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弃,终会成
古风真爱!画画真爱!时不时写点文什么的~
微博:玖月清影

关于

【游戏王DM】 心镜 第六章

    废话不多说~放文!
    P.S   隼的正面亮相,不造还有人记得她不~

  前文   心镜  第六章<2>

   ~本节~

                       心   镜

                    第六章<3>

“城之内,呃,嗯,我有件事拜托你。”游戏站在城之内的课桌前带着一些歉意看着正在与邻桌谈天说地的城之内。
  “嗯?什么事,说!”城之内靠着椅子支着头看着游戏。
  “嗯,最后一节自习课我要出去一趟。嗯,我希望城之内给老师说一声。嗯,就说……我去书店选书。”游戏错开城之内的视线说到。
   城之内愣了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翻游戏,这个举动使得游戏有些尴尬,他偏过头,不去看城之内夸张的表情。
  “我耳朵出毛病了,你居然逃课?我得看看太阳是不是从东边落下去了。”金发少年说完还真的偏着头看了看窗外。
  “呃,城之内就不要调侃我了,我是真的有事!”游戏说到。
   城之内摸着下巴装出一副所有若有所思的样子说到 “今天玲也没来,莫非……嘿嘿嘿。”
   游戏眨了眨眼慌乱地解释到“不是不是,我只是去找一个人,怎么说呢……他难得有空,好不容易……”
  “去吧。”一个声音打断了还在纠结的游戏。
  “诶?!”
  “去吧,既然对你来说很重要你就去,请假什么的包在我身上!”城之内站起来拍了拍游戏的肩说到。
  “那就谢谢啦。”
  
    17:15游戏来到了约定地地点。
    和往常一样早就到达的亚图姆正随手翻看着杂志,桌上放着一杯咖啡。
    游戏匆匆走到最后一排,亚图姆在游戏到来的时候合上了书。他抬起头对上少年浅紫的眸子。
    “久等了啊,不好意思。”
    “坐。”
    和往常一样的对话,游戏坐在了桌子对面。
    粗略地看了看桌面他说到“亚图姆今天没有要茶点?”
   “不想吃。”他看着他的咖啡杯语气平平淡淡的。
    这样淡漠的表现让游戏皱了皱眉。
    虽然自从认识亚图姆以来,他一直是这样平平淡淡的状态,可是总觉得今天的亚图姆多了一些复杂的情绪,不由得让人觉得有一种疏远的感觉。
   “或许,讨论起来就好了?”游戏心想。
    他看了看亚图姆说“亚图姆?今天学什么?”
    短暂的沉默。亚图姆没有说话,他只是用银匙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咖啡的颜色很深,游戏立刻就分辨出是美式咖啡。这不是亚图姆平常点的款式,游戏皱了皱眉抿着唇没有说话。
    大概过了不少时间,亚图姆才抬起头说到“你好像经常做兼职,是为什么?”
    游戏一愣,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感到有些困惑,原本以为是来学习的结果居然拉起家常来了?
    他笑了笑说到“也不是啦,主要是想锻炼一下自己。”
    亚图姆停下搅拌咖啡,坐正“你高三时间够么?不会太劳累?”
   “这个我倒是习惯了,而且平时上学的话我一般很少来。一般是周末。”游戏说到。
    亚图姆点点头示意一旁的服务生给游戏上了一杯红茶。
   “为什么选择这里。”亚图姆说到。
   “嗯,这个、其实是这样的,我家就住在前面,这里刚好有车站离我家蛮近的就选择了这里。”游戏继续回答,一面仔细地观察着王样的神色表情。
    亚图姆点了点头,他拿起放在桌子边的一个糖罐子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你好像很喜欢这里。”说话的时候没有放下罐子,低垂的眼眸将他那些无法道明的情绪掩饰的非常好。
  “是吧,这家店主人很好,挺照顾我的,我来这里兼职了很久了,所以很喜欢这里。”
  “记得我刚来这里的时候,犯了不少错,店主都很大度地包容我,交了我很多技巧,也帮了我很多忙。我挺感激他的,也就不打算换其他地方了。”游戏解释说到,弯起了一双浅紫的眸子。
  “嗯,我以前也做过兼职,当时因为钱不够,去书店当过销售,送过快递什么的。感觉这样的生活其实很充实。”亚图姆说到,并没有看游戏。
   一段对话结束,双方又沉默起来,纱帘轻轻的晃动着奋力的试图打断他们的沉默。
   夕阳渐渐西沉,天空再一次变得绚丽多彩起来,百无聊赖地游戏一边喝着红茶一边看着晚霞发呆。
   “对了,如果买卡的话,你有什么好的推荐?”亚图姆打破了沉默依旧说着这些没有边际的事。
   游戏回过神“一般的话我会去离家近的店里买,不过最喜欢的是市中心的‘心梦',那里是卡片的展示中心,也能买卡,我和朋友有时间都会去逛逛的。”
   听到少年的回答,亚图姆停下摆弄糖罐的手回到,“‘心梦’?我知道。那地方的确很好,展示货架我觉得很值得赞扬。”
  “嗯嗯,是的!历年发行的卡片都有展示,如果是卡片收集爱好者那一定是他们的天堂,哈哈。”游戏笑出声来。
   “那、亚图姆的事情忙完了没?”游戏问到。
  亚图姆看了看对面的茶楼,缓缓地喝了一口咖啡,咖啡的苦味让他皱了皱眉,显出一副不习惯的状态。然后他放下杯子说到。
   “刚好忙完。”
   “噢~噢,忙完了就好,要好好休息啊。”游戏说到,默默的垂下头。
   好吧,好吧,究竟是怎样无聊的人才会用这样无聊的搭讪方式去和自己的偶像对话啊!游戏内心群魔乱舞的呐喊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游戏看了看时间18:30,他站起来说到“那个,亚图姆,我要走了。嗯~很高兴在忙完之后还来这里,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一下吧。”他小心斟酌着词句,以便不会给对方造成困扰。
   亚图姆这才将目光放在那个少年的身上,放在腿上的手收紧了一些,深紫的眸子深沉的看不到底。
   “好的。”
    “对了游戏。”亚图姆叫住了已经转身的游戏。
   游戏转过身疑惑地看着亚图姆。
  “今天没教你东西不好意思。因为……我还没想好教你什么。但是,我很开心和你聊天。”亚图姆说到。
  “诶!?没关系的,倒是我没顾及你工作才忙完需要休息就叫你来这样才不好意思。”游戏慌忙解释着。
   亚图姆点点头“那么,比赛加油。我期待着能再和你比一场。”他带着几分暖意地看着游戏说到。
   游戏微微睁大了眼,不敢相信地看着亚图姆,半晌,他迅速地点了点头之后飞快的跑了。
     一路上游戏很高兴,这大概是他这么久一来最高兴的一次了。
    “啊啊啊!王样认可我了。偶像认可我了。”他在内心不断地大喊着。

