    “太宰先生一个人住这里,谷崎先生很怀疑……”敦有些心虚地看了太宰一眼。

    “哈哈!”坐在旁边的男子笑了起来,片刻之后他看向中岛敦,冲着他眨了眨眼“说不定是哦~”

    中岛敦一惊,“噌”的站了起来,他注视着太宰似乎还有一丝生气。

“太宰先生怎么能这么说!吃人的妖精怎么可能唱出这么温暖的歌曲写出那样优美的诗文。”

  中岛敦几乎带着咆哮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令太宰一时间有些发蒙,琥珀色的眼睛带着几分不解,他仰头看着站在面前的青年看了许久才缓缓说道。

  “原来敦君偷看过我的诗啊?”

  “诶!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我我。”中岛敦腾的涨红脸慌张地试图解释些什么却找不到任何说词。

  “没关系。”看到了也无妨。

  “呐~敦君,为什么觉得那首诗很美呢?”

  中岛敦再次坐下说“啊,那个、嗯、觉得意境很美。”

  “意境?”

  “海洋、飞鸟、星辰、萤火虫怎么看都是很美好的事物啊。”

  “是么……”太宰垂下头,微长的头发遮住了他阴沉的表情。

  “要是能像飞鸟一样自由、萤火虫一般绚丽,用短暂的生命去追求自己所想要的很好啊,可惜我连自己想要追求什么都不清楚。”太宰喃喃自语。

  “那么敦君想知道诗文后面么?”太宰抬起头来看着敦说道,他轻笑着美丽的眸子弯出美好的弧度,漆黑的眼眸很亮,却透不出半分光芒。

  “明明他的笑容没有传达到眼里好么!”谷崎的话语突然在中岛敦的脑海里炸开

我想我归去的地方

 一定是一个自由的地方

 那里有着绝美的夕阳

 那里的彼岸花静静绽放

 

最后……”

  中岛敦猛然睁大了眸子没等太宰继续下去便立刻说道“太宰先生是在渴望死亡吗!?”

  “嘛~算是吧,毕竟活着没有意义不是么?”太宰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星辰,手里忽的翻出一把小巧的刀来。

  “死了的话会不会找到我所追求的东西呢?就像这样一下子。”太宰将刀向着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

温热的液体从刀上滑下一滴一滴打在草地上又滑落进土里。

  太宰看着一手撑地一手握着刀扑在他身上的中岛敦再次表现出错愕的神色。

  不知过了多久又仿佛只是短短的一瞬。

  “太宰先生……”中岛敦用低沉的声音说着。

  “太宰先生,死了的话就真的找不到最求的东西了。”

  中岛敦对上太宰的眸子及其认真的说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太宰发现那双美丽的紫金色眸子里有着细碎的水光,这使得那双眸子异常绚丽,一时的失神一时的慌乱,让太宰愣愣的看着中岛敦。

  刀上的血迹渐渐凝固,清风微凉。

  “嘛~其实敦君,我只是比划比划啦,死不了的。”太宰说道。

  敦缓缓放开了刀刃坐在太宰身侧有些疑惑地看着太宰,太宰摊了摊手,抬起手臂将刀缓缓刺下,刀尖离手臂还差2cm的时候停住了。

  “这是?”

  “小法术啦,不管什么情形都会这样避开无法伤到我哟~”

  “不过,我还是想说谢谢你,敦君。”

  温柔的声音回荡在耳畔,他看见太宰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俯下身子嘴唇轻轻在他的额头上蹭了一下,接着又感觉到温和的手掌摸了摸他的头。太宰离开了空地。

  “敦君,回去吧。”远远地飘来了一句话惊醒了还在发愣的敦。

  敦摸了摸额头,内心突生出无法言明的慌乱,他站起来有些狼狈地向船队跑去。

 

9

   船在大家的抢修下终于在第三日傍晚修好了。

   中岛敦站在船头看着渐行渐远的孤岛,不知怎么的突然显出一丝失落来,或许是因为他还想让太宰指导他学文,或许他希望太宰先生不在孤单能和他们一起走,又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

  远方似乎又有歌声传来,和往日不同的,此时的歌明快悠扬“太宰先生?!”敦回过神他探着身子看着孤岛却没有寻到任何踪迹。

  太宰站在崖壁上看着逐渐消失的船只“如此也好,再见,敦君。”他笑着朝着船只挥了挥手。

 

  虽然迟到了几天,但货物还是圆满得送到了,客人并没刁难他们给足了货款和运费请他们吃了顿饭之后便送走了他们。

一场奔波之后回到家乡的中岛敦和大家便各回各家美美地睡上了一觉。

  第二天清晨,中岛敦整理好衣装一如既往地来到了上班的船坊,刚踏入船坊凝重的气氛就使得中岛敦有些意外。国木田正和一些穿着奇特人探讨着什么,表情低沉的可怕。

  “谷崎先生,这是?”中岛敦拍了拍正在整理资料的谷崎说道。

  “这些术士在和国木田主管探讨除妖的事宜。”

  “什么?妖?”中岛敦有些不解。

  谷崎深吸一口气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双手搭上中岛敦的肩看着他说“这次我们船队出海应该是真的遇上了海妖,经队员反应,你认识的那位太宰先生就是海妖。”

  中岛敦瞬间睁大双眼“怎么可能!!太宰先生是好人!”

“敦君,你冷静一下,你好好回想一下当我们经过海峡时是不是有歌声传来,跟着船队就出事了?”

  中岛敦点点头“是的,可是这也不能证明就是太宰先生啊,妖精可是利用歌声控制人,可太宰先生没有!”

  “听着敦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表现出异常的状况,我是因为直美给的护身坠子才没有影响。但是当时船员们的确受到了影响,还有那天晚上,敦君出去的那晚,歌声似乎也影响了大家。”

  “可是,就算这样太宰先生也没有伤害大家,术士们不能……”

  “谁能保证以后不会!”谷崎有些无奈的打断中岛敦。

  “我相信太宰先生不会!如果他想害我们大可不必放我们离开,对了!最后一天太宰先生也有唱歌,大家不是没问题么,他们没说?”中岛敦解释道。

  “最后一天?有歌声么?”谷崎疑惑地看中岛敦。

  “有啊,你们……没听到?”中岛敦说道。

  “没有,不管怎么说,这次除去海妖是肯定了的,只是时间问题。希望敦君好自为之接受现实吧。”谷崎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

  中岛敦愣在原地“没听到?怎么会。”

  他有些落寞的转过身,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整理着此次出行的报告,脑海里依旧盘旋着刚才谷崎的话语“太宰先生真的会害人?”他不相信,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不偏不倚这次恰好遇见事故,又恰好遇见太宰先生,最后停留几天再次回到礁区就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恰到好处的出现,又恰到好处的消失,就仿佛故意一般,中岛敦皱着眉思考着“假设太宰先生是海妖,那么故意的目的是什么?”

  思绪回到了和太宰谈话的那个月夜,一条大胆的想法在内心一闪而过,中岛敦扔下还在整理的报告直接冲出了船坊。

  “太宰先生想通过外界的手段达到死亡的目的!?”

  他回到寝室匆匆收拾好物品,又从柜子深处找出一条有着镶着翠绿石块的坠子带着身上,然后离开了寝室。

  他奔到码头找了一位船家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很久的小镇跳上了船。

 

10

  小船的速度虽然赶不上大船,漂泊了四天之后安全抵达了孤岛,他向船家道了谢付了钱凭借着自己的印象找到了小木屋。

  中岛敦到达小屋的时候正好是一个温暖的午后,阳光正好。

  此时太宰正坐在小木屋的书房内看着诗集,不知是不是找到了一首自己喜欢的诗,他端起手边的清茶小抿一口读出声来

【我曾经爱过你
爱情  也许在我的心灵里 
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让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 
毫无指望的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 
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 
那样温柔的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的爱你 