   半小时之后,亚图姆才走出咖啡馆。
    夜晚的风很凉爽,将他内心深处的压抑吹散了不少,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戴好帽子向着车站的反方向走去。
   他平静地走着,穿过几条主街之后走向一条小道。
   高大的桉树将这条本就不起眼的小道遮蔽的更加荫蔽而不被人注意,层层叠叠的枝丫遮天蔽日,若是在正午人们一定很喜欢走这里。可是现在已是黄昏,这条荫蔽的小道就显得萧瑟了,放眼望去只有几个散步的中年人在这里缓慢地走着。
   亚图姆走在这条小道上,步伐匀称,速度适中,深紫的眼眸不悲不喜。到了一处拐角时他停了下来,像是在辨认方向。忽的他猛一回头眼眸立刻变得犀利起来,剑眉微微蹙着双唇微抿,紧紧地盯着后方那个带着兜帽的黑影。
   那个黑影就站在亚图姆后方二十米左右的位置,宽大的兜帽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分辨不出他的形貌,无形的气场从他周身展开,让人感到无比压抑。
  亚图姆没有动,黑影也没有动,他们就怎么对峙着直到不远处一阵细微的声响打破了平衡。
  不远处一个老式的小区里几个孩子跑了出来,他们嬉笑打闹朝着街边的一家商店走跑去。
   亚图姆抬眸看了看那群孩子的同时,黑影便迅速向他冲来。亚图姆瞬间警惕起来,右手立刻搭上腰带伺机而动。
  可黑影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而是和他擦肩而过向着一条小巷跑去,只是在经过他的时候放慢了一步,微不可见的红芒在二人脚下一闪而没。
   亚图姆迅速转身看着那道背影握紧了双手随后跟了上去。两人在小巷的中段停住,他们间隔着约摸十米的距离站着。
   “你是谁?”亚图姆率先开口。
   黑影不答只是静静地站着。
   “拥有这样强大的灵魂的人并不多见,我想我们应该认识。”亚图姆继续说到。
   黑影依旧没有说话,立在原地甚至动也没动一下,不过在亚图姆说完的时候一个暗红的法阵忽然展开,淡红的纹路逐渐勾勒出一朵妖异的花来。
  “10瓣?”亚图姆看着法阵中央的花皱了皱眉。
    他还为从不可思议的状态回过神,一个细长的影子便向他袭来。
   眼角的余光立刻捕捉到了危险,他一个侧头跟着右脚一步跨出闪开了对方的一击。
  目光锁定了那个武器,细长的闪着浅色花纹的暗红虚影,是一根长鞭。修长的手指搭在要带上抽出了随身佩带的剑。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巧的剑柄,只见亚图姆跨出一个弓步身体微微俯下犀利的目光注视着那道黑影,轻声念着一些细碎的词句。
  那个黑影不急不缓地收回长鞭,似乎并不急于展开下一次攻击,这就使得亚图姆疑惑了很多。
    按理说,一个高级的猎魂者是不会轻易放走自己的猎物的,既然选择了对峙那么必定会拼力一搏,特别是像现在这种灵魂领域之间的较量,因为非常消耗精力所以一般都会采取速战速决,用最强的攻势打击对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拖延时间。
   “难道他另有目的?”亚图姆目光沉了沉,手里的剑柄一抖,如豹子一般迅猛的直直冲向黑影。
    如果他另有目的,那么决不能坐以待毙…… 
    黑影一顿,抬头看着那几柄从天空中落下的淡金色的光剑。她脚尖一点后退的同时用长鞭舞出一阵飓风削弱其攻势。
    淡金的光剑在飓风的作用下消散,还未来得及喘口气,亚图姆的剑刃已经逼近他的喉咙。
    腰一弯躲过一击的同时,长鞭化为短鞭向着亚图姆的手上缠去。