……】

   刚刚读完一半一个声响让他停了下来,抬起头便看见一个头发、衣衫凌乱微微喘气的青年。

  一丝惊讶被巧妙的隐藏在深琥珀色的眼眸深处叫人难以察觉,他不急不缓地端起手边的杯子优雅地喝了一口茶,冲着中岛敦笑了笑说到。
  “敦君,好久不见。”
   中岛敦来不及多喘口气上前几步走到太宰面前说到“太宰先生,请赶快离开这里。”
   正在翻书的手不着痕迹的抖了抖接着他如图往常一样看着敦君语气懒懒散散地说到“离开?为什么啊?” 
   中岛敦咬了咬嘴唇,垂下紫金的双眸“太宰先生真的不知道么……术士已经准备来这里除妖了。”
    太宰轻轻合上书“是吗?嘛,知道是知道,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看来大伙儿对我真的是深恶痛绝啊。”
   “请您快点逃吧。”中岛敦握紧了衣袋中的链子脸上带上几分焦虑。
   “啊啦~既然敦君来到了这里,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太宰轻轻笑着说到。
   “太宰先生还是打算按计划进行么。”中岛敦再次垂下眸子,此时此刻那双鲜亮的眸子变得有些黯淡。
   “敦君啊……我被这个诅咒束缚在这里太久了,虽然不会死亡,但是却不能离开这里。记得以前有个朋友他也曾对我说过道路是靠自己选择的,正与邪善与恶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他说向好的一面,说不定能找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可是我等了一年,两年,十几年,几十年依旧是这样,我不知究竟是什么才是我渴望的。”
  太宰将目光投向远处波光粼粼的大海“当一切都变得寂寥之后,也就没有什么了。如果,能够斩断这个诅咒就算死亡也是一种解脱不是么?”
  “所以我谋划了这次事故,敦君作为一枚被操控的棋子,实在是万不得已。”
  中岛敦内心颤了颤,几分失落几分难过缠绕在心间挥之不去。
  “可是!”
  “敦君~已经逃不掉了,他们来了哦。”太宰指了指远处高大的双桅船。
   敦来到窗户前看着逐渐驶近的船只,紫金的眸子坚定了几分。
  “太宰先生,我觉得不放弃希望终归是对的。这个世上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就看您如何去发现,或许是一份友谊,一场爱情。又或许是一朵野花,一首诗文。只要您相信就会存在。所以太宰先生您要好好的活着。”
  这大概是中岛敦有史以来第一次说这样长的一段话,不等太宰反应过来,一个绿色的坠子便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妖精的链子?”太宰拈起那条链子说到。
  “这是我母亲的遗物,今天就送给您了。”
  “嘛,我就说敦君怎么看得懂我的诗文,原来还有一半妖精的血统啊。所以拥有这样异色的眸子也不奇怪了。”太宰轻笑起来。
  “太宰先生不是应该猜到了么。”中岛敦说到。
  “呐~敦君送我这条链子的意思是?难不成打算拴住我?”太宰挑了挑眉,内心有几分不安。
  中岛敦只是温柔的笑了笑,闭上眼,如同歌般的念词从他嘴里传出,翠绿的石块闪着光辉,片刻之后又黯淡了下来。
  当太宰准备移动时这才发现,刚才那个小法术似乎真的困住他了。
  “好了,太宰先生。希望您能找到自己追求的事物。不管怎么说,承蒙太宰先生的照顾了。”
  中岛敦冲着太宰鞠了一躬转身走出书房“对了,太宰先生,那天晚上最后的……我很喜欢。”
  纯白的衣角消失在视野之中,太宰试图追上去,却无济于事。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青年跑到了崖壁边,接着他唱起了他曾经唱过的歌谣。术士们发现之后立刻开启法阵圈住了那抹白影。
  中岛敦一步一步向后退去,最后跌下了崖壁……
  妖精链子的束缚被解开了,太宰垂下头咬着嘴唇,垂在身侧的手指似乎有一丝颤抖。突如其来的伤感一浪高过一浪狠狠地在他内心深处撞出深深的痕迹。
  他奋力地跑出木屋冲到崖壁边,失神地看着海面上泛起的白色的泡沫,无泪无话。深琥珀色的眸子没有半点光亮,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

 尾声
   车水马龙的集市上各类商品琳琅满目,店家们或是大力宣传或是大声吆喝,都想方设法的推销自己的商品,唯独街角这家花店格外特殊,这也是众位商家气的咬手帕的存在。
  俊美的男子一边哼着歌,一边将花儿们打理好,最后撒上一些清水,然后将门上的牌子翻到open,便懒懒地靠在椅子上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不一会儿花店就聚集了许多年轻貌美的姑娘。
  她们有的衣着华丽一看就是王公贵族,有些则是一般的乡下姑娘,简箪质朴。
  “哎呀~美丽小姐,请问今天要买什么花呢?”他弯起那双迷人的眼眸,对那位衣着华丽的少妇说到。
  “哦~什么都行,要是能送我一支玫瑰就好了呢。”少妇拿出一把羽扇掩住嘴唇轻笑起来。
  “哎呀~难道没有人告诉小姐今天这支黄色的郁金香和小姐的裙子色彩很搭?”他包好一束花递给了少妇。
  “哈哈哈,是吗?太宰先生真是的。”少妇说到接过花束走了。
  “那么这位小姐呢?”太宰看向另一个小姐说到。
  “我需要一束捧花。”她看着太宰俊美的脸庞,没由来的害羞起来。
  “好,稍等。”
  送走了几波儿人之后,太宰拿出怀表看了看。
  “哎呀呀,时间不多了。今天得好好准备一下呢。”太宰将店铺关好,也不管还准备买花的妹子们。开始忙起了“正事”。
  仅供两人方桌已经擦拭干净现已铺上了雪白的桌布,桌子正中间放着一个插着紫罗兰和玫瑰的花瓶和一个三支架的烛台。旁边的食材柜摆上了新鲜的铃兰花束,然后他又溜进厨房准备晚餐。
  大概晚上八点左右,随着几声扣门声,一个白衣青年便走了进来,他取下帽子看了看餐桌上燃烧的蜡烛朗声叫了一声“太宰先生?”
  屋内没有人应答,原本有些激动的心情似乎有些回潮“又出去了。”无奈之间又透着谅解让人感到非常温柔。
  “敦君~”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跟着一双手便自然而然地抱住了他。
  “太宰先生!”中岛敦叫了一句,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立刻面红耳赤。
  “呐~出去这么久,有没有想我呀?”太宰在他耳畔说到。
  中岛敦挣脱束缚走到桌子边坐下“吃饭吧。”火光明灭之间青年绯红的面颊和耳朵清晰可见。
  “好,今天的菜色,敦君一定喜欢。”
  主餐吃完中岛敦和太宰开始吃起布丁来。
  “看了花店的生意很棒!”中岛敦说到。
  “肯定的!”太宰说到。
  “敦君看看,这铃兰花束,这面前的插花可都是我弄的呢!敦君,有什么看法吗?嗯?”太宰刻意加强的尾音让中岛敦留意起刚才未曾在意的细节。
  “的确很美。”中岛敦看着桌上娇艳的紫罗兰和玫瑰插花,以及柜台上摆放的铃兰花束满意的点了点头。

蓝、紫、白三色的紫罗兰围绕着中间两朵含苞欲放的蓝色妖姬放在桌子中央,小巧的铃兰和翠玉般绿叶用香槟色的缎带扎成花束放在柜台上,的确很令人赏心悦目。

“就没有了么?”太宰装出一副失望的样子。
  太宰舀起一勺布丁送进嘴里然后带着三分温柔七分狡黠的笑着说道“看来这次送货挺顺利的,敦君有没有想过上次‘商量’的事情呢?”
  “什么?”中岛敦有些心虚的握紧了手里的勺子。
  “哎呀!忘记了呢。”太宰站起来缓缓俯下身。
  “亏我还准备了如此华丽的表白仪式呢!”太宰为等中岛敦反应过来便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等等!?告白?玫瑰紫罗兰铃兰!?”电光火石之间突然想起了所谓的“商量”的事。
  
  那日中岛敦为了救太宰治选择了代替,在落入水中的时候意识基本上都已经涣散了,可不知怎么的这时太宰却跳了下来,大概和那些俗套故事情节一样二人感动上天什么的,他们居然没死成,太宰的诅咒还破除了。
几经周折之后他们回到了小镇,这可把谷崎他们弄的悲喜交加,他们接受了太宰还给敦放了一周长假。随后他们就搬到了一条小巷的拐角处住了下来,那天他们坐在屋顶的小花台上喝了点小酒恰好谈到这件事,太宰便问他为什么想到来孤岛的。
    中岛敦说到“大概真的舍不得太宰先生就这么死了,又或许我可能喜欢太宰先生吧。”
  太宰带上了几分惊讶然后打趣儿说到“嘛~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翻船,明明开始都很顺利的,结果……全被敦君打乱了。”
  “敦君呐~你真是一个奇特的人,我想这也是敦君吸引我的地方吧。”
  “嘛~这么说,咱们互相喜欢呐!”太宰笑着说。
  “呐!敦君,愿意和我一起么?”太宰看着中岛敦认真的说到。
  “太宰先生?好歹也是我先告白,这样答应也太敷衍了。”中岛敦真的有些醉了,所以才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句话,他带着爽朗的微笑看着太宰脸颊红红的非常可爱。
  “意思是,敦君想要一场正式的告白?然后答应?嗯哼?”太宰挑起眉毛晃了晃酒杯里的酒看着昏昏欲睡的中岛敦。
   “是!”
   “那就这么定了。”
    