这时,兜里的手机微微震动起来,黑影不耐的皱了皱眉,手上的攻击力度自然小了一度。亚图姆被鞭子带的疾跑了几步就停下了。黑影则是急退了几大步,停在了距离亚图姆六米的距离上。
  “喂?隼,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耳边的蓝牙耳机传来了低沉的男声。
    隼没有回答,那个男声接着说“提玛欧斯已经出现,现在由你去把它夺来,它在游戏手上。”
    握着鞭子的手微微收紧,她直截了当的挂了电话,迅疾的刀刃如雨点一般砸向隼,亚图姆紧跟其后地冲了过来。
   来不及反击了!
   隼当机立断的采取了防御手段,两只巨大而虚幻的羽翼抵御住了迅疾的刀刃却未能防御住亚图姆的剑刃。
   剑刃透过羽翼刺在了隼的肩膀上,来自灵魂的疼痛让隼倒吸一口冷气,她极力控制住自己,用手中鞭子的把手将剑刃掀起,跟着猛一蹬地巨大的羽翼带着她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儿落在了后方,双方的距离拉的很大。亚图姆不可能在短时间在展开攻击,她低低喘了几口气,暗红的法阵再一次一闪而没之后她便迅速撤离。
    随着一方的退场,巷子又变得安静起来。绚丽的羽毛落了一地,正在缓缓消散。亚图姆看着一地的羽毛,难得的俊美的面庞上带上了凝重的神色。
    鹰的羽毛,迄今为止他所知道的猎魂者中只有一个人会使用——隼。不过真的会是她么?他不禁这样想着。
    他看着黑影消失的方向,一动不动,手中虚幻的剑刃已经消失,他将只剩剑柄的剑插在了腰间,转身扬长而去。
   “看来,有必要说明一下了。”亚图姆挑起一抹邪气的笑,深紫的眼眸里看不到一丝光亮,他拿出电话播了一个号码。

“曜总,今晚11点,樱楼‘309’见。”

 


  隼靠在一堵青灰的墙上抬头看着黯淡的天空,此时她放下了帽子,汗水将她的发丝浸湿杂乱的贴在她略带苍白的脸颊上。她微闭着眼,急而短促地喘着气。
  她试着动了动左臂,一股刺痛让她再一次吸了一口冷气。她侧头看了看左肩,衣服完好无损,甚至连一丝血迹都看不到。
  “真是……太冲动了。”她低声默念着。
  她拿出手机飞快的播了一个号码,强行提起一口气接通。
   “喂,曜总。”她说着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使得声音听起来很随意,就如同平常一般。
  “刚刚为什么突然挂电话,你这是什么意思。”低沉的男声偷着一丝不耐。
  “刚刚有点事情需要解决,再有我希望曜总打电话注意一下时间。”隼轻描淡写的说到。
  “噢。什么事情值得隼亲自动手了?”
  “当然是与我相关的事。曜总,我不记得当时再谈条件的时候合约里有我需要向您汇报我的行踪这件事。”
   电话的那端停顿了片刻“答复呢?”
   “看情况。”隼回到。
   “噢?你是不是不想去夺取提玛欧斯。”
   隼抬头看了看天空,轻轻笑到“曜总,恕我直言,现在的您已经乱了方寸,再不注意小心马失前蹄。隼不会心软,既然提玛欧斯出现了,那么迟早是我的。”
  她直接挂了电话,靠着墙缓缓滑坐在地上。放在兜帽里的眼眸药瓶在这个过程掉落了出来,它打了几个旋儿滚到了隼的脚边。
  隼看了看那只药瓶,一股无名的火气漫上心头,她抓住药瓶使劲地将它扔了出去,药瓶飞过一到院墙砸在了一户人家的玻璃上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谁?我告诉你们这些臭小子多少次了,听不到啊?”住户的谩骂声响起,在这条偏僻的小巷里显得格外响亮。
  隼冷静了下来,她抚着左肩垂下头,美丽的眸子里荡漾着不知名的复杂神色,然后她咬了咬唇低低呢喃了一句模模糊糊的话语。
  “对不起……”

 

评论(2)
热度(7)

© 玖月清影 | Powered by LOFTER