   “想起来了?”太宰舔舔嘴唇,看着微微喘息的中岛敦。
   “是的,太宰先生。”中岛敦说到。
   “那么……嗯哼?”太宰眯起眼睛挑了挑眉。
   中岛敦看着太宰立刻错开目光,他抓紧了手下的桌布点了点头“好!我答应。”
   “那么,敦君有什么要送给我的么?”
   “什么?”中岛敦有些错愕地看着太宰。
   太宰摊了摊手“我已经送了哟。”
   中岛敦垂下头,跳动的火光里一枚精巧的戒指正正的套在自己手上。
   惊讶之余,中岛敦再一次红了脸。
   “我……不是我……合适、不知道啊。”紧张地断断续续话从中岛敦口中冒出,他快步走到沙发边翻出一个盒子,取出里面的指环深吸一口气郑重地套在太宰修长的手指上。
  太宰看着手上的戒指柔和地笑了起来“刚合适,蓝宝石款的?!真的很漂亮呢。”
  “时间不早了,敦君,早点休息。”太宰笑着说到。
  “嗯,好。那太宰先生呢?”中岛敦问到。
  “嗯?当然是一起睡了?”太宰柔柔的看着敦,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那个、太宰先生?”中岛敦小声的叫到。
   身旁的人收紧了环在他腰上的手“嗯?”
   “那首诗的最后是什么?”
    “最后啊……
最后
我归去的地方
只是一个平凡的午后
那里没有小鸟、海岸、波斯菊
也没有繁星、夕阳、彼岸花
但我知道
那里是让我安心的地方
   身旁的男子用温柔低沉的声音念出了这首诗,清风送来几缕甜甜的花香,让屋内的气氛更加甜腻了几分。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写辣么长的短篇了!!正文14520有木有很长!!!这把太敦粮我算是撒了!&答应小伙伴的文章完成了! @弄墨よう 

写完之后我发现我还是挺喜欢这篇文的QAQ,从人设到大纲到成文其实都改了很久……因为……我是文废(比起写文我更喜欢画画有木有!!)所以有小伙伴喜欢什么的就最好了! Happy!最开始这篇文是双黑的设定~由于群里的小伙伴不听话改了设定23333~这就让我很犯难了,总觉的妖精X人类什么的安在敦敦和太宰身上莫名觉得很有违和感……因为一直想把妖精写的柔美一点,感觉柔美放在敦敦身上……额,不适合。放在太宰桑身上额……更不适合。最后考虑再三还是丢掉了柔美果断让太宰桑当这只折磨人的小妖精吧~遁地。然后关于文章里太宰写的那首诗……纯粹是我瞎!编!的!我根本没写过现代诗(连文章都不怎么写好么),胡邹了一首大家请将就着看……

这篇《妖精的歌声》脑洞来源于安九的《塞壬》,自从听到这首歌我就一直想试试写篇文,当时还没萌上文豪的CP所以就被我一直搁置在一旁,直到现在才得以重见天日!泪目ing

 最后表白一下写太敦文大大们!你们的文我真的很喜欢!很开心能遇见这么一批一起萌太敦的伙伴!

P.S

文章里【】方括的诗节选自普希金的《我曾经爱过你》当时在考虑太宰读什么诗的时候第六感指引我去翻普希金-。-

紫罗兰的花语:请相信我、永恒的美、无尽的爱

蓝色妖姬(双枝):相遇是一种宿命,心灵的交汇让我们有诉不尽的浪漫情怀。

铃兰:幸福归来

评论(15)
热度(54)